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831章 有事一起瞒
    第1831章 有事一起瞒

    时令辉就站在顾之身边,他目光也落在那显示器上,他没有发现那颜色还有变化,已经很深了,接近黑色,但是那旁边的数据却一直在变化,一点点由小变大。

    “您是怎么想的?”顾之没有抬眸,他盯着那显示器淡淡地问,“真打算等死吗?”

    “癌症晚期,这四个字不就是等于被宣判了死刑吗?”这是一个平凡人最无奈的选择。

    顾之又问,“您有去另一个医院做复查吗?像这种大病检查出来都是需要复查的。”

    中年男人微怔,什么意思?然后眸子里闪过一抹光亮,难道是检查结果有误吗?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时令辉内心是欣喜的!他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

    “顾医生……”中年男人只觉身体里仿佛涌入了一股热浪,整个脑袋都是懵的,“误诊了吗?”

    顾之可以确定他是一定没有去复诊的,也可以确定他并不是那么想死。

    对,在这个世界上有谁真的想死呢?

    顾之没有着急回答,卧室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时令辉内心经过了忐忑的煎熬。

    看到显示屏上的数字没有变动了,顾之回答了他,“没有误诊,的确是肺癌晚期。”

    “……”中年男人脸色一变,怀着希望的心瞬间跌落谷底!

    “但是在我这儿还不至于判死刑。”顾之一本正经地说,“我最近在研究癌症疫苗,都知道要研究疫苗一定要先研究治疗的药物,我就是从肺癌开始的,第一阶层的控制药已经研究出来了,不过……”他顿住了。

    “不过什么?”时令辉紧张地看着他。

    “不过还没有做临床实验。”顾之说,“也就是说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癌症病人,一般的人都不会同意跟我做这个实验。”

    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在时令辉这儿就犹如看到了希望!他可是大名鼎鼎的顾医生。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不愿意活着,尤其是在这国泰民安的时候。

    “我愿意。”时令辉对顾之充满了信任,反正横竖都是死,“我愿意配合你做临床实验。”

    顾之能感觉到他的求生欲了,同时自己也有了压力,“虽然我会慎重,但是这种实验也充满一定的危险性,如果运气不好或是哪个环节出一点点小问题,就可能危及到生命。”

    “我知道,既然是实验,有成功就一定也有失败。”但他还是愿意赌一赌,不管成功或失败,他都觉得很骄傲,为医疗事业贡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顾之很感动,觉得他这是对自己无条件信任。

    “那我们需要先签订一份协议,毕竟……”他没有把残忍的话说明。

    但时令辉已经明白了,“签什么都行,现在的医院是不可能治好癌症的,反正是死,我更宁愿死在你手里。”他挑明了,“而且跟了你至少有50%的希望。”

    顾之很感动,他也觉得这或许就是缘份,如果把他治好了,到时候其它的癌症疫苗也一定会有人愿意来做这个实验。

    顾之收好仪器。

    时令辉坐在一旁看着他,身体里还装着一个阎王,他的心情不可能很轻松。

    “您为什么要瞒着呢?”其实顾之很不能理解,“现在的医疗技术还不能攻克癌症,但您没有想到过我吗?”

    “因为你不在嘉城。”时令辉其实想到过,“所以我不想麻烦你,也不想麻烦小颖,我曾经麻烦她太多太多。”他担心自己会给小颖造成困扰,会成为她的累赘,会影响到她的家庭幸福。

    说到底时令辉还是一个老实善良的男人,其实有需要时找自己的孩子,怎么能说是麻烦呢?

    而且还是这种人命相关的事情。

    “病不能拖,尤其是癌症,越早治越好。”顾之说,“现在已经是晚期,我只能说尽量,然后我还需要您的配合,如果可以,您就住我那里去吧。”

    “……”时令辉有自己的考虑,如果住在他那里,那岂不是露馅了?好端端的为什么要住他那里?

    顾之将医药箱收拾好,“这个要求能接受吗?”这是最基本的,因为几乎每天都有新药品出来,用法用量他都得亲自严格把关。

    想了想,他叹了口气,“顾医生,这件事情我不希望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知道,尤其是小颖和菲菲,我不想让她们担心。”因为在这个社会几乎所有人都是谈癌变色的。

    “你的意思是希望我替你保密吗?”顾之声音温和地问。

    “对,保密。”

    其实顾之能理解一个父亲的心思,他同意了,“好。”

    “那如果我要住到你那里去,我该找个什么理由?我们该怎么对外讲?”中年男人有自己的考虑,他说,“出了这扇门,咱们就得滴水不漏地回答。”

    顾之想了想,“接你过去这件事情我们再谈,我住在领御,这是盛总的地盘,虽然他一定会同意您过去,但我也必须请示他一声,呆会儿出去咱们就说没啥事,简单的风寒而已。”他将一个小药瓶递给他,嘱咐道,“每晚睡觉前你先吃一粒,像昨晚这种情况几乎就不会出现了,但是这个治标不治本,真正的治疗得从你住进领御开始。”

    “谢谢。”时令辉伸手接过小药瓶,“这个多少钱?”

    “不知道,新产品,还没有上市。”

    “那……”

    “别跟我谈钱,咱们是谈病,谈成功率,不谈钱。”

    过了一会儿,卧室门打开了,门外没有站人,顾之和时令辉来到了客厅里。

    “爸!”时颖站起身,又看向顾之,“顾医生,我爸怎么样?”

    盛誉也站起身,他伸手搂过小颖肩膀,担心她太过着急。

    顾之唇角轻扬,声音温和地告诉大家,“就是受了点风寒,感冒太久所以拖成现在这样,需要药物治疗。”

    时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可是盛誉却拢了眉,他看向顾之身边的中年男人,对方脸色很差劲,一点也不像是受了风寒的样子。

    “那就好,你带药了吗?”时颖询问道。

    “药给他了。”顾之又看向盛誉,“盛总,您上午不是有个重要会议吗?没什么事了,不如先去公司吧?”

    盛誉单手插兜,目光沉沉地盯着他,怎么也不相信他刚才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