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807章 今天的盛总不太一样
    第1807章 今天的盛总不太一样

    司溟将一些资料拿到他面前,“盛哥,这个工程大概月底完工,质量检验还需要十天左右,我……”

    “质量不是验完再做吗?”他轻声打断,“难道是做完再检验?”

    “这是第二次检验了,边做边验的流程也没有少。”

    “好,做工程就得这样。”盛誉挑着俊眉,“反正人命安全最重要,工程必须保证质量,费些钱都是没有关系的。”

    “我明白,所以我一直是这样跟他们讲的。”司溟跟了盛哥很多年,盛哥的行事风格他当然明白。

    盛誉打开了电脑,他像往常一样打开邮件,很多工作上的事情是通过发邮件来说明的,需要他回复。

    过了一会儿,司溟又说:“盛哥,呆会儿会议我没有准备资料,是关于什么的?需要我现在备一下吗?”

    盛誉的邮件打开了,他盯着电脑屏幕,拿着钢笔在把玩,“不用了,整顿公司风气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是关于项目的,也不需要详细的数据。”说着说着,他脸色变得有点凝重。

    “好。”司溟没有说什么。

    盛誉问他,“你觉得最近公司风气怎么样?”

    “我觉得还好啊。”司溟随口作答,平时他都是忙自己的工作,并没有观察过。

    盛誉眯了眯眼,“我觉得不好。”

    “……”司溟不敢接话了。

    而盛誉也没有说什么。

    ……

    此时,秦承禹的车子也停在了天骄国际楼下,叶菲菲从副驾驶里出来,两人挥手告别后她朝大厅走去,直到她背影消失的时候,他才将车子开走。

    一整晚过去,依然没有得到果果的任何消息,在叶菲菲和秦承禹的世界里,空气变得有点压抑。

    新婚本来是快乐的,可他们的心情始终沉甸甸。

    天骄国际,主楼大厦的兴华厅里,一排排长长的宽大的会议桌前坐满了人,每个位置前放有一瓶纯净水以及笔与纸,盛誉在万众瞩目中踏入了大门,西装革履的司溟跟在他身后。

    穿着黑色衬衣的盛誉在主导位置坐下来,司溟坐在不远处的特助位置上,现场突然变得很安静,所有人目光焦距在他身上。

    没一会儿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欢迎掌声,有150多人同时鼓掌,全是公司高管以及分公司派来的代表。

    许多人是第一次听盛总的会议,所以特别激动。

    盛总在天骄国际是所有高管心中的神,是目标,是舵主。

    盛誉向来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看了看大家,靠入椅背,掌声渐渐停下来。

    他说,“大家都是熟人,没必要太客套,都是公司不可或缺的重要人士,今天这场会议呢是临时决定召开的,并没有什么主旨,所以没给大家发放资料,就当是聚一起扯一扯吧,简单聊一聊,希望大家能有一些收获。”

    他刚说了这几句,台下有一大半的人拿起纸笔埋头做记录。

    “请大家先把手机调静音,或在朋友圈更新一条你们在开会的消息,有事情留言,呆会儿回过去。”

    有不少人走进这个会议室的时候就将手机调成了静音,还有一些人现在在调。

    盛誉看着大家调得差不多了,他与不少人有目光的交汇,轻声开口,“最近公司作风有点懒散,不知道你们自己发现了没有,我不跟你们强调纪律,并不代表你们不需要跟下面的人强调纪律。”

    全场鸦雀无声,偌大的兴华厅里顿时安静得针落可闻。

    “以前的天骄国际是一个十分严谨的地方,在所有求职者的眼里它是特别神圣的。”盛誉双手环胸,眯着一双好看的眼睛,声音低磁,“现在我路过某些部门的时候,时常可以看到有人刷手机,还乐呵得跟中了五千万似的,一猜就知道是在刷小视频。”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目光却不敢与盛总对视。

    盛誉继续说道,“也有人捧着咖啡杯闲聊,聊的根本与工作无关,有的甚至可以聊上20分钟,是不是觉得太安逸了?”

    没有人敢讲话,都岌岌自危。

    “觉得我们公司的任务分配很合理?不像别家成天成夜地加班?加到两三点是常事。”盛誉语气轻松,却彰显着他的不高兴,“如果觉得太安逸了,我可以来点不安逸的搞法,我也可以直接把这些碍眼的影响公司氛围的人给开除。”

    司溟有点摸不着头脑,盛哥居然管起这些来了?真的好意外。

    以前的他好像只看业绩,只要出了成绩,哪怕是在办公室里睡出来的,他也会嘉奖。

    最近怎么像变了一个人?

    其实像盛誉刚才提到的这种现象很多部门都有,人不可能做到百分百自律,所以一些主管都不敢去看盛总的眼睛了,因为有时候他们也会刷会儿手机。

    盛誉的目光在人群中缓缓扫了一圈,他话锋一转,问了一个问题,“什么是执行力?现在请大家认真思考一下。”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思考着。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执行力是最低级也是最高级的能力,它不是让你做你就照做了,执行力是你克服困难的能力,所以这个能力是因人而异的。即使遇到困难到最后不得不求助于别人,也要带着你初步的解决思路去与对方探讨,而不是依赖对方。”

    台下的人若有所思地点着头,几乎所有人都在埋头做笔记。

    “面对批评和误解一定不要解释。”盛誉低沉的声音显得有些平易近人,他说,“因为你的解释不会洗白自己,只会让人觉得你不接受批评。”

    偌大的会议厅里安静得针落可闻。

    他说,“面对批评,先不要想他说的对不对,要先想你应该怎么去做才能做得更好,肯定是有不对的地方,所以别人才批评你。等做好了再解释也不迟,而事实是做好了就不需要解释了。”

    大家觉得盛总今天这是在给他们上课啊,一个个做着笔记觉得受益匪浅。

    ……

    会议还在继续,盛誉就跟他们唠嗑一样地说着些什么,没有看资料,就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后来还有个提问环节,不少盛誉的崇拜者开始提问,他都条理清晰地一一作答。

    这是一场特殊的会议,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所有人都听得很认真。都决定呆会儿散会后给下边的人开个会,将这种真理第一时间传达下去,作风也是该整顿整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