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624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
    因为莫总在,也因为盛总说他去去就来,所以大家都没有散去,刚才的话题并没有聊完,有人不敢高攀天骄国际,想和海贝合作,于是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聊,南宫莫委婉

    地拒绝了他们。

    而刚才盛誉也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耐心地听着大家提一些合作想法。

    于是大家现在心想,海贝集团都在拒绝,那天骄国际更加不可能跟他们合作了,都有点丧气。

    其实也是,这么多企业都想跟天骄国际谈合作,他一定会慎重挑选合作对象,还是递文件比较好,这样口头说一说人家不一定记得住。

    夜幕下,身材高大颀长的盛誉快速朝宴会厅里走去!

    这儿人多,他担心小颖会出差池,他在乎她,恨不得将她与自己时时刻刻粘在一起。

    在盛誉即将踏进宴会厅大门的时候,梅尔根正好出来,一个走在左,另一个走在右,盛誉没有看到他,梅尔根突然横着走,像门板一样挡上来!

    将盛誉步伐挡得一滞,他抬眸,俊颜沉了沉!

    “盛总好。”对方用中文跟他打招呼,满脸带笑特别谦卑,还行了个90度的大礼。

    盛誉看了他两秒,“你好。”然后越过他往宴会厅里走去。

    梅先生心急,赶紧转身跟上前,“盛总,我们以前打过照面的,我叫梅尔根。”他中文很好。

    “我知道。”盛誉双手插在裤兜,他转眸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停下脚步,今天还跟他老婆打过照面呢。

    宴会厅很大,从门口走到卫生间的位置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盛总,昨天会议结束后我交给您一份文件,您有抽时间看看吗?”梅尔根马仔一样跟在他身边,满脸赔笑地小声探问。

    “没看。”盛誉也不是说假话的人,他诚实地回答。

    梅尔根心里划过一抹黯然,从昨天会议结束到现在,一天多过去了,他是不打算看了吗?

    如果真的有心,看一看最多需要两分钟。

    盛誉目光所及之处没有看到小颖,洗手间在靠里头的位置。

    宴会厅很大,处处有保镖,而且这里面宾客并不多,几十人的样子,那些排队进入的名媛应该上了二楼,因为舞会在二楼进行。

    洗手间里,梁诺琪和时颖一起出来,她们在复古的洗手台前洗手的时候,很不凑巧遇到了梅太太。

    时颖本来没有看到她的,她目光时不时落在诺琪身上,微笑道,“诺琪,听说你以前学过国舞?”

    “学过几年而已,并不专业。”

    “其实看你身材就是练过舞的,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气质。”

    “真的么?”梁诺琪觉得很诧异,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

    “当然是真的啦!腰杆可直了!”

    似曾听过的声音和这条耀眼的小黑裙吸引了一旁梅太太的注意,当她看清时颖的样子时,她眸色深深一冷!

    时颖和梁诺琪洗了手,风干。

    就在时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梅太太伸手捏住她裙摆!

    巨大的力道将时颖拽停了步伐,不解地转眸看向她,时颖拧了眉,再垂眸看了看她的手,“松开!”她用法语坚定地说,“在这儿撕破脸皮对你没好处。”

    梁诺琪心生疑惑,怎么?有过节?不过这女人是谁啊?

    梅太太冷哼一声,看到时颖穿上小黑裙如此美,她心生嫉妒!

    再说了,这条小黑裙是她也看上了的!

    所以她不但没有松手,反而暗暗用力,用长长的指甲用力一扯!

    嘶——!

    时颖身上的小黑裙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真是猝不及防!

    “撕破脸皮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撕破裙子对你肯定不好吧?”梅太太嚣张地调侃,然后目光中透出一抹决狠,“还没有人敢跟我抢东西!”

    梁诺琪吓了一大跳!居然把裙子撕破了??

    她怒气上来,将时颖往后一拉,自己冲上去用力甩了她一个巴掌!

    “没人敢跟你抢东西,那有人打过你耳光吗?”梁诺琪挑了挑下巴。

    时颖被她惊到了!想不到这么血性!时颖唇角轻扬。

    然后垂眸看了看自己的裙子,她在想要怎么补救?

    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她可不能给盛誉丢了面子。

    她是一名专业的设计师,淡定从容是最基本的特质,小脑袋迅速运转着。

    梅太太被梁诺琪一巴掌打侧了脸!

    她只觉头昏眼花,捂着火辣辣的脸部好半响没有恍过神!不可置信地瞪着打人的女人!

    梁诺琪不甘示弱地回瞪着她!宴会厅里,梅先生碎步跟在盛誉身旁,生怕把他给得罪了,又想拉近距离,所以抽空迅速跟他讲着昨天递交的文件上的内容,因为他自己有一种预感,那份文件盛总一定

    不会再去看了。

    梅尔根认真地说着,盛誉随意地听着。

    洗手间门口,梅太太气不过,捂着脸颊的她胸口剧烈起伏着!她生气地飙着法语怒骂,亮明了自己的尊贵身份,并扬言要找人打她们!今晚别想活着走出这个宴会厅!

    “你去找人啊,赶紧去找,我们不走,就在这儿等着!”梁诺琪毫不玩笑地说。

    时颖没有理会她们,她淡定自若地将被划开的裙纱系了个蝴蝶结,三两下就搞定了,居然还这么好看!

    她不想引起轰动,挽着诺琪的臂弯,“我们走吧,别跟她一般见识。”

    然后诺琪随她迈开步伐。

    身后传来梅太太气急败坏的破骂!

    两人刚走出洗手间,便看到了迎面而来的盛誉和一个异国中年男人。

    这时梅太太也出来了,“我不会让你们活着出这个门的!我说话算数!”

    熟悉的声音气坏了的语气,落在梅尔根的耳朵里,他抬眸看到了妻子。

    盛誉也看到了小颖和诺琪,以及那个挑礼服时打过照面的女人,她刚才那话跟谁说的?这儿可没有别人了。

    梅太太看到自己的老公就如同看到了救星!

    可当她看到盛誉时,她稍稍吃惊了一下,随即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这个男人一定有求于自己的丈夫!不然也不会挨着他来到洗手间了!

    想到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在家脚不沾地的自己居然挨了一个女人的耳光,她觉得委屈极了!

    “老公!”梅太太捂着脸朝梅先生走去,然后回眸瞪了时颖一眼,伸手指向梁诺琪,“这个女人居然打了我一巴掌!!”“那是因为你欠打!”梁诺琪瞟了她一眼,有盛誉在,怕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