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828章 折腾了一夜
    第1828章 折腾了一夜

    “咳咳!咳咳咳!咳咳……”时令辉侧着身子,连肺都要咳出来了!伸手用力按着胸口位置,身子颤栗着,“咳咳!咳咳咳!”他连开灯的空档都没有。

    “你怎么了?!”叶艳坐起来,夜暗中不耐烦地瞅着他,烦燥地指责,“说了让你早晚多穿点衣服!!现在好了!感冒了吧?!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咳咳咳……”男人没有时间反驳,他胸口难受得厉害,汗水已经染湿了衣裳,胸腔正发出骇人的哮鸣声,“咳咳咳!”

    叶艳生气地瞅着他,眉头紧锁着!睡意被他一声声咳散!

    就这么盯着他咳,过了大约一分钟,叶艳伸手打开了房间里的灯,刚想继续指责他,“时……”却看到他额头上布满了细细汗珠,而且脸色明显大不如前!整个面目仿佛是狰狞的。

    叶艳被吓到了,“老时!”她一把握过他肩膀,惶恐地问,“你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时令辉索性坐到了床沿,他捂着胸口继续咳嗽起来,没法回答她,脸色在持续的咳嗽中越来越难看!此时的每一秒对于他来讲都是煎熬。

    叶艳被吓到了,赶紧去拿手机!

    时令辉伸手抓住了她手臂,“咳咳咳……”紧紧地抓着她,努力平复咳嗽的状态!

    “你干嘛呀?放开我啊!抓我干嘛?”叶艳心急如焚,“我要去拿手机帮你打120!”

    中年男人转眸虚弱地去看她,“干嘛?”

    “打120啊!”她是真的被他给吓到了,叶艳感觉他手心沁满了冰凉的冷汗,淋漓的冷汗湿透了他的黑发,他为什么可以被咳嗽折磨成这个样子?

    “不要打,都几点了?”时令辉缓了缓,松开了她,也收回了目光,“你去给我倒杯温水吧。”他有气无力地说着,从来没有像此时这么脆弱。

    叶艳回神,“……”她不放心地看了看他。

    “愣着干嘛?去倒水啊。”他很难受,喉咙干干的。

    “哦!”叶艳赶紧起身迅速走出了房间!

    没一会儿就给他倒了一杯温水进来,急得连房门都没有关,何妈也出现在门口。

    看到里面的情景,何妈诧异了,可以看到时先生状态明显不好,他捂着胸口坐在床沿,看上去有些佝偻,他从叶艳手里接过水杯,那水杯因为手指的颤抖而晃得厉害,水都差点晃出来。

    他怎么了?连杯水都端不稳了吗?

    叶艳帮他握着杯子,弯身伺候他喝了水,她真的很紧张啊!这不是普通的感冒吧?她虽然不是医生,但是她有常识啊。

    明亮的白织灯将时令辉面色照得煞白,看上去有点恐怖,没有血色的那种。

    何妈走进了房间,小心翼翼地关心道,“时先生,您还好吗?”

    时令辉缓了缓神,他转眸去看她,“不要紧,已经好多了。”然后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打扰到你睡觉了。”

    “如果不舒服千万不要撑着,您已经咳嗽很久了。”何妈有注意。

    “我知道,谢谢关心。”他唇角努力扬起一丝让人放心的笑意,“你去睡吧,我好多了。”

    何妈看了看叶艳,心想有她在,应该也不需要别人照顾,于是她退出了房间,“晚安。”

    喝完了杯中的温水,时令辉重新躺回床上,叶艳也上了床,她随手关了灯。

    她是被他整得睡意全无,所以很久都没有睡着,也能感觉到身边的男人没有睡着,他似乎还是很难受但又一直克制着,想辗转反侧又害怕打扰到她。

    好不容易熬到了早上五点,时令辉看到外面的天蒙蒙亮,他掀开被子起床。

    叶艳也跟着坐起,她头发凌乱,盯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昨晚真的没有睡好。

    时令辉转眸,“你不再睡会儿吗?”

    “睡睡睡,怎么睡?被你害得一宿没睡!”她也只是吐槽,并没有责怪的意思,话锋一转又关心了起来,“你怎么样啊?好点没有?真的不需要去医院吗?”

    时令辉穿好鞋子站起身,“不用了,去什么医院?”自己身体是什么情况,他心里最清楚。

    但她还是担心,“可是你已经咳嗽很多天了。”毕竟夫妻这么多年。

    “我说了不去就不去,你烦不烦啊!”男人似乎很避讳谈到这个话题,他没事人一样朝门外走去。

    留下坐在床上的叶艳有点懵逼,但想到昨晚的情景,她仍觉得有些后怕。

    叶艳走出房间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从对面卧室里出来的何妈。

    何妈关心地问道,“夫人,时先生好些了吗?”

    “一晚没睡,我也跟着一晚没睡。”叶艳叹了口气,提不起精神,眉间似夹杂着淡淡忧愁,“感觉不像普通感冒。”

    何妈说,“趁着白天去医院看看吧,免得晚上又急了人,昨晚他的样子很恐怖呢。”

    叶艳想了想,询问道,“听说顾医生回来了,你知道这事吗?”

    “好像是,但我不确定。”

    叶艳若有所思,他不肯去医院,那就只能让医生来家里咯。

    ……

    早上七点,领御。

    盛誉和小颖在餐厅里吃早餐,双清和盛世林刚被影楼的工作人员接走了,今天要完成两套婚纱照的拍摄,这次的结婚纪念日搞得很隆重。

    所以此时的早餐只有小俩口,偌大简约的餐厅里他们隔桌而坐,气氛很温馨。

    “妈妈今天正好不在,你可以去拿她的衣服量尺寸。”盛誉抬腕看了下表,提醒地说,“还有时间。”

    时颖手捧牛奶杯,她笑容如风,“不用了,我昨晚特意观察了一下,记住了她的尺寸,今天去公司试着出出图,到时候拿给你看一下,一起研究款式嘛。”

    “好啊。”盛誉吃好了,用手帕轻轻擦拭着唇角,“鞋子也不需要量吗?”

    时颖喝完了杯中牛奶,“今天早上我有特意去鞋柜观察那双鞋,我觉得我知道大致要怎么设计了,不需要量。”

    “昨晚还说要去量呢。”盛誉面色温和,“我都忘了你有这本事了,凭身材就能判断衣服的尺寸。”

    “量一下是百分百无误,不量的话也可能是百分百,而且妈妈平时穿的衣服就一定是百分百合身吗?所以量衣服还不如我用眼光量她的身材。”

    其实她说的很有道理,盛誉对她也是由衷地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