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871章 顾之的心事
    第1871章 顾之的心事

    小姑娘抿了抿唇,没有说什么,只是感动地垂了垂眸。

    “好了,你呆会儿还有课吗?”

    “还有一节英语课。”

    “准备一下就去吧。”李叔叔拍了拍她肩膀,然后递给她一个鼓励的微笑。

    ……

    这天早上,领御医务室。

    时令辉吃过药后就坐在窗前看书,他并不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人,在那个年代也上了大学,当年选择做苦力是因为受到蔡家人的威胁,不敢用身份证在嘉城找正规的工作。

    渐渐地,这种生活成为了一种习惯。

    现在蔡柳已经死了,他还是会时不时地想起她,有时候晚上做梦也会梦见。

    尤其是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以后,他对之前那段校园恋的记忆就越来越深刻了。

    外头房间里,顾之今天心绪明显有些不宁。

    我们的盛大小姐已经观察他很久了,害得她连游戏都没有打,一双眼睛盯在他身上,但顾之似乎没有注意到她其实一直在观察他。

    顾之打开了壁柜,在里面寻找东西,他呆会儿准备进研究室。

    刚拿出两个小药瓶子转身时,差点撞入盛萱怀里!

    咫尺距离两人四目相对。

    “老公,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盛萱踮起脚尖扬了扬头,像个老师对待小学生般,那神情仿佛非得扒出些什么。

    “……”顾之回神,唇角扬起一抹温和的笑意。

    他正准备躲过这个问题,抬步便要离开。

    盛萱横跨一步果断地挡住了他的步伐,“干嘛呢?还没回答老婆大人的问题呢!在想什么?想其他女人么?”

    顾之凝视着她,唇角的笑弧很好看。

    盛萱也被他带笑了,她一本正经地说道,“讲真呢,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等顾之说什么,盛大小姐像是突然想到,她小声问道,“时叔叔到底是什么病啊?我看他今天脸色有点发黑,你那药……”有没有问题啊?但是她没有问出口。

    顾之面色变得有点儿深沉,“萱,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能保证不再跟别人透露吗?”

    这让她一下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咬唇瞅着他,莫名也有点担心。

    “癌症。”顾之淡淡地开口,补充了两个字,“晚期。”

    “……”吓得盛萱胸口一缩,顿时连表情都变了。

    夫妻俩对视了几秒。

    “记得不要跟任何人讲。”他轻声交待道,“尤其是小颖。”

    “……”过了几秒后女人回过神,“情况怎么样?你有办法吗?”

    “这个东西谁也没有100%的确定性,但是除了100%就是0%。”所以对于顾之来讲,他也是很有压力的。

    盛萱鼓了鼓嘴,怎么会这样呢?妈妈离家出走了,盛家已经充满了悲伤,现在时叔叔也……老天爷啊,您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好了,我先进研究室了,你别总是打游戏,对眼睛不好。”

    “打游戏可以预防老年痴呆,你知道吗?”

    “你老吗?”

    “80后老阿姨啊!怎么不老??”

    顾之笑了笑,他收回目光转身朝研究室走去。

    “你今天什么时候出来?”盛萱望着那背影询问。

    “两个小时后。”

    “哦。”

    顾之进去以后,盛萱深吸一口气,她来到了医务室门口,兰博基尼不在,一大早就看着他们出去了。

    也不知道妈妈怎么样了,她只能干着急。

    她甚至都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离开,因为私生子的事情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告诉她。

    进了研究室以后,顾之并没有马上进入状态,他双手撑在桌子上,垂下脑袋沉重地叹了口气,因为他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萱萱在冰与火的炼狱中挣扎……

    仿佛掉入了另外一个世界里,四周遍布荆棘,四周全是胡乱飞舞的火球,他们十指紧扣一路往前,在逃命!

    后面还有不少持刀的长得奇奇怪怪的人在追!

    顾之恨自己不能飞,梦境里脚步像被灌了铅一样沉重。

    一个火球从天空飞下,正好落在他们紧牵在一起的手上,随着一声惨烈的尖叫,两人被迫分开……

    之后的梦境顾之记不太清了,越回想越是头疼。

    但是他清楚地记得有一个人喊了一句这样的话——你们不会在一起的!快快归降吧!

    这句话扰了顾之一早上的神。

    让他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彤彤的预言,她说他会幸福,但幸福不是盛萱给。

    这句话顾之好想好想遗忘掉啊。

    可是……

    他好难过,最近发生的事情都令人感到压抑,萱萱这边可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她会一直在领御,所以不会有意外。

    顾之想了想,他又走出了研究室。

    刚出门就看到了蜷缩在沙发里打游戏的盛萱,她抬眸看了他一眼,以为他是出来拿东西,没想到拿了箱子直接朝她走来了,“萱,把游戏停一下,我给你做个体检。”

    “干嘛呀?”她头也不抬地说,双手在手机屏幕上飞快地滑动着。

    “刚不是说了吗?做体检。”他打开箱子迅速拿出仪器边捣鼓边说。

    女人手里的游戏还没有停下,“前不久不是做过吗?”

    “你快点,我得时刻关注你的健康。”他特别担心会失去她,既然没有意外,那就只能是疾病了。

    “顾之你最近有点神经敏感啊。”

    女人话音刚落,他伸手将某个仪器缠绕在她手腕上,引得女人一阵尖叫,“轻点轻点轻点,让我打完这局不行吗?”

    “不行,我上午还有研究,我得先为你做检查。”他声音里透着严肃,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

    什么事情搞得这么紧张兮兮的?

    盛萱放下了手机,她疑惑地看着他,“到底怎么了呢?你今天怪怪的。”

    顾之边忙碌边抬眸冲她笑了笑,“不怪啊,我就是突然想起该给你做次体检了,对了,咱们以后做体检的时间是一个礼拜一次。”

    “一个礼拜?为什么呀?”她感到很吃惊,“人家都是一年做一次。”

    “那是人家,你别管人家。”

    “……”

    盛萱没再说什么,就这么乖乖听他的安排,十分钟之内完成了所有体检。

    看到一切正常后顾之松了一口气,他站起身抚了抚她的脑袋,“嗯,很棒,身体继续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