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593章 对男人最重的惩罚
    “去。”盛誉很高兴,没想到她居然同意了!于是他拿起手机便给穆亦君打电话,穆亦君也很高兴,他说自己已经下班了,刚到家,正好可以准备迎接。简单地聊了聊后,通话结

    束了。

    “盛总再见,小颖再见。”

    “再见。”

    有同事陆续离开。

    ……

    大概七点钟的时候,盛誉和时颖成了设计部办公室里最后离开的两个人。

    走入电梯的时候,他本能地搂了搂她肩膀,她没有拒绝。

    走出电梯的时候,他牵起她的手,与之十指轻扣。

    在公司里,为了顾及盛誉的面子,时颖并没有挣脱,其实心里也不是那么生气了。

    盛誉开车带她去了穆亦君家里,穆亦君家的厨师也是顶级名厨,所以做出来的菜品同样很丰盛。晚餐过后,大家聊着天,一起参观了他的健身房,虽然是单身狗一枚,但是住宅真的很大,然后随意地谈了个项目,三两下就达成了协议,因为关系好,所以连合约都不

    打算签的。

    大约晚上十点的时候,盛誉带着时颖回到了领御。

    从穆亦君那里出来以后,他开车沿着海边带她兜了一圈,虽然没有聊什么,但是听听歌气氛还是挺不错的。

    这个点孩子们已经入睡了,盛誉和时颖去婴儿室看了看他们,并没有打扰。

    洗完澡后,他们又在主卧室里相遇了。

    落地窗前,盛誉从身后抱住了她,“小颖,小颖……”他将下巴深埋在她肩膀,紧紧地抱住了她,仿佛有千言万语想对她说,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夜,幽深,静谧。

    这个拥抱触动了时颖的心,柔柔的,暖暖的,在他的胸膛前,时颖身子仿佛僵住了,只感觉身体里的温度正一点点上升。“我这么爱你,怎么办呢?真恨不得时时刻刻抱着你。”盛誉低磁性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带着浓浓的深情,“我感觉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一分一秒看不到你我都会感到

    窒息,怎么办?小颖……”

    时颖胸口微缩,望着窗外院子里朦胧的夜色,眨了眨明亮的眸子,坚硬的心开始变得格外柔软。

    然后他的吻轻轻落在她发梢、脸颊……

    时颖感觉身体里仿佛被通了一股电流,轻轻地坚定地扯开了他环在自己小腹前的手,“不许碰我,否则我就睡次卧去。”她转身抬眸高冷地瞅着他。

    视线汇聚在一起,两人隔着咫尺距离。盛誉眼睛深邃沉幽,看向她的目光中带着审视,伸手轻轻地捏了捏她下巴,他问道,“你知不知道能抱着你,能看着你,却不能睡你……这才是对一个男人最重的惩罚?”他

    声音轻轻的,语调有些暗沉,这些话压在心里很久了。

    “……”这些话听得时颖脸颊都红了!

    她抿抿唇,随手挡开他的手,“我当然知道啊,我也是成年人好不好?正因为知道所以我才这样做的。”她淡淡的语气里带着抹倔强。

    盛誉脸色微变,怔了怔,“……”

    时颖没有躲闭他的视线,勇敢地抬眸迎视着他!

    仿佛有两股力量在暗中较量。

    过了一会儿,她说道,“盛誉,你可是莫名其妙跟我离婚,并不是简单地惹我生气,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男人心中郁结,“我给你写了八千字的检讨与保证,都喂狗了?”“你才是狗!”时颖眼瞳骤然睁大,真是气得不轻,“当时我走的时候有没有说过?谁先找谁谁就是狗!”这个字眼突然激起了她的这段记忆,然后眼眸里染起一抹亮光,“盛

    总不会这么健忘吧?”

    “我……”盛誉无语地扯了扯唇角,面上各种情绪浮动着。

    时颖唇角轻扬,有点小得意,“你是小狗!”

    “汪汪汪!”盛誉挑眉学狗叫了三声。

    可面前的女孩儿并没有笑,精致的脸庞沉淀着倔强,一点也不觉得可笑!反而冲他翻了个白眼。

    盛誉双手插腰,无奈地叹了口气,眸子里闪过一抹黯然,“小颖,有些东西可以忍,有些东西不能忍,如果把身体忍坏了怎么办?”

    可她根本不搭理他,直接越过他朝不远处的大床走去。

    她在床前站定,背对着他,问道,“不打扰我,你能做到吗?”

    盛誉眸子里闪过一抹黯然,他别无选择,“能!”他可不希望她睡客房,否则抱都不能抱,现在不能碰,但好歹能抱着。

    然后她没有说什么,掀开被子上了床,还有四天……再冷他四天。

    盛誉实在受不了,他转身又进了浴室……

    在冷水里泡了足足两个小时,直到身体里那股火完全散去,他才裹上浴袍回到了主卧。

    盛誉看到昏暗灯光里熟睡的女人,恬静安详,美丽得不可方物……就这样安静地凝视着她。

    他不敢上床,更不敢朝床靠近,感觉身体里又有一股火苗开始蔓延,所以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睡沙发。

    半夜的时候,时颖发现盛誉没有上床。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借着小夜灯微暗的光,看到了沙发里的影子……

    她怔了怔,睡意一点点散去,心里五味杂陈。

    但她没有去打扰他,他好像睡着了,而且身上有盖薄毯。

    其实时颖看着他的时候,他还没有睡。

    盛誉虽然闭着眼睛,手臂枕在脑袋后,但思绪特别清晰。

    他在想,到底要怎样才能解决如今这种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的难题呢?要怎样才能让她彻底消气?

    睡不到她,真的不甘心啊!明明都在同一个房间了。

    想着想着,他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好办法,眸色一睁,随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并且决定明天就执行!

    脑海里开始构图,越想越激动,越想越觉得可行,盛誉在期待着天亮!

    第二天,时颖醒来的时候依然没有见到盛誉,偌大的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怔怔地望着窗前沙发,上面空荡荡的。

    过了一会儿才起床,洗漱完毕后换好了衣裳,她下了楼,清清爽爽地出现在厨房门口。

    又看到了他在里面忙碌的身影,那背影高大颀长,煎蛋的动作熟练轻巧,每一个动作都是淡定从容的。她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来到餐厅里坐下,静静地等待着,并没有打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