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596章 正视自己的内心
    “在22楼,你快过来吧!出了很多血,可能要死了!割破了主动脉!”

    时颖一阵耳鸣如五雷轰顶!不等他把话说完,她一个箭步冲出办公室!在经过自己桌旁的时候不小心绊倒了资料架,根本来不及去管,她冲出去冲向电梯!

    资料架掉地的声音很大,引起了办公室里很多人的注意,但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望着那背影只是跟着紧张了一把。

    时颖心急如焚地印下指纹,梯门打开,他迅速冲进去,猛按22楼,一颗心简直是拎着走的!

    在公司里怎么会出这么大的事?顾之又不在……她的心都凉了半截,希望不要有生命危险才好,打120了吗?她双手合十祈祷着,电梯迅速上升。

    这种知道出事了,却不知道具体情况的感觉令她十分不安!

    电梯在22楼停了,梯门还只开了一条缝,时颖以最快的速度侧身冲出去!当电梯完全打开的时候,她已经跑在走廊里了!

    朝盛誉的办公室跑去!

    时颖看到走廊里靠墙站了不少人,应该有好几十人,她只觉脑袋有点晕!心里的不安在不断加剧。

    大家将目光落在时颖身上,都是一脸凝重,仿佛天塌了。

    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时颖觉得特别不真实,她拼命地跑着,没有人像往常一样跟她打招呼,仿佛盛誉死了,所有人都沉浸在悲伤里。

    时颖心脏沉了沉,觉得十分不妙!

    办公室大门和往常不同,它是开着的,时颖一眼就看到了司溟,以及里头四个西装革履面色严肃的男人,他们是盛誉的得力助手,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在这儿。

    再环视一圈,依然没有见到盛誉的身影!

    “盛太太好。”这四人开始打招呼。

    不安的感觉将时颖包裹着,她只觉一阵耳鸣,“……”在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里又环视了一圈,依然没有见到盛誉的身影。

    她将目光锁定司溟,并一步一步朝他靠近。

    办公室里格外寂静,空气仿佛凝固了。

    时颖站定在司溟面前,拧眉问道,“盛誉人呢?”去医院了吗?刚才不还说在这儿的吗?她也没有在路上耽误多少时间啊!

    司溟垂了垂眸,面色凝重眉心紧蹙,“他在那里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时颖心急如焚,声音颤抖地问,“有医生在里面吗?他为什么会在里面?他怎么了?”她喃喃问着,然后发疯般朝那扇镶嵌在墙壁里的隐形门冲去

    !

    “盛誉!盛誉!!还有谁在里面!!开门!!”她用力拍打着房门,大喊着,“盛誉!你还好吗?!”

    可是没有任何人回应她,而那扇门也始终没有打开。“盛誉!你在里面吗?你回应我一声啊!我是小颖!!盛誉!你有没有力气开门?求你把门打开好不好?让我看看你!盛誉!!”她更大力地拍打着房门,眼里汇聚着焦急的泪水,理智在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中逐渐崩溃了,“盛誉!我数一二三!你给我把门打开!否则我再也不理你了!!”她眼里汇聚着泪水,一颗心都要撕裂开,她再也承

    受不了任何打击了。

    泪水滚落,时颖冲着紧闭的大门声嘶气吼,“一!二!三!”

    面前的隐形复合门仿佛芝麻开门般缓缓地应声而开……

    她紧张而心急,明亮的眸子里蓄满了泪水,脸上挂着一道道泪痕。

    门只开了一条缝隙的时候,她大力推开门冲进去!可刚冲出几步便硬生生地停下了脚步!

    因为装饰浪漫的房间尽头,盛誉穿着黑色衬衣手捧大束玫瑰花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正一瞬不瞬地看着门口情绪复杂的女孩。

    时颖冷冷地盯着他,眉心一点点拧紧,眼眸里透出一抹仇恨!

    敢情他拉这么多人来看她的笑话?!

    真是气死她了!

    盛誉朝她迈开步伐。时颖咬咬牙,伸手胡乱地抹去脸颊上泪痕,双手紧握成拳!狠狠瞪他一眼,转身就要离开,可她身后原本已经打开的隐形门却不知什么时候关闭了!她气不过,上前几步

    伸手去拍打,可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旁边也没有任何按钮。

    “盛誉!你开门!你这个混蛋!!”她愤然转身吼道,却差点撞入他怀里!

    时颖本能后退几步,背倚着隐形门,眸色淡漠地盯着他!

    “小颖。”盛誉伸手牵起她的手,看着她生气不已的样子,他轻声问她,“难道你真希望你走进这扇门看到鲜血淋漓走在生死边缘的我?”

    这句话触动了她的内心,她当然不希望!

    可他怎么可以骗她??

    下一秒,空阔的天花板上飘落着无数粉色花瓣,偌大的房间里顿时清香扑鼻,时颖错愕地望着这一幕,数以万计的花瓣飘落下来,盛誉看向她的眸子里满是宠溺的光芒。

    四周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她转眸,发现身后的门打开了,而外边的办公室里也站了不少人,走廊里的人进来了,大家脸上挂着祝福的笑意,都看着他俩。

    这是搞什么鬼?!

    然后有个女职员拿着一个盒子递过来,“盛总好,盛太太好。”她将盒子打开托在掌心。

    盛誉从里面取出那条熠熠生辉的女款项链,将玫瑰花塞她手里,在热烈的掌声中,替她小心翼翼地戴项链。

    “你搞什么呀?”她小声质问,并不开心。

    他面色温和,“让你认清楚我在你心里的位置。”

    “你什么意思?”她怔了怔。

    盛誉略有些高兴地说,“其实你是在乎我的,我看到你哭了。”

    时颖背脊微僵,盛誉故意放慢了为她戴项链的动作,他的气息喷洒在她脸庞,令她十分不安。

    刚才的对话声很小很小,小到旁边拿着盒子的女人都没有听见,只看到了两人唇瓣动了动,但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戴好项链后,盛誉抱住了她,“小颖,谢谢你对我的在乎。”“……”时颖被他抱得太紧,连呼吸都不顺畅了,看着偌大的空间被她整得粉嫩粉嫩,这么多仍在飘落的花瓣,这么多见证这一刻的人,在热烈的掌声中,她握在他腰上的手

    用了用力,将他掐疼了,“你怎么这么幼稚!知不知道我会很生气?”“我愿意为你幼稚,别生我的气。”盛誉很满足地勾起唇角,“时小颖,你现在不得不承认你其实是在乎我的吧?你刚才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