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766章 站着说话不腰疼
    第1766章 站着说话不腰疼

    他不要她了,她的生命已经没有意义。

    门外,那三个涉事男人已经被带走取证了。

    守在门外的俩警察对视一眼,突然间两人眉心同时一拧,其中一人再次打开房门!

    他们看到床上空无一人!心下一紧!下一秒,他们看到了窗户处那个踩在凳子上的身影!

    两名警察没有出声,拔腿朝她冲去!以箭一样的速度!

    就在神色恍惚的沈奕霞准备往窗户上迈开一条腿的时候,两警察眼疾手快地将她给拽下来!

    “啊!”身形不稳的她倒入一个警察臂弯里,根本反应不过来。

    “沈总!您在干嘛?!您疯了?!”对方用英文怒问,“不至于要寻短见!法律会给您一个交待的!”他希望可以把她吼清醒点!

    可她泪如雨下,整个身子完全瘫软,目光也变得空洞无神。

    然后俩警察将她扶坐到沙发椅里,都是虚惊一场,还好发现得及时。

    女人眼里含着泪水,拼命压抑住几乎硬住喉咙的酸意,心里那种复杂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冷漠无助的目光透过窗户看向外面,她很愿意一死了之,因为她已经没有活着的动力了。

    现在的自己,承禹更加看不上吧?她冷笑出声,心在滴血!

    警察为难了,看着她的表情思忖道,她该不会抑郁了吧?

    “沈总,您千万别想不开啊!您还有一个在襁褓中的女儿呢!孩子没有妈妈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警察开始打感情牌了,然后拿出手机拨号码。

    “你要打给谁?!”沈奕霞赶紧去夺他手机,导致号码没有成功拨打出去。

    警察迎着她含泪惊恐的视线,“沈总,生命可贵,您不能轻生!所以我们必须通知您的家人,让他们陪着你!”

    “不可以跟他们坦白!这是一件耻辱的事情!!”沈奕霞从沙发里站起身,她恳求地看着他们,含泪坚定地说道,“这件事情必须保密!我不希望受到舆论的压力!你明白吗?!我讨厌闲言碎语!除非一死了之,那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她发疯般冲他们吼!酒意几乎彻底消散!

    吼完之后她又感觉到一阵耳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警察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承诺道,“如果我们保密,您是不是可以爱惜自己的生命?不再做傻事?”他们也很乐意为她保密。

    沈奕霞头痛欲裂,心脏的疼痛感也越发加重了,她感觉自己失了灵魂,也失了思维的能力,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其中一名警察对另一名警察说,“去买套女装送过来。”

    “好。”

    看着他转身离开,沈奕霞整个人呆滞地坐在那里,目光特别空洞……

    老天爷和她开了一个很没良心的玩笑,将她彻底毁了。

    这样的自己秦承禹大概会永远讨厌了吧?

    没一会儿,警察送来了新衣服,“沈总,您先去洗个澡吧。”

    她没有行动,也没有拒绝,根本不敢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犹如噩梦一场。

    洗澡能洗干净吗?已经不干净了。

    警察看了看她,私自将她的衣服送进了浴室,然后检查好浴室的窗户,还好是不可能攀爬出去的那种,窗口开得比较高,浴室里也没有小凳子,而且这里头也没有任何利器,想在浴室里寻短见几乎不可能。

    “沈总,人生有时候遇到一两只苍蝇在所难免,如果能把它吞下,以后还可以照样精彩地过,如果总让这只苍蝇卡在喉咙,您估计会恶心一辈子。”警察像朋友一样劝着她,希望可以看开。

    沈奕霞表情有点冷,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沈总,您先去洗个澡吧?”另一个警察又说。

    “……”心里的刺痛翻搅着沈奕霞疲惫的心,她背脊有些僵硬,双手握成拳头,眉心始终紧拧着,泪水一颗接一颗的滚落,她心痛到战栗,并不是受了多大的委屈,而是自己在秦承禹那儿已变得一文不值。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明明离婚了很多年,明明失去了很久很久,却仿佛是刚刚失去,心痛得那么明显。

    “沈总,您……”

    沈奕霞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她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们一眼,抬步朝浴室走去。

    两警察对视一眼,都松了一口气。

    过了一会儿,浴室里有哗哗水声传出来。

    嘉城,已是晚上十一点。

    秦家别墅里,沐浴后的叶菲菲躺在秦承禹臂弯里渐渐闭上了眼睛,房间里主灯关闭了,留有一盏颜色渐变的小夜灯散发着幽暗的光,秦承禹平躺着,深邃的眸子一眨一眨,望着天花板怔怔出神,他毫无睡意,心情有点凝重。

    并没有思考工作上的问题,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沈奕霞。

    想起了最后那通电话里的内容,她的恐惧与绝望……

    她现在怎么样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那边还没有打电话过来。

    他潜意识里想知道她情况怎么样,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毕竟曾经夫妻一场,毕竟也是一条人命,他并不是还爱着她,也不是想怎么样,可是出了这种事情,他没有办法做到置之不理全然不顾,影响心情多少都有点,这种事对于一个女人来讲是残忍的。

    手机正好在这时响起,秦承禹之前将铃声调小了,所以声音并不大。

    他转眸看了看臂弯里熟睡的女人,轻轻将她脖子抱起,将自己手臂小心翼翼地抽出,然后轻轻地坐起,目光从叶菲菲身上收回,他不想打扰到她。

    伸手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着那个纽约警察朋友的号码。

    因为铃声响了有一会儿,所以他赶紧接通,“喂。”声音轻而低沉,他还特意转眸看了眼身边的女人,菲菲闭着眼睛进入了睡眠状态。

    “秦先生,沈奕霞被三个男人……”对方只把话说了一半,意思却很明显了。

    秦承禹眼睛深邃而黝黑,他眉心拧了拧,“她现在情绪怎么样?”他猜到过这种可能。

    “差点跳窗自杀了,还好我们民警及时拉住。”

    秦承禹胸口先是一提,然后又松了下来,他声音低沉,“联系她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