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693章 他欺骗了她……
    第1693章 他欺骗了她……

    “我知道,我没有忘。”南宫莫想了想,又说道,“但是诺琪,我想和你聊一聊,可以吗?”他的态度很好,拉低了姿态。

    “你说吧。”女孩心里烦,脑海里闪过那天在医院里遇到的情形,生孩子是那么那么痛苦,她觉得很害怕。

    南宫莫若有所思,声音轻柔地询问,“你是真的不喜欢孩子吗?”

    “不是。”她想也不想地回答,心里还是不高兴的。

    他想了想,试着用最合适的语气分析,“你是因为害怕生孩子,觉得那种痛苦难以承受,对吗?”

    “对。”梁诺琪没有思考,她又想起了那天在街头无意间碰到的那一幕,生孩子真是个鲜血淋漓的场景,简直太恐怖了,她说,“我上网查过,分娩时那种痛就相当于同时折断一个人的十根肋骨,太难接受了。”其实她就是因为那两次的亲眼目睹留下了心理阴影。

    “所以我觉得你是因为有心理障碍,我说这话你认同吗?”南宫莫放慢了车速,就像朋友一样轻声地询问。

    “嗯。其实我自己也这样觉得,上次在医院里看到那个女人进产房时恐怖的状况,我之后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诺琪,我发誓这件事情不会强迫你。”南宫莫若有所思,他慎重地承诺,“但是如果缘份到了,避、孕的某个环节出了问题,万一有一天你怀孕了,我们就试一次,好不好?我们以最好的心态迎接这个孩子的到来。”

    “不可能啊!我们有避、孕的!”梁诺琪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怀孕。

    “诺琪,凡事不要说得这么绝对。”南宫莫声音轻柔,特别理性地对她说,“你既然上网查过,那你也一定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避、孕措施是可以做到百分百避、孕的,就包括上环或者是结扎,那也有失误的时候,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

    梁诺琪的秀眉一点点皱紧了……她的内心有点慌乱。

    对,她之前在网上有查到过这样的例子,当时还纳闷了很久,网上说有人做了结扎,连输卵管都切断了,但偏偏就是怀孕了。

    女孩的沉默传递给南宫莫这样一个信息:她一定在网上查到了一些避、孕失败的相关例子。

    于是南宫莫趁机对她说道,“所以诺琪,缘份是个很神奇的东西,有时候这个孩子一定要来,谁也阻挡不了。”就搞得跟这个孩子已经来了一样。

    南宫莫特别好脾气地说,“我愿意避、孕,我也愿意为了你每次都戴那些玩意儿,但是万一也出现了避、孕失败的现象,我们一定要高高兴兴地迎接这个孩子好不好?”他在跟她打商量。

    男人的这些话把女孩心里说得七上八下的,就现在仿佛避、孕真的失败了一样!把她吓得半死!

    诺琪没有回答好,也没有回答不好,她的思绪彻底乱了,心里烦闷极了!这么倒霉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南宫莫开车把她送回了海景别墅。

    诺琪觉得浑身都乏,就像是加班了好几天的那种累,明明在飞机上也睡好了,可她还是看到床就想睡。

    南宫莫将她送回了卧室,看着她上了床,还细心地替她盖好了被子,并嘱咐道,“我会派人在门外守着,有什么事情就按床头这个铃,有什么事情也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梁诺琪躺在宽大柔软的床上,有一种半秒进入睡眠状态的冲动。

    南宫莫对她说,“我中午会回来,到时候一起吃饭。”

    “好,路上小心,开车注意安全。”其实她还是很关心他的,她爱他,她也想为他生个孩子,可是她怕痛。

    在离开卧室之前,男人俯身吻了吻她额头,“我先走了,你安心睡吧。”

    “嗯。”女孩疲倦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听到了离开的脚步声以及关门声,她闭上了眼睛。

    诺琪从早餐的时候胃里就特别不舒服,她只吃了一小块面包,然后喝了半杯牛奶。

    但是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这种症状是跟怀孕有关系,她觉得是短暂的水土不服与舟车劳顿造成的,只不过南宫莫在车里跟她讲任何的避、孕措施都有可能出漏洞的时候,她这心里就慌了……

    怎么办呀?这种事情会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她渐渐进入了睡眠状态,是因为真的很累很乏。

    同样的清晨,其实这会儿还不算太晚。

    叶菲菲打车来到了秦承禹的别墅外,的士停在离别墅大门不远处的梧桐树下,她坐在车后坐,没有着急下车,而是拿出手机给秦承禹拨去了电话。

    没一会儿便接通了,“菲菲,早上好。”男人低磁的声音从那端传来。

    “早上好。”与此同时,坐在车后座的叶菲菲看到他的玛莎拉蒂正从院子里往外开。

    “有事么?”秦承禹问她,“我给你发的微信看到了吗?”

    “看到了,你在哪呢?”她明明已经看到了他的车,微信里他说他今天早上不去接她。

    “我在谈工作,今天可能有点忙,就不去接你了。”秦承禹声音温和,关心道,“记得吃早餐,路上开车慢点,中午可能也没时间去找你,下午一起吃晚餐吧。”

    叶菲菲的手指一点点捏紧,她看到他的车子开出了别墅大门,朝着路的尽头开去。

    很明显秦承禹并没有发现这辆停在离门口不远处的的士,更没有发现坐在车后座的她。

    “你现在在谈工作吗?你在哪?”叶菲菲盯着那离去的车影补问了一句。

    他却这样回答她,“我在一家会所,现在在谈工作,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再联系吧,下午见。”

    他骗了她。

    “好。”叶菲菲很冷静,她没有吵也没有闹,只是不可置信地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豪车,然后摁断了通话。

    握着手机她的脑袋有点懵,从来没有想过他会骗她。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一定会相信他的话。

    “师傅,麻烦跟上那辆车。”叶菲菲咬了咬唇。

    “好。”

    的士重新发动,朝着路的尽头开去,叶菲菲没有去猜想自己接下来会看到什么,也没有去猜想他为什么要撒谎。

    轻抚着手上的戒指,她这心里头沉甸甸的,他骗了她。

    秦承禹比自己大这么多,而且还深不可测,在这场游戏里,她该不会又输得遍体鳞伤吧?叶菲菲第一次感到了不安,再加上秦果果的事情,她甚至变得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