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668章 恍然大悟,原来……
    第1668章 恍然大悟,原来……

    叶艳看着女儿进入了电梯,甚至看到了电梯上递减的数字,她还没有关门,愣愣地望着那个方向,深吸一口气,然后单手握拳,牙齿一咬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菲菲离开李新亮那家伙后真的变了!变得如此优秀!叶艳替她感到骄傲!

    看来她叶艳的女儿运气不比时颖那丫头差!

    后退一步砰地关上房门,她躺在沙发里敷面膜,心情美美哒!

    一楼,叶菲菲从入户电梯出来后,坐在玛莎拉蒂驾驶室的秦承禹一眼就看到了她,女孩儿衣着时尚不张扬,色彩百搭不艳丽,而且这条裙子稍微保守一些,不露胳膊不露腿更不露胸,朴素大方的黑白格子裙给人一种恬静的感觉。

    叶菲菲朝他的车子走来,自行打开副驾驶的门,闪身坐入车里,“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吧?”她边系安全带边问。

    “没有没有,我刚到。”秦承禹不禁转眸多看了她几眼,“很不错。”

    “什么很不错?”系好安全带,女孩转眸看了看他。

    “裙子很不错,看着很舒服,养眼。”他没有着急发动车子,静静地锁着她的面孔。

    女孩儿脸上忍不住染着笑容,略有点得意地说,“怎么样?我眼光还不错吧?”

    他赞赏地点头,“非常好。”

    “这裙子是我精心挑选的,我觉得很合适今天这种场合。”叶菲菲随手撩了下耳边长发,“我觉得你爸爸妈妈一定会喜欢,至少不会讨厌吧?”问最后一句的时候,她又转眸微笑着看了看他。

    秦承禹唇角挂着一丝浅笑,收回目光发动了车子。

    车子在开出金凤小区后开始加速……

    两旁的风景惬意迷人,叶菲菲转眸问他,“你爸爸妈妈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啊?”关于这一点他从来没有透露过。

    关于他父母的事情,她更是一点也不知情,完全不了解。

    秦承禹边开车边回答,“喜欢我喜欢的。”

    “怎么可能?总有一个类型吧?难道你们没有聊过?”女孩不相信他的话。

    他却说,“就是你这种类型。”

    “……”她无言以对。

    车子往前开了一会儿,短暂的沉默后,叶菲菲又问,“我们不去挑见面礼吗?”好几个大型商场都路过了。

    他淡笑,“不需要,我已经买好了。”

    “买了什么啊?都不跟我商量吗?”一边询问着,叶菲菲边往后座望了一眼,放着一个果篮和一束鲜花,还有一瓶洒,然后就没了。

    她收回目光看向他,“就这些吗?”

    “这些就够了。”

    “……”叶菲菲微怔,不可思议地看了看他。

    能感受到女孩的视线,他声音轻柔,“真的够了。”

    可叶菲菲总觉得不太合适,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她必须走心,不能为以后的婆媳关系埋下隐患。

    于是她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想给你妈妈买衣服,她平时穿衣服是什么风格?大概尺码你知道吗?”

    秦承禹眸子里闪过一抹黯然,他不易察觉地轻叹一口气,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过去牵起了她的手,“菲菲,真的不需要,这些就够了。”

    “可这是第一次见面,礼物不能少。”叶菲菲着急,还是挺知情达礼的,“礼节得做到位,我是晚辈啊,你觉得没关系,因为你是她儿子,你们关系好,可我不一样,我是一个陌生人,不然以后的婆媳关系一定会埋下隐患的。”

    秦承禹听出了一个令他感动的细节,以后的婆媳关系……这几个字足以证明她对这段感情的认真,在她的潜意识里,总有一天她会嫁给他,是这意思吗?

    这说明她有考虑过他们的未来。

    秦承禹只觉心里暖暖的,他笑了笑,转眸看着女孩略带紧张的模样,他说,“真的没有关系,菲菲,相信我。”

    “怎么会没有关系呢?”女孩着急地皱眉,就是不解!第一次见面要她空着手去吗?

    秦承禹没再说什么,他一边开着车,一边牵着她的手与之十指紧扣……

    能感觉到他掌心传来的力量与温度,叶菲菲心里挺不是滋味的,真的不合适啊!

    大约十分钟后,就在叶菲菲心烦意乱走神的时候,这辆限辆版玛莎拉蒂开往了进入墓园的必经小道。

    当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四周虫鸣鸟叫,郁郁葱葱,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叶菲菲转眸望向窗外,一眼就看到了那些排列整齐的墓碑,她胸口不由得一缩!脸色微白!

    愣了几秒后转眸看向驾驶室里的男子。

    秦承禹从容解开安全带,他说,“菲菲,我们到了。”然后他开门下车,目光一直没有与她对视。

    叶菲菲还愣愣地坐在副驾驶里,她眸子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几秒后她意识到了些什么,难道他的父母……她再次看向那些墓碑,一种悲凉之感油然而生。

    秦承禹下了车,他从车后座拿出了鲜花水果与红酒。

    叶菲菲难以描述自己此时的心情,真是五味杂陈,她也解开了安全带,开门下了车。

    四周郁郁葱葱的,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这是嘉城最大的墓园,地理位置好,干净整洁。

    美丽的夕阳照耀着这片土地,金灿灿的夕阳失去了往日的美丽,只剩下一片凄凉。

    那金灿灿的光斜斜地照耀在冰凉的石碑上,聆听凄凉的风伴随着远处的琴声飘入耳里,最容易触景伤情。

    “承禹……”叶菲菲抬眸去看他,两人隔着一辆车的距离。

    视线汇聚在一起,男人声音温和,“走吧。”然后他往前方的青石小道迈开步伐,算是领路了。

    女孩回神随他迈开了步伐。

    她心情沉甸甸的,面色凝重,他父母都已经……过世了吗?

    家里到底遭遇了什么?他近四十岁,那他的父母应该不到七十岁吧?只有六十多岁就过世了吗?在这个国泰民安的社会还是有点难接受,而且人口的老龄化越来越严重了。

    跟在他身后,踩着他斜斜的影子,叶菲菲觉得胸口有一种缓慢涌上的窒息感。

    秦承禹在一个双人墓前停下脚步,他弯身将手中鲜花与果篮放到冰凉的墓碑前,手里拎着一瓶酒,朝着墓碑三鞠躬。

    叶菲菲也在他身边站定步伐,也朝着墓碑三鞠躬,她的每一个动作与细节都透着严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