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697章 挽不回的单相思
    第1697章 挽不回的单相思

    秦承禹转眸看了秦果果一眼,顺势牵起了叶菲菲的手,并与之十指紧扣,他不能让她走!

    其实刚才的一幕把门口处的女人给惊到了,院长不可置信地望着这一幕!久久没恍过神来。

    叶菲菲站在秦承禹身边,她并没有将手挣脱出来,她还算是个比较理智的女孩。

    秦承禹紧握着她的手,他在理思绪,内心在挣扎,他现在考虑的是秦果果,要怎样才能不伤害到她?

    时间仿佛静止了。

    可是刚才小女孩那声‘爸爸,她是谁?’却一直萦绕在叶菲菲的耳畔。

    她垂眸看向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又看了看不远处那个仍一脸震惊的中年女人,那女人像是真的被吓到了,有点丢了魂魄的样子,久久没恍过神来。

    叶菲菲就这么淡淡地看着那个女人。

    “承禹……”中年女人可以说是万分震惊,眸子里还有一丝伤痛,她提着一颗心一步一步朝这边走来,“这个女人是谁?你们……”看到他们正十指紧扣,又看到他们刚才拥抱在一起,她喃喃询问,“你们是什么关系?”她的心颤抖着,声音也颤抖了。

    “她是我未婚妻。”秦承禹毫不回避地回答。

    叶菲菲豁然转眸看向他!

    他神色坚定,紧牵着她的手,迎着那中年女人含泪的视线,他说,“孩子们需要的东西已经送到了,我们要走了。”说着就准备带身边的女孩迈开步伐。

    秦果果却一把抓住了秦承禹的手,她抬眸万分难过地问,“爸爸,您真的不要妈妈了吗?”女孩眼里迅速汇聚着泪水。

    叶菲菲只觉背脊一僵,脑海里炸开一道白光!这道童声再次将她拉回现实。

    秦承禹眸色一沉,他稳了稳情绪,另一只手抚了抚小女孩的头发,声音温和地对她说,“果果,你应该知道我们并不是你真正的爸爸妈妈。”

    叶菲菲怔,不解。

    “秦承禹!!”中年女人发疯般朝他冲来,仿佛触碰了底线,“你什么意思?!你说过不会去揭孩子的伤疤!!你说过不提伤心往事的!你想干嘛?你在干嘛?”

    正在叶菲菲觉得疑惑的时候,懂事的秦果果缓缓松开了中年男人的手,她后退两步,眼里含着脆弱而难过的泪水。

    “对不起,这件事情必须得解释清楚!因为我不想让我心爱的女人误会!”秦承禹紧牵着叶菲菲的手,他胸口起伏了一下,语气十分坚定,“以后我不会经常来福利院,但是我承诺过的慈善还是会做到底!我会派人定期送物资过来。”

    院长的心里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原来他有女朋友了,还是一个这么年轻美丽的女孩子。

    秦果果站定在不远处,她含泪凝视着她的秦爸爸,心痛如刀割。

    秦承禹缓缓回神,拧眉看向面前无辜的孩子,他轻叹一口气,“果果,有些事情或许你现在还不能理解,但是我相信你长大以后一定可以明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谁也不是谁的附属。我既然认了你做我的女儿,我就不会推卸身上这份责任,我依然是你的爸爸。”

    小女孩泪水滚落,她感觉自己被遗弃了,爸爸谈恋爱了,哪还会管她?而且都说后妈是最凶的,这个后妈一定不会喜欢她。

    “孩子,不哭。”秦承禹用言语安慰着她,“这件事情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是说出来也好,你迟早要知道的,爸爸会娶身边这个阿姨回家,以后你去市里画画回我家住几天的时候就会在家里见到她。”

    “我只希望……只希望爸爸可以和院长妈妈在一起。”孩子哭着说道,而且在她小小的认知里,她一直觉得这是一件可能的事情。

    中年女人内心也很失落,她站在果果身后,含泪看着秦承禹,“……”直到现在也还处在震惊中,没敢接受这一切。

    他居然在外面有女人了,这就是他三个月不来福利院的原因,他不是没时间来,他是不想来。

    秦承禹与叶菲菲十指紧扣,他目光从孩子身上收回来,再次迎着院长的视线,斩钉截铁地说,“院长,我俩不可能的,这事从一开始我就跟你说清楚了。”

    “可你是怎么说的?”女人的心撕裂般疼痛着,她难过地质问,“你说你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步入另一段感情,你说你不信任任何人,可现在呢?你都有未婚妻了,而且还是一个小姑娘!”

    叶菲菲知道这个中年女人受了严重的打击,而且内心很不平衡。

    秦承禹皱着眉干净利索地说,“我的私事没必要跟你汇报。”然后牵起叶菲菲便迈开了步伐。

    叶菲菲没有抗拒,跟在他身边,她的表情依然很平静。

    秦果果流下了眼泪,蹲膝抱腿小声哭了起来,楼梯转角处,叶菲菲闻声转眸,看到了那个难过不已的小女孩,这一幕刺进了她的心里,她看到福利院院长也流下了泪水,正在抹眼泪呢。

    就这样,秦承禹带着叶菲菲下楼了,叶菲菲始终什么话也没有说,她没有抗拒,也没有给身边的男人一丝难堪,但是她的心情是压抑而沉重的。

    楼下院子里,他为她打开了副驾车门,她坐入了车里。

    秦承禹迅速绕回驾驶室,第一时间发动车子,在二楼院长含泪的模糊视线里,他的车子很快开离了福利院的院子。

    当一楼的主任冲出办公室的时候,玛莎拉蒂已经开上了小山坡。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快就走了?”主任疑惑。

    旁边的工作人员也疑惑,“不是说下午再回去吗?我都吩咐食堂那边了,特意做了一些招待菜。”

    “可能是忙吧。”

    大家没有多想,那车影消失在视线后,主任和工作人员转身回到了一楼办公室。

    二楼,院长流下了难过的泪水,就仿佛是一个美梦就这么破灭了,一时间有点承受不了这样的结局。

    玛莎拉蒂副驾驶,叶菲菲目视前方,系着安全带的她面色很平静,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她的目光有点空洞,但内心却是沉甸甸的,她在梳理今天的所见所闻。

    秦承禹挑了块小草坪将车子停下来,放眼望去四周没有一栋建筑物,蓝蓝的天空中漂浮着几朵白云,车窗是降下的,有柔柔的风吹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