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870章 真是个问题孩子
    第1870章 真是个问题孩子

    没一会儿,听筒里传来了对方的声音,“院长。”

    “给我找人看住秦果果,这孩子太叛逆了,可能会做出什么情绪激动的事情来,反正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她的身体受到一丝伤害,她是秦先生特意托付过来的,咱们要区别对待。”院长眉心微颦,严肃而着急地对他说。

    “好,我马上让人去守着。”

    “还有,你给她另外安排出一间卧室,我担心这丫头会带会安妮,甚至是伤害安妮。”

    “好。”

    这个秦果果也真是让院长忧心忡忡。

    秦果果生气地回到了和安妮的房间,安妮此时并不在,她上课去了。

    秦果果很压抑,很愤怒,她走到书桌前把上面所有东西统统用手扫到地上!力气很大!东西落地的声音也很大,其中包括安妮一个心爱的小陶瓷茶杯!

    啪地一声四分五裂开了!

    但她没有半点儿后悔,心底仿佛被毒蛇给咬了一口,毒液开始渗透,把她整个思维都变得很毒。

    她盯着地上的一片狼藉,眸中透着恶狠狠的光!

    她只是想回去看看都得不到允许,这说明什么?说明爸爸一定跟她这边打过招呼了!知道手表被埋的那一晚,爸爸有打电话过来吗?还是说从一开始就已经交待了,不允许她再回去?哪怕是去看一眼也不可以??

    秦果果很想知道一个答案,同时她也放不下自己对秦承禹这么多年的依赖。

    虽然两人相处不多,但是在认识叶菲菲之前,他对她几乎是有求必应,她需要什么只要开个口,他就一定会给她买到。

    可是现在……他连看都不来看她一眼了。

    听到了由远即近的脚步声,秦果果冷冷地转眸,她看到门口有两个男人站定了步伐。

    他们一脸错愕地看着这个小丫头面前的一片狼藉与她眼里跟年龄极度不符的怒意,然后朝她走近,看到她没有受伤,大家也就放了放心。

    “果果,以后不可以这样子,这个书桌上安妮的,这上面的东西都是她的。”说话这人知道孩子的脾气点在哪里,怎么可以把别的怨恨撒到另一个同龄小孩子身上呢?

    秦果果没有反驳,但也没有任何认错的姿态。

    工作人员弯身捡起地上的书本,最后才去收拾那个茶杯,当他捡起第一块碎片的时候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眉头微微皱了皱,这是安妮最心爱的一个杯子,用了四年了。

    这时,刚上完课的安妮出现在卧室门口,她正准备走进来,当她看到李叔叔手里的茶杯碎片时,她眸色微睁,然后控制好情绪朝他们迈开了步伐,“怎么了?”他们怎么会出现在她和果果的房间里?

    男人站起身转眸,手里还捏着那块碎片,而安妮放慢了脚步,目光落在他手中碎片上。

    秦果果忽然有点清醒,这是安妮的茶杯,自己还听她讲过这个茶杯的故事呢,果果抿了抿唇,内心有一丝丝歉意划过,但她的倔强与骄傲不允许她说对不起。

    碎了……安妮深吸一口气,心脏沉了沉。

    然后她唇角轻扬微微一笑,抬眸看向他,“没有关系的,一个茶杯而已。”她以为是他弄碎的,然后将手中书本放到桌子上,“李叔叔,你们怎么会来这儿呀?是找果果还是找我?”

    男人想了想,回答道,“过来看看。”

    “哦。”安妮特别懂事儿,“那你们先坐吧,都别站着了。”

    秦果果恍了恍神,她依然没有说什么。

    叔叔们没有立马入坐,而是帮她收拾着书桌与茶杯碎片,安妮还自己找了拖把吸去地上的水份,别看她个子小,她做起家务来可是一点也不含糊。

    这孩子修养好,没有半点儿怨言。

    可是过了一会儿,这儿也收拾好了,沉默了一会儿,他们好像也不打算离开。

    秦果果站在窗前看向窗外,她什么话也没有说。

    聪明的安妮意识到了气氛不寻常,怎么回事呢?她看了看大家,就在她准备开口的时候,门口又传来了脚步声。

    大家转眸,只见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出现了。

    “宿管阿姨好。”安妮率先打了招呼。

    “你好,妮妮。”中年女人朝大家迈开步伐,最终将目光落在秦果果身上,“果果,你的新房间已经安排好了,请跟我来。”

    秦果果意外,安妮也感到意外。

    “你不想跟我住了吗?”安妮也是一个敏感的小女生,她觉得另开房间应该是果果自己提出来的。

    “……”秦果果没有回答,她看上去有点高冷,实则就是没有礼貌。

    “果果,请跟我走吧。”宿管阿姨再次开口。

    秦果果看了看安妮,然后随中年女人迈开了步伐。两男人也跟了出去,他们得负责这丫头的安全。

    安妮觉得很奇怪,但没有问什么,隐约感觉到了情况有些不对。

    大家走后房间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默默地望着书桌上那几片茶杯碎片,过了一会儿,在抽屉里找出一个小布袋把这些碎片装进去了。

    这个茶杯对她意义深重。

    过了一会儿,刚才那个李叔叔过来了,听到脚步声时安妮转了眸。

    李叔叔朝她走来,正好看到她将用布袋装好的陶瓷碎片放到抽屉里,“妮儿。”他抚了抚她的小脑袋,“这个是果果弄坏的,她把桌上所有东西全扫到地上了。”

    “我知道。”安妮小声地说,她没有任何情绪表露出来,但是内心还是有点失落。

    “不是她不想跟你住,她也不是针对你,她只是在发泄。”李叔叔握着孩子肩膀,安慰地说,“她想回秦家去看看,被柳院长拒绝了,可能是秦先生跟这边打过招呼,所以她回来后情绪不好,她真不是针对你的。”

    “我知道,已经碎了,没有关系,难过也不可能复原了。”

    “安妮,你真是一个好孩子。”

    “李叔叔,她情绪不好您就去安慰她吧,我听说她之前还闹过离家出走呢,她还用刀子放在脖子上,现在都有痕迹。”安妮有点害怕。

    男人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对,因为她性格极端,所以柳院长把她安排开了,担心她会伤害到我们妮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