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844章 把手表给毁了!
    第1844章 把手表给毁了!

    画面里,看着双清脸上露出的笑意,看着她小女人般依偎在世林的肩膀、怀里,张铃儿心里忽然堵得有些难受。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双清的幸福,那是一种从内心流露出来的幸福。

    张铃儿有点嫉妒,也有点伤感,一切已物是人非。

    这个女人真的把日子过成了诗,她与自己年纪相仿,但好像岁月对她特别温柔,即使是这样子拍摄,即使还没有做处理,眼角连鱼尾纹也没有。

    一组照片轮播后,张铃儿彻底失了神。

    结婚纪念日?

    都老夫老妻了,他们还来这么浪漫的,也真是令人羡慕。

    世林真的把她宠成了公主。

    再反观自己和沈信时,自从君浩的身世在家里曝光以后,沈信时对她明显冷淡了……最近有了宁嫣才稍微好一点点,毕竟隔代亲。

    这日子也过得太压抑了。

    29年了……他们结婚29年了,却依然恩爱如初。

    在世林的心里,早已没有她张铃儿一丝丝位置了吧?

    可是那段过往在她张铃儿这里却成了最美的回忆,她总是会时不时地想起他,想起那些曾经的美好,她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打扰。

    如果自己当初嫁给了世林,会不会也有双清那般幸福?

    当初与他是相爱的,与他之间也是有爱情的,想着想着,她失了神……

    嘉城,中午,一轮红日当头,却也不是很炙热。

    樱花树的花期已过,茂密的枝叶被太阳照得微微反光,微风掠过树叶沙沙作响,脖子上缠绕着纱布的秦果果坐在院子的藤椅里晒太阳,她昨晚是由李姐陪着睡的,一整晚都没有睡好。

    爸爸凶她了,他应该不喜欢她了吧……孩子内心是忐忑不安的。

    她有点难过,甚至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妈妈要坐牢,那是一种怎样的日子?她还太小,没有办法去细细体会,但总觉得那是一种暗无天日的日子,没有任何自由的,妈妈成为了笼中鸟。

    她很担心妈妈,也在担心爸爸是不是不喜欢她了,毕竟自己昨晚朝叶菲菲吼了,又正好被爸爸听到了。

    她很尴尬,也觉得很气愤,对叶菲菲更加充满了恨意。

    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果果回到客厅正要朝楼上迈开步伐,却被管家唤住了,“果果,你去哪?”

    “我上楼。”小女孩止步回眸。

    “我先帮你换块纱布吧?”管家面色慈祥,他轻声对孩子说。

    果果微怔,看到管家边拿医药箱,边声音温和地说,“秦先生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特意交待的,若不是刚看到你,我还差点给忘了。”

    小女孩抿了抿唇,转了身一步一步朝沙发走去。

    管家当起了医生,将医药箱打开放在茶几上,然后替她解开了缠绕在脖子上的纱布,他的动作很轻,生怕会弄疼了孩子,关于孩子与叶菲菲之间的矛盾他都不清楚的,所以他对这个孩子并没有特殊的看法。

    管家只是觉得这孩子挺可怜,所以对她很是关照。

    换好了纱布后,管家将医药箱盖好,他关心地说,“再过两天就彻底愈合了,刚才上的这个药效果挺好的,不疼了吧?”

    “谢谢管家伯伯,已经不疼了。”

    管家起身抚了抚她的脑袋。

    “管家伯伯,那我先上楼了。”

    “好。”

    果果起身朝楼上走去,她上楼干嘛呢?去拿那个女士手表,就是从主卧室里顺手牵羊带走的那个。

    拿了手表后她放入口袋里,然后又匆匆下了楼。

    孩子的表情是冰冷哀怨的!极度不高兴!她在客厅里没有碰到管家,独自来到了后院,这里也没有别人。

    她环视一圈,双手插在口袋里,紧握着那个手表,仿佛它代表着叶菲菲,仿佛这样能把它给捏疼捏碎!

    微风裹挟着花香拂面而来,秦果果在一棵小树旁蹲下来,用手指将泥土扒了一个坑,然后从兜里取出那个手表扔到地上,用脚尖狠狠地踩!

    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恨意!

    那脆弱的手表玻璃很快就破碎了,而且沾染了很多泥土,颜色一下子黯淡下来,变得很不漂亮了。

    她带着怨气踩了足足一分钟,然后将手表扔进了扒好的坑,又迅速用泥土掩埋。

    整个过程没有被别人看到,她转身找了个水龙头洗了手,特别淡定从容,一点也不像一个八岁的孩子。

    回到客厅的时候已经很平静了,就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今天是周五,秦承禹和叶菲菲回来以后并没有发现手表不见了,秦果果今天学乖了一点,没有找任何人麻烦。

    他们在一起吃了晚餐,在晚餐快结束的时候,秦承禹微笑着说道,“明天我们出去逛街吧?”他看看叶菲菲,又看向秦果果,这话是说给她们俩听的。

    孩子迎着他的视线,脑袋里没有思考任何问题。

    因为她觉得爸爸这话是说给那个女人听的,与自己无关。

    直到他问,“果果,你去吗?”

    “……”秦果果怔怔回神,“……”依然没有说什么,她才不想和那个女人去!去看她们秀恩爱吗?

    “菲菲,你呢?”

    “我随便啊,看你的安排。”女人语气平静,她优雅地喝着牛奶。

    “那就这么说定了,去逛街,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好久没有出去逛街了。”承禹看向果果,“那你也一起去,想买什么呆会儿想好,可以列个清单给我。”

    “嗯。”

    今晚依然是李姐陪着果果睡的,她心情特别不好,觉得这里的空气令人感到压抑。

    叶菲菲的姨妈接近尾声了,身体也顿时感觉舒服多了。

    秦承禹并没有把明天将会发生的事情告诉给她,冲完凉后抱着她在被子里躺下来。

    “菲菲,你想去哪里度蜜月?”他又提起了这个话题。

    女人声音轻柔平静,“现在合适吗?”

    “这是我欠你的,必须补上,没什么合不合适的。”他说,“你想去哪里?最近工作排得开吗?”

    “工作倒是没什么,只是……我不太想出去,也没啥心情。”其实主要就是心情不好。

    “是果果影响你心情了,对不起。”他抱歉地握着她的手,犹豫着却还是没有说什么,过了明天再说吧。

    “别说对不起,你心里也不好受,早点睡觉吧,我有点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