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698章 特别珍惜这种缘份
    第1698章 特别珍惜这种缘份

    车子停了,叶菲菲依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转眸去看他。

    男人转眸去看女孩侧颜,联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从早上她打电话给他,他骗了她……然后到她跟踪过来……

    秦承禹觉得很抱歉,他侧着身子伸手牵起她的手,“菲菲,果果她不是我的孩子,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他想单独对她解释。

    “嗯。”女孩垂了垂眸,并没有看他,也没有多说一个字。

    车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秦承禹又解释道,“院长也不是她的妈妈,福利院创办最初,我和院长在一次选购材料的过程中遇到了年仅三岁的果果,她的爸爸妈妈葬身火海,我们当天就收留了她,秦果果是她的本名,并不是跟着我姓,小姑娘经历了那场火灾,性格变得极为敏感,晚上睡不着觉,但是只有我抱着她她才可以安然入眠,我把她带在身边长达一年。”

    “……”叶菲菲是震惊的,她眨了眨眸,依然没有转眸。

    “她一直有个心愿,就是希望她的院长妈妈可以和我在一起,可能她觉得只有这样她才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吧。”说着说着,他又轻叹一口气,“当然或许这可能并不是小姑娘的心愿,是院长自己的意思,然后总给孩子灌输这样撮合的思想。”

    叶菲菲沉默了,她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总之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果果她是个聪明的孩子,很懂事也很有绘画天赋,她喜欢画画。”秦承禹耐心地跟她讲,“我给她报了一个绘画班,会定期派司机接送她去城里学画画,有时候会去我那里住几天,我就拿她当义女一样,所以菲菲,她真的不是我的孩子。”

    叶菲菲的心情似乎很平静,不吵不闹也不问什么,不管他说什么,她都是默默地听着,“嗯。”然后再回应一个字,仿佛内心是没有情绪起伏的。

    秦承禹握着她的手,放在掌心搓了搓,眉头微皱,他原本以为秦果果是他们之间最大的误会,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就可以了,但菲菲依然不高兴啊。

    秦承禹忽然觉得事情并不这么简单,秦果果不是关键。

    可是叶菲菲什么也不问,也不生气,这让他感觉有点不舒服。于是他开始反省自己,开始做检讨,“对不起,今天的事我骗了你。”

    “你为什么要骗我呢?”叶菲菲终于转眸,也终于开了口,她看着他深邃的眼睛,很冷静地问,“你来福利院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什么要瞒着我?我其实想不明白的就是这件事。”

    “……”迎着她平静的视线,秦承禹内心沉重,他紧握着她的手,垂了垂眸,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告诉我你在会所里谈工作。”叶菲菲语气轻轻的,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为什么就是不肯告诉我真相?其实我早上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你家门外,我看着你的车子开出来的,我觉得你跟电话里说的不符,所以就本能地跟踪了你,我不是故意的。”

    “没有关系,你不需要说抱歉。”秦承禹有点苦恼地说,“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我担心你知道秦果果的事,我也担心秦果果会难以接受你的存在。”

    “她既然不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怕我担心呢?你跟我说清楚了,我会不相信你吗?”叶菲菲没有朝他吼,她的语气与态度还是挺好的,特别耐心地询问,“我什么时候不相信你了?我是那种胡搅蛮缠的女人吗?好,你说你担心她,所以呢?所以你想让那个院长永远不知道我的存在,一直对你抱有幻想?”

    “不是,我没有考虑这么多,我只是担心孩子会一时间接受不了。”秦承禹抱歉地说,“对不起,菲菲,是我想多了,其实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我没有必要去考虑别人的感受,没有必要为了别人而伤害你。”

    可是他骗了她,这性质就不一样了,这之间缺少了坦诚相待。

    “……”叶菲菲冷冷淡淡的声音里加入了一丝气恼,“如果我今天不跟来,你在福利院所有人的眼里一直是单身吧?”

    “不,不是……”秦承禹内心沉甸甸,他说,“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他们的,但可能会瞒着果果。”

    她没再说什么。

    秦承禹向她道着歉,“对不起,菲菲,这件事情是我错了,我不应该瞒着你。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发誓,我跟你保证,类似的事情绝对没有下次,我不可能再骗你。”

    叶菲菲迟疑的话在唇边淹没,她咽了咽口水。

    “菲菲,对不起,请你不要生气了。”他发誓般对她说,“我以后无论什么事情都会跟你商量,绝对不会自己一个人行动。”他身子前倾抱住了她,“我爱你,我是认真的,我希望我的余生可以和你走下去。”

    轻轻靠在他肩膀,感受到了他的诚恳,叶菲菲缓缓伸手环住他的背,“希望你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以后无论什么事情都不会瞒着我。”

    “好。”他紧紧抱住了她,特别珍惜与她在一起时的这种缘份。

    两人抱了一会儿,车子重新发动,朝着市区开去……

    秦承禹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牵着她的手与之十指紧扣,车里还放了点音乐。

    叶菲菲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女人,脾气也不是很大,一路上她一直在默默地消化这些事情。

    福利院里,院长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她喝了两瓶酒,还在一杯接一杯的往喉咙里灌,难以排解内心的忧愁。

    秦果果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她抱着枕头伤心地哭泣着,她感觉自己又一次被遗弃了,爸爸有了女朋友,是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对待她的,他有三个月没来福利院了,以后可能会更久……

    而且以后去市里画画,她也不方便住在他家了,那个家里已经有了新的女主人。

    ……

    嘉城,领域,兰博基尼停在晨曦遍布的院子里,盛誉吻了吻时颖额头,与她告别,“在家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路上开车慢点。”时颖替她整了整领带,唇角轻扬,“拜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