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940章 小颖也知道了
    首发:~【<a href="http://www.remenxs.org" target="_blank">www.remenxs.org</a>】第1940章 小颖也知道了

    小颖有点不解,盛誉的心里却轻轻一咯噔,他沉默片刻,问,“您梦见什么了呢?”

    时颖思忖了一下,盛誉也在等着回答。

    双清走了,盛世林的心一下空了,他没有办法保持沉默。

    于是他叹息地说,“梦见张铃儿了,梦见她要把……”

    “等等!”盛誉赶紧打断!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尤其是时颖,她完全满头雾水,张铃儿是谁?要把什么?

    盛誉转眸看向小颖,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是小颖会意,她从沙发里站起来,抿了抿唇,“我先上楼拿点东西。”然后转身朝楼梯走去。

    走在楼梯上,她没有回头,步伐很轻。

    为什么连她都要瞒?心情有点儿复杂。

    “小颖。”

    公公的声音令她停住了步伐,时颖握着栏杆,背对着客厅里的人。

    盛世林回眸,目光与儿子视线汇聚在一起,然后他再次看向儿媳妇背影,“小颖,你下来。”他不想因为上一辈的事情影响到下一辈的感情。

    时颖想了想,在楼梯上转了身,目光看向沙发里自己的老公。

    凝视着她乌黑的眼眸,盛誉突然觉得很愧疚,他起身越过沙发迅速朝她走去,几步冲上楼梯抱住了她。

    他特别过意不去,“小颖。”

    时颖其实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张铃儿是谁,但她知道话题有点敏感,一定跟那个私生子有关,因为如果不触及婆婆的底线,她是不可能离家出走的。

    对,小颖看了这两段监控,她觉得婆婆应该是跟上次一样,一声不吭地离家出走了。

    在楼梯上抱了她一会儿,盛誉牵起她的手,将她带下了楼,带回到沙发前坐下。

    时颖有点小尴尬,她安静地坐在那里。

    盛誉始终握着她的手。

    盛世林开口问盛誉,“小颖还不知道吗?”

    盛誉眉头紧蹙,并没有说什么,知道私生子的事,但并不知道私生子就是沈君浩。

    不知怎么的,即使现在已经结婚了,可沈君浩对于盛誉来讲仿佛依然是个威胁,毕竟他是最早出现在小颖生命里的那个人……如果可以,他真希望那个姓沈的永远不要再闯入生命里。

    盛世林喟然长叹,“都怪我……”

    盛誉开了口,“爸,私生子的事情小颖知道。”他不想让父亲难堪,不想再重复那段错误,毕竟管家也在这儿。

    也就是说,过去的事情能不提就不提。

    知道?

    盛世林有点小纳闷了,既然知道了,那为什么要避开他?

    盛誉说,“爸,您一定是在梦里唤了张铃儿三个字,被妈妈听到了。”

    “……”盛世林觉得也有可能。

    时颖坐在盛誉身边,心里特别复杂。

    客厅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大家都意识到双清又一次离家出走了,心情都有点沉重,尤其是盛世林,他简直连头都大了。

    “其实真相不是这样的。”他叹息,“我是害怕啊,梦到张铃儿来嘉城找我,我想用钱跟她私了,让她别把这件事情再折腾,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说我不可能认他儿子的,没想到……也不知道你妈是怎么理解的,怀疑我忘不了她吗?”

    铃儿?

    坐在一旁的时颖细细琢磨着这两个字,越是琢磨就越觉得有点熟悉。

    思绪不断地往前拉……

    她终于想到了一个情节——

    在一个桃花盛开的地方,阿爸阿妈靠江的木屋里,她听君浩的爸爸喊过她妈妈铃儿,至少姓什么就不知道了。

    这是巧合吧?

    还是说……那个私生子就是君浩?

    因为是君浩,所以盛誉才如此慌张?

    时颖的思绪飘远了……

    又一轮寻找双清的过程开始了,但是父子俩没有上次那么担心,他们相信妈妈只是跟上次一样,出去散散心,一定不会想不开。

    但是不能停止寻找,毕竟她是生气了离开的,她一定不会主动回来。

    父子俩聊了聊,盛世林离开了。

    盛誉和小颖坐在沙发椅里,盛誉握着妻子的手,他对刚才自己的行为感到抱歉,“小颖,对不起。”

    时颖转眸迎着他的视线,他五官格外浓郁。

    她轻声询问,“那个私生子就是君浩,对吗?”

    男人眉心微皱,用沉默作答。

    “……”她猜对了。

    所以时颖能理解盛誉刚才的行为。

    她说,“我曾经听君浩的父亲喊他母亲铃儿。”

    “对,是他。”他承认了,又沉吟片刻,说,“小颖,这不会影响什么的对吗?”

    看到他眸子里有一丝担忧,时颖伸手抱住了他,“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感情,但是你爸爸妈妈之间的感情已经有裂痕,我们需要尽量帮他们修补。”

    盛誉很感动,也抱住了她,“小颖,我不会让他回盛家的。”

    她可以感受到男人的眉头紧锁,时颖其实心里有点沉重,“那你可不可以……不要对他赶尽杀绝?就像现在这样,两个人相安无事。”这是她最最最期望的。

    她不能恳求,不能太有情绪,只能轻声地淡淡地询问。

    因为对方是沈君浩,是一个特殊存在的人。

    但她又的确有些害怕,以前君浩差点死在他手上,如今再死一次也不是不可能。

    盛誉抱着她,轻抚她柔软的发丝,“只要他不挑事,他就会安然无事。”这是他的态度,也是最后的底线。

    时颖依偎在他怀里,其实她觉得盛誉从来都是一个危险的人。

    谁若侵犯他,他一定不会让那人好受。

    过了一会儿,盛誉松开她,拿起手机给司溟打电话,吩咐他调查母亲的下落……

    同样的清晨。

    穆氏集团,面积大布置简单的总裁办公室里,身着白色衬衣的穆亦君坐在宽大的西式办公桌前。

    他认真工作的样子真的很帅气,很有魅力。

    楼下设计部大办公室里,唐糖坐在自己的位置,正在忙工作,手机忽然响起,她看了眼来显便接通,“喂,米粒。”

    “糖,你能理解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吗?”对方声音里充满了郁闷。

    唐糖听得满头雾水,“什么?”

    对方又重复了一遍,“你能理解一见钟情的感觉吗?”

    她本来在工作的,听到这个问题后回了回神,“不太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