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720章 又一个戏精诞生了
    第1720章 又一个戏精诞生了

    医院某病房里,中年女人脸色微白地躺在病床上,房间里弥漫着淡淡消毒水的味道,令人心中作呕,这是普通病房,一般人都住得起的这种。

    三个福利院主任都在,果果也在这儿。

    他们看着医生给中年女人挂了一瓶药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交待,好像还有点不耐烦的样子,挂好药水后便转身离开了。

    病房里寂静得可怕。

    果果只是个小孩子,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当她看到那么多血的时候,她真的被吓坏了,她以为妈妈会死掉,这会儿还在小声抽泣着。

    某主任蹲下来握着果果肩膀,对她说,“不哭了,已经没事了。”

    另一个主任走到病房前,她看着躺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的女人,“李佳,身体是自己的,你应该爱惜,不管为谁,自杀都是不值得的。”

    泪水汇聚在女人眼眶里打着转,她咽了咽口水,苦涩的味道在心里蔓延开,院长叫李佳,今年43岁,现在的她满脑子都是秦承禹的影子,她从第一眼见到他就喜欢上了他,觉得他内敛沉稳神秘,而且有爱心,在那之后,她开始期待每一次见面。

    她喜欢他,以为他会感觉到。

    她还曾经试着问过他,他说他暂时不会考虑新的感情。

    “怪只怪你自己没有先下手为强。”另一个主任说得很直接,“既然喜欢他,为什么没有提前说出来?现在他根本没有考虑过你,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道,现在你在这里伤心难过,对他也造不成影响。”

    “你别说了,别提这么多了,让她好好养伤养心情吧。”另一人说道。

    一旁的秦果果不敢哭出声音,她不停地擦眼泪。

    李佳缓缓转眸,刚才同事说的这些话她都没有听进去,喜欢一个人没有理由,她没有勇气说,是因为她觉得对方太优秀,在自己没有变得更好之前,她当然不能开口。

    她看向不远处的小女孩,“果果。”

    “嗯。”小女孩抬起模糊的泪眼,“妈妈……”

    “你打电话给他了吗?”李佳眉头微蹙,还想再确认一下。

    “打了打了,果果用我手机打的。”某主任想让她早点死心,于是坦白道,“你别指望了,他不会来。”

    “我没有问你。”中年女人有些不甘心,虚弱绝望的目光始终落在那孩子身上,“果果,爸爸他怎么说的?”她想捕捉一丝丝希望,或许他忙呢,在上班呢?在开会呢?在见客户走不开呢?她想到了很多理由,她自己可以接受的理由。

    秦果果抿了抿唇,眼里汇聚着泪水,“他说……他说他不是医生,说只有医生叔叔才可以救您,他说他不会来,他还说……”小女孩垂下了眸,把话顿住了。

    “还说什么?”李佳院长心头微紧。

    果果抿了抿唇,轻声回答,“他说他和您不是情侣。”

    所以他是坚决不来?没有任何理由。

    女人的心一点点凉下去,可真狠心啊。

    病房外,有两个小护士紧挨在一起从走廊里经过,其中一人往李佳所在的病房里瞅了一眼,鄙夷地小声说,“这个女人可真搞笑,倘若一心想死,手腕上的刀子就割深一点嘛,轻轻地划一下还打120真是浪费资源!可笑的是还被推进了急救室。”

    “啊?”身边另一个护士有些不解,“这情况怎么能进急救室呢?”

    “所以啊,韩医生都要骂人了,当时这女的要死要活的,还以为有别的急症呢。”小护士边走边吐槽,“我听凌主任说这个女人手腕割破一点点而已,不至于会死人,如果真想自杀,就直接割深一点嘛,从郊区到这儿血居然没流干?真是戏精!”

    “唉,有的女人就是这么作死,年纪一大把了还装,应该有四五十岁了吧?”

    “中年妇女。”

    ……

    夜,渐渐深了。

    某别墅里,秦承禹洗完澡后,在主卧室宽大柔软的床上躺了下来,他双手枕在脑后,并没有很快进入睡眠状态,他自己也在思考婚礼的相关事宜,他想给菲菲一场令她感到惊喜的婚礼。

    他不能因为自己年纪大了就去破坏人家的公主梦,他喜欢她,他愿意迎合她喜欢的一切。

    这一晚秦承禹想了很多很多,全是关于婚礼的……他想给她一个最完美的仪式。

    今天叶菲菲也睡得很晚,答应了和他结婚,她的心仿佛有了一个依靠的港湾,她觉得自己一下安定了。

    只有李佳失眠了……

    她即使是自杀也没能让秦承禹过来看一眼,真失败。

    她喜欢秦承禹,深深被他那种魅力吸引,不可自拔……

    他曾经对她说过,说他不会再开始新的感情,因为两个人的生活太累,他说他习惯了一个人。

    李佳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曾经一直以为有了果果在中间撮合,她李佳会成为秦承禹身边最独一无二的女人,毕竟一个是爸爸,另一个是妈妈,会有更多接触的机会。

    可是现在……他居然一声不吭有了女朋友,这令李佳措手不及,根本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次日清晨,一切如常。

    叶菲菲穿戴整齐走出卧室,在餐厅里看到了叶艳。

    何妈已经下好了饺子,并且端上了桌,“叶小姐,吃了早餐再走吧,有您最喜欢的玉米陷儿。”

    “好。”叶菲菲在餐椅里坐下来,“谢谢。”

    叶艳目光始终落在女儿身上,她有点不高兴,想了想才开口,“菲菲,你真的决定嫁给这个秦承禹吗?”

    “没有这个那个,只有一个。”叶菲菲没有看她,似乎猜到了母亲想说什么,所以她有点不耐烦。

    “没有任何条件,就这么嫁了?是这意思吗?”叶艳朝她走去,在她对面的餐椅里坐下来,她很严肃地盯着女儿。

    “要什么条件啊?”正吃饺子的女人抬眸,冷冷地问,“要钱吗?”

    叶艳不说话,但意思很明显。

    叶菲菲眸色黯淡,又问,“你真的卖女儿啊?那你当初怎么不多生几个呢?生七八个嘛!”

    “你……”叶艳胸口一突,女儿却收回了目光。

    叶菲菲稳了稳情绪,“你别总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我觉得带大一个女儿也挺不容易的,而且给彩礼是很正常的行为啊,这也可以说是男婚女嫁的规矩,我要求不过份啊。”

    “小颖和盛总结婚的时候,你们问盛总明码标价要钱了吗?”叶菲菲举了个很简单的例子,据她所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