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725章 想哪出来哪出啊
    第1725章 想哪出来哪出啊

    这天,他步伐缓慢地下了楼,本来打算要倒一杯水喝,还在楼梯上的时候就听到电视里传出了女主播的声音——

    “有可靠传闻说新娘子是天骄国际旗下某报社叶总编,这位叶总编咱们今天具体扒一扒,背后的身份居然是盛太太时颖的姐姐,至于为什么一个姓叶一个姓时,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叶总编与盛太太关系不一样,年纪轻轻坐上了总编的位置,与盛总是脱不开关系的,据调查到的信息显示,这个叶总编学历并不高,而且阅历也不丰富,能受到秦总的青睐,不知是否也与盛总有关系,毕竟商场如战场,在当今社会已经很少有纯正的感情了,不过在这里还是要深深地祝福他们,希望他们可以冲破一切流言蜚语,用行动来证明他们是真心相爱的……”

    李新亮走下了最后一个台阶,他没有再听女主播的各种猜测,而是死死记下了第一句!

    有可靠传闻说新娘子是天骄国际旗下某报社的叶总编……

    新娘子?

    她要结婚了吗??真要嫁给那个比她大十多岁的老男人?菲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拜金了?还是说人都会变?

    这一刻李新亮除了震惊,心里更多的是替叶菲菲感到遗憾!

    那个男的比她大这么多,而且还是二婚……都说得有头有眼了,这可靠传闻应该就是真的了,他们准备结婚。

    一楼客厅,坐在沙发里看到这则新闻的李妈妈也错愕了一把!!脑袋里炸开一道白光!菲菲要结婚了???

    儿子的下楼并没有第一时间引起母亲的注意,直到他朝茶水间走去,在母亲身侧经过的时候,李妈妈一怔,赶紧拿起遥控将电视给关了!客厅里瞬间安静。

    李新亮没有回头,也没有放慢脚步,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

    李妈妈从沙发里站起来,她看着儿子的背影,觉得儿子一定听到了!刚才电视里声音并不小呢。

    过了一会儿,她看到儿子端着一杯温水出来了……两人目光有对接。

    她并没有从儿子的表情上看出什么,也不知道他是怎样的心情,李妈妈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怎么了?妈。”他在沙发后停下脚步,端着杯子看向她。

    “菲菲她……她要结婚了。”李妈妈有些为难地开口,她也相信刚才的新闻他一定听到了。

    “嗯。”李新亮点头,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李妈妈略有些诧异,随后便说道,“菲菲真的打算嫁给那个老男人吗?”她也很替菲菲抱不平,吐槽道,“跟时令辉差不多大吧?”

    “我怎么知道?”淡淡地说完,他转身离开,似乎对这种事情并不感兴趣。

    李妈妈心里可郁闷了,她眉头紧锁着,盯着儿子上楼的背影,心里堵得慌,仿佛是自家儿媳妇出轨的这种心情。

    上楼回房后,李新亮也失了神……她要结婚了,他怎么一点也不高兴?

    下午三点。

    天骄国际22楼总裁办公室里,正在发送邮件的盛誉私人手机响起,他停下手头工作拿过手机看了眼来显后接通,“喂,承禹。”

    “盛总,我想帮菲菲请个假。”对方声音温和。

    “什么时候啊?”

    主楼大厦楼下,秦承禹的玛莎拉蒂停在那儿,他坐在驾驶室里,唇角轻扬,“就现在啊,我想带她去挑婚纱。”

    “好啊,她没有打电话给我,她找我我也一定会同意的。”盛誉还是挺通情达理。

    “她还没同意呢。”秦承禹说,“麻烦你打个电话给她,让她下楼吧。”

    盛誉微怔,“好。”他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通话结束了,盛誉用私人手机翻出叶菲菲的号码拨了过去。

    楼下编辑部总编办公室里,叶菲菲正在审稿,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乱了她的思绪,她拿过手机接通,甚至都忘记了去看来显,“喂,你好。”十分专业的态度。

    “在忙吗?”盛誉低磁的声音传了过来。

    叶菲菲怔!她迅速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盛总??又赶紧将手机放回耳边,“盛总好。”完全换了一种语气,紧接着回答了他的问题,“还好,没怎么忙,我在审稿子,怎么了?找我有事吗?”

    “停下你手头的工作下楼吧,承禹在等你。”盛誉声音低磁没温度。

    叶菲菲错愕!

    盛誉又继续说道,“他已经向我请了半天假,关电脑立马下楼,别让人家久等了。”他声音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好。”女人没有多话,对于上司的命令,她是无条件服从的。虽然她真的很震惊,盛总管得可真多!

    盛誉挂了手机,叶菲菲有点小纳闷,承禹向他请的假?为什么不让她自己请??

    可自己一直没有接到他的电话啊,不过她没有多想,手头这篇稿子也不是很急,她关了电脑起身离开。

    请半天假干嘛呀?中午刚见过面。

    叶菲菲带着疑惑刚走出一楼大厅,她果然见到了那辆熟悉的豪车,特别张扬,就直接停在大厅外,搞得他俩的事天骄国际大部份人都知道了。

    她走下台阶朝车子走去,打开了副驾驶车门,闪身坐进去,“什么情况啊?居然把电话打到盛总那里了。”她也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转眸看向他,“找我干嘛?”

    “帮你请了半天假,怕你开不了口。”秦承禹面带笑意地说着,然后发动了车子,“带你去试婚纱。”

    “这么急?明天就周六了。”叶菲菲有点不能理解,“我双休,有的是时间。”

    “那有什么关系?”车子发动了,男人一手开着车,腾出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心情不错地说道,“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心血来潮的啊,并且明天有明天的事儿,咱们还得拍张像样的合照印在请柬里,还要准备喜糖,很多事情都要亲自操刀呢,这才是婚礼的意义。”

    “你日子看好了吗?”叶菲菲笑话他,也没有将手挣脱出来,相信他的车技,“日子都没选好这些事情就开始忙活了?”

    “这件事情得回去由你父母决定,毕竟父母大于天,我父母已经给不了建议了。”他声音温和,在提及自己父母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得很忧伤,他早就看淡了,生老病死乃人间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