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855章 所以是……婚内出轨?
    第1855章 所以是……婚内出轨?

    “……”盛世林心情很糟糕,他是一个军人,是一个很严肃很有地位的人,但是今天……他很内疚,也很自责。

    他眉尖轻拧着,“小誉,你说吧,这件事情要怎样才能瞒下去?事情已经发生了,先不追究以前的对与错,先把事情处理好。”

    “……”盛誉没有回答,他是有点生气的。

    书房里出现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门外,双清整个人都是懵的。

    私生子……一直宠她爱她的世林居然与别的女人有染?还在外面有个私生子?

    她觉得这就是一枚重磅炸弹!

    “小誉,这件事情我也是到去年才知道。”盛世林知道他介意,于是干脆统统坦白,“具体来说孩子母亲也是去年才知道的,因为你用车逼他,害他在车祸中受了重伤,当时需要输血,才知道血液与沈信时不符,张铃儿求了我,那是我们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情,我当时的态度就很明确了,我告诉她救人可以,我是一个军人,我不可能见死不救,但是既然各自都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那以后就不要再有任何瓜葛,所以他的存在根本不会影响到什么。”

    盛誉凝视着父亲,听得很认真,但他始终不能理解。

    盛世林继续说道,“一直到现在,到今天晚上,在这之前我与他那边一次也没有联系过,他们也没有联系我,我以为会永远相安无事下去,因为我和张铃儿已经没有感情了,我对你妈才是有感情的,这个孩子他只是一个意外,小誉,我不承认这是背叛。”

    盛誉大致可以理解父亲这种心情了,有血缘关系,但没有感情,也没有念想。

    可是让母亲怎么去理解?那不叫背叛吗?

    背叛了就是背叛了,睡了就是睡了,还睡出了一个孩子!在婚内出了这种事情,让人怎么接受?

    “小誉,所以我们必须在今晚查出对方是谁,千万不能把事情闹大。”盛世林坚定地说,“我不想让你妈妈伤心难过,她情绪稍有不好我都会特别紧张,可是这件事情……没有人可以承受得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其实我也不好受,但是我们可不可以不要让更多的人不好受呢?”

    盛誉脸上瞬间没有丝毫情绪色彩了,他喃喃问道,“您会认他吗?”对方是沈君浩啊,居然是沈君浩,一个像刺一样长在他盛誉心里的男人!

    他现在最关心这个问题,“打算认吗?”

    “不会。”盛世林几乎没有犹豫,“我说过的,这只是一个意外,大家都应该回到正轨,而且他也成家了,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如果他想认呢?”盛誉这个问题很犀利。

    门外的双清只觉喉咙有点紧,连眼睛都几乎忘了眨。

    “那我也不可能认。”中年男人斩钉截铁地说,“我不会给平静的生活添乱,一声爸爸起不了任何作用,而且他有父亲,他已经长大了。”

    就在这时,盛世林和盛誉的手机同时响起,两道铃声交错着。

    双清赶紧回神。

    两人都拿出了手机,盛誉看了眼来显,转身接通,“喂,司溟。”

    手机那端,司溟汇报着什么。

    盛世林这边也接通了,手下告诉他,“司令,那个号码的主人已经查明身份了,是个脑科医生……”对方还说了些什么,盛世林认真听着,对方还说,“详细资料已经发到您微信了,我们正在找他下落,正在定位中。”

    “帮我调个监控……”盛世林交待。

    落地窗前,盛誉这边通话还在继续,司溟这边仿佛效率更好,“递资料来的那个人已经被控制了,您要和他谈谈吗?”

    “你们在哪?”

    “皇家一号。”

    盛誉想了想,“别打草惊蛇,别让他与外界联系,我马上就过来,还有,呆会儿提供给你一个号码,帮我定位,并且抓到他!”

    父子俩几乎是同一时间挂断电话的,都将任务交待出去了。

    门外,双清端着果盘转身离开……她感觉自己有些失重,仿佛一步一步踩在了棉花里。

    下楼后她整个人都是懵的,放下果盘直接走出了客厅,夜晚的凉风激得她心里酸涩无比。

    怎么样?

    沈君浩是世林的孩子……

    她一时间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感觉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缩紧!

    沈君浩比盛誉小几岁,所以世林是婚内……婚内出轨?

    不……

    回想这么多年的点滴,双清真的难以想象……因为她一直没有察觉。

    双清是个完美主义者,她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家里的温馨程度与幸福程度也很严格,尤其是婚姻,她容不得一丝丝瑕疵。

    她一直好好地经营着这个家,赢得了盛家所有人的尊重,她以为自己是最幸福的,可是……

    上天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而且是极带侮辱性的玩笑。

    双清望着远处城市的阑珊灯火,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泪水也忍不住汇聚在眼眶里,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孤立无援。

    她不哭不闹也不质问,默默地消化着这些,优雅懂事得令人心疼。

    没一会儿,站在院子里蔷薇花丛旁的她看到了从客厅里出来两个身影,然后看着他们上了那辆兰博基尼,车子很快便开走了……

    父子俩都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正伤心难过的她,泪水彻底模糊了视线。

    没有人打算坦白,只想着携手隐瞒下去。

    受人威胁了,如果事情不处理好,她双清估计就成为了全天下最大的笑柄。

    所以这个女人的内心此时极度矛盾。

    今天还是被捧在云端的公主,头条新闻里的女主角还是她,多少人羡慕嫉妒恨……明天会被打脸吗?头条还是她,却来了个大反转。

    她受不了这种落差,受不了自己被全天下人去议论。

    所以双清的心情也是糟糕透了,她深吸一口气,在不远处的秋千里坐下来,开始了一个人的胡思乱想。

    夜幕下,兰博基尼朝皇家一号开去。

    领御灯火通明的医务室里,顾之刚替时令辉用温水兑了一包药,他端了进来,“时先生,趁热喝了吧,隔十分钟要喝第二种了。”

    “好,谢谢。”时令辉很配合,坐在沙发椅里的他伸手接过杯子。

    “不客气。”顾之心情很不错,他看向时颖,“九点准时睡觉,所以……”他又抬腕看了眼手表,“你还能在这里呆两个小时。”

    时颖冲他露出一抹笑意,“好的,谢谢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