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768章 这个女人恐怕是疯了
    第1768章 这个女人恐怕是疯了

    “……”叶菲菲微怔,他不是因为这事而心事重重吗?

    “菲菲,我和沈奕霞已经彻底翻篇了,你相信吗?”他认真地凝视着她的眼睛,坚定地说,“我们不可能再有任何瓜葛。”

    叶菲菲唇角轻扬,“我当然相信。”她也不想给他太大的压力,只希望他的心里能轻松些。

    男人很感谢她的信任,他薄唇缓缓前倾,“谢谢你,老婆。”然后吻住了她的粉唇。

    这个吻加深了两个人的距离,他们都对对方充满了信任,都知道信任才是婚姻稳定的基础。

    夜,更深了。

    次日清晨,秦家别墅,明亮奢华的餐厅里,秦承禹出现了,“秦先生好。”管家和他打了招呼。

    “早上好。”他亦绅士地回应。

    白色长桌上摆了些精致可口的食物,有黑米粥,也有三明治和牛奶以及鸡蛋,还有一盘维生素丰富的青菜。

    秦承禹一个人在吃早餐,美丽的晨曦照在他身上,让他更显魅力。

    叶菲菲今天调休,这会儿还没有起床呢,她说她想借这个机会好好睡到自然醒,因为以前在时家是没有办法睡到自然醒的,房间隔音效果并不好,叶艳和时令辉在走廊里来回走动的声音都能惊扰到她,可以说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早餐过后,秦承禹独自开车去公司。

    两个小时后,楼上主卧室里,叶菲菲还在做着美梦呢,她梦到了自己的婚礼,穿上洁白美丽的婚纱与承禹手牵手走在草坪里,走在红色地毯上,那一刻好神圣。

    可是手机铃声响起,扰了她的美梦!

    三秒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摸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连来显都没看便接通了,“喂。”声音里带着浓浓睡意。

    “叶菲菲。”沈奕霞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她真是懵了懵!睡意瞬间减半!叶菲菲将被子一扯,脑袋露了出来,她用朦胧睡眼看了眼手机屏幕,还以为是在做梦呢!的确有电话拨打进来!

    谁?那声音是……沈奕霞??

    叶菲菲有点恍惚,并不确定,可这是个陌生号码。

    “你别不吭声,我知道是你。”沈奕霞冷笑一声,十分不屑地说,“叶菲菲,你开个价吧,或是出个条件!到底要怎样你才肯离开秦承禹?”

    叶菲菲被她整得睡意全无,真是莫名其妙!

    她在暖和的被窝里翻了个身,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困啊!她闭了闭眼,又叹了口气。因为她觉得很可笑,于是她直接把通话挂断了。

    大约五秒过后,她的手机再次响起,还是那个号码。

    叶菲菲感觉好烦!冷冷地盯着这号码良久,最终还是接了,“沈奕霞,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吗?你以为什么都是可以用金钱搞定的?你的人生观是不是有问题啊?”

    “难道你和承禹在一起不是看中了他的钱吗?装什么高尚?!他比你大这么多!都可以当你叔叔了!你也好意思嫁!”沈奕霞生气地朝她吼,口气里免不了轻蔑的态度。

    “我看你就是有病!”叶菲菲也被她成功激起了怒火!她生气得差点咬到了舌头。

    而手机那端传来了久久的沉默……不反驳?这不像沈奕霞的风格。

    叶菲菲心里轻轻一咯噔,忽然意识到自己言词可能太重了点,毕竟对方是一个自杀未遂的人,不应该再受刺激了,万一她再次闹自杀,沈家人怪罪在她叶菲菲头上那就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毕竟有通话纪录,说不定还被她录音了。

    “喂?”见她没了回应,叶菲菲淡淡地唤,“你……你没事吧?”

    下一秒,沈奕霞抽泣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来……听得叶菲菲胸口猛地一缩!

    她怎么哭了?她是什么状态啊?喝酒了吗?刚才还那么理直气状呢。

    叶菲菲正想说点什么,对方虚弱的声音带着恳求传来,“叶菲菲,我求你做做好事吧,求你把承禹让给我……我求你了,求求你,求求你……”

    叶菲菲拧了眉,犯困地打了个哈欠。

    沈奕霞还在哭,“承禹就像我的空气,没有他我会死掉的,我再也撑不下去了,我的心好痛好痛,如果我知道他没有死,我一定不会和李新亮在一起的,他是我最爱最爱的男人……也是我这辈子最亏欠的男人,我想用我的下半生去弥补他,求你给我这个机会,求你……”

    叶菲菲低声打断,“就算我离开了他,他也不可能再找你,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为什么不懂?”她心情有点凝重,语气尽可能柔和,因为不想刺激她,她说,“有些东西回不去它就是回不去,时间不可能倒流,那些伤害那些过去已经定格了,你们之间的关键根本不在我。”

    其实叶菲菲今天这态度实在难得,因为沈奕霞被三个男人……然后她自杀过一次,基于以上两种原因,叶菲菲都不想跟她计较,她可能这会儿精神还恍惚呢。

    可是沈奕霞却突然又吼道,“关键怎么不在你?就是你横在我们之间的!你都要跟他结婚了!你要抢走他了!”

    叶菲菲很无语,她将手机开了免提直接扔床上,然后掀开被子准备换衣服起床,她再也没了睡意。

    “叶菲菲!”沈奕霞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得意的警告,“你是走不进承禹内心的!别痴心妄想了!你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是表象!男人这辈子不可能爱上第二个女人的!尽管我给过他最深的伤害,他最爱的女人也一定是我。”

    “叶菲菲!你们不可能幸福地走下去,因为我和他那段过去太刻骨铭心了!他不可能忘记我的!他现在对我有多恨,对我就有多爱,没有爱是不可能有恨的,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应该明白,你还是个写稿子的人呢。”

    “叶菲菲,请你让我们都回到自己的轨道上吧!我真的可以给你一些钱,只要你开口,我都能给到!”

    此时叶菲菲穿好了衣服,她开始扎头发,始终沉默的她表情淡淡的,那个女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手机是开了免提扔床上的。

    “你和李新亮在一起,我和承禹也继续我们的新生活,真的都别再一错再错了。”沈奕霞叹了口气,圣女般说道,“这才是我们最终的也是最好的归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