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604章 无意间的发现
    客厅里的双清看到楼梯上一幕,她微微一怔,“哟,你们这是要去哪呀?”两个行李箱呢,小俩口和好如初要去旅游吗?双清又突然感到欣喜。

    盛誉和时颖下了楼。

    “早上好,妈妈。”时颖嘴巴很甜。

    盛誉对她说道,“妈,我下午要带小颖去威尼斯参加一个国际大型会议,为期八天,家里就交给您多多费心了。”然后他伸手抱了抱母亲。

    去威尼斯?这么远?双清没有多说什么。

    “这样啊,那你们放心地走,不用牵挂家里。”双清也抱了抱他,交待道,“和司溟把工作交接清楚就行了,你们先去吃早餐吧?”

    然后大家一同进了餐厅,气氛特别愉快。

    时颖都想好了这次出远门要给婆婆带礼物回来。

    餐厅偌大明亮,早点精致丰盛。

    其实现在时间还挺早的,六点钟左右,司溟还在床上没醒来呢,他的手机响起,扰了他的美梦。拿过手机接通,那端的人压抑着心中怨气,客套地问道,“司特助,为什么突然把会议地址改为威尼斯了?不是说好在嘉城开会吗?我们都已经订好机票了!”电话是从美

    国打来的,这个人是因为会议期间正好要在嘉城办点别的事,所以才特别介意改地址。

    司溟睡意全无,他抹了把脸,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啊,这是咱们盛总的安排,我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力,要么您问问他吧?”真是草泥妈!居然一个电话扰了他的好梦!

    “……”对方咽了咽口水,再借他七八个胆,他也未必敢打电话给盛总。

    司溟想了想,又说道,“我也只是帮着通知一声,您改签吧,一切费用损失咱们天骄国际这边可以承担。”谁让他是特助呢?有些信息还是得传达到位。

    这是盛总的意思,对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于是挂了手机。

    司溟再也没了睡意,他准备起床。其实如果在嘉城举行这场国际大型会议的话,他司溟就会比较忙,而且是忙得不可开交,很多事情虽然不需要他亲自去做,但需要他去检查与督促,因为天骄国际是会议

    的主导方。

    而把会议地址改为威尼斯的话,威尼斯那边自然有人接应。

    司溟只需要像往常一样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就好。早餐过后,因为时间还早,所以时颖和盛誉又上了楼,他们抱着以晴亦朗特别珍惜这短暂相处的时间,盛誉有讲故事给他们听,也弹了吉他,孩子们脸上笑意灿烂,大家

    相处得特别愉快。

    “你的记忆真的全部恢复了吗?我是指全部。”时颖第一次问他这个问题。

    盛誉伸手轻勾她鼻尖,“记得你就行了。”

    “你还有局部失忆?”她紧张地皱了眉。

    他却笑了,“傻瓜,逗你的,我已经完全恢复了。”

    秦承禹的别墅里,厨师也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有佣人在给餐桌上的玻璃瓶插上鲜花。秦承禹在楼下客厅里静静地等待着,因为叶菲菲在,所以他的心情很不错,儒雅的唇角总是时不时地挂着一丝笑意,美好的人生不过如此,家里有个女人,不过什么时候

    变成女主人就更美完了。

    楼上主卧室里。

    叶菲菲醒来了,她躺在床上环视着四周的布置,这是他的房间,她一点点醒过神,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她不禁松了口气,看来他真的挺绅士的,对他的好感不知不觉又多了几分。缓缓环视四周,房间很大,布置优雅高档,叶菲菲甚至可以想象到他在这里活动的样子,掀开薄被坐起来,她无意间转眸,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打开的长方形盒子,盒

    子里躺着一条熠熠生辉的女款项链。

    心里微微一咯噔,秀眉微蹙,这是女人的东西?

    盯着那项链几秒,她脑袋有点空白。

    坐在床沿叶菲菲一瞬不瞬地望着那项链愣愣出神……

    然后她转眸看向房门方向,门是反锁的,他不可能进来过。

    那这条项链是怎么回事?

    说明昨晚就放在这儿的,只是她当时没有注意而已。

    叶菲菲站起身,她回神将床上被子折叠好,忍不住又在房间里留意了一下,女人的好奇心总是很重。

    房间面积很大,设计偏北欧风格,干净整洁。粗略地看上去并不能发现是否有女人用品,她来到了落地窗前,旁边靠墙放着一张小书桌,那抽屉不能上锁,她犹豫着咬了咬唇,怔怔地盯着那抽屉,最终还是伸手拉开

    了一个。

    里面放了两本幼儿图画本,再无其它东西,右上角标注着一到三年级的字样。

    小孩子用的东西?虽然知道私自翻看别人的东西很不礼貌,但叶菲菲还是没忍住,因为她不想受欺骗,所以双手轻轻托起那本图画本拿出来,将它轻放在桌面,她小心翼翼地翻开了第一页

    ,上面用稚嫩的字体写了一行字——送给爸爸的礼物。

    叶菲菲内心是震惊的,看来这本画册都是这个孩子画给爸爸的。

    当她翻开第一页,她看到水彩笔画满了绿草地,草地上坐着一个小女孩,她穿着花裙子看上去有些落寞,还画了蓝天白云,旁边写了一行字:想念爸爸了。

    署名是果果,然后还写了日期。

    刚画不久,三个月以前……

    叶菲菲盯着那一行字,莫名口干舌燥起来,那秀眉微微皱起,又接着翻看第二页……

    每一张画的内容都是关于爸爸,而署名都是果果。

    这是一本水彩画,画功稚嫩但情真意切,写满了对爸爸的爱与思念,令叶菲菲很受触动,但同时也有点心乱。

    画中的爸爸是谁?是秦承禹吗?这可是他的主卧室。

    叶菲菲尽量逼着自己要冷静,她将画册放回抽屉里,思维已经全乱了。

    关上抽屉,她又忍不住打开了另一个抽屉,里面放着一些小女孩的饰品,有手链和头饰以及发箍发绳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些闪闪发光的小发卡。

    后来叶菲菲发现这个小书桌就是小女孩的私人领地,桌子上面有课程表,还有闹钟……还用便利贴贴了三个字——秦果果。这是怎么回事?这孩子姓秦!叶菲菲难以描绘自己此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