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558章 偷听到了一个秘密
    但愿吧,他也愿意祈祷,希望事情有转机。

    “君浩,给我一点点时间,我或许可以帮到你们。”阳童童凝视着他。

    沈君浩微诧,“你?”他觉得不可置信,这不是一个小忙,更不是一个人人都能帮到的忙。

    “让我试试啊,你可不要小瞧了我!我会用行动告诉你,我其实很有力量的!”她语气里透着一股坚定。

    ……

    急救室门口,李新亮也来了,他表情看上去很奇怪的,应该是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但看不到那种明显的紧张与焦虑,或许对于未来他是感到茫然的。

    心急如焚的张铃儿时不时地转眸去看他,越看越觉得那感觉不对劲,她终于问道,“新亮,你妈妈怎么没有过来啊?”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家婆不应该也出现吗?

    李新亮迎上岳母的视线,“我妈她今天有事儿要处理,暂时来不了。”随便扯了个理由掩饰着,其实奕霞进急救室这件事情他压根就没有告诉过她。

    有事儿要处理?张铃儿心生不悦,“什么事情比儿媳妇进急救室更重要呢?按常理来讲,她应该抛下所有事情赶来这儿吧?”可想而知女儿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张铃儿的心凉了半截,自从

    来嘉城起,她就没有见过这个亲家母。

    “……”李新亮没有辩解,他面色凝重。

    张铃儿也没再说什么,不悦地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觉得这婆婆太不上心了。

    沈信时也在急救室外,但他明显走了神。

    他盯着某处目光呆滞,心情特别沉重,这辈子以来前所未有的六神无主包裹着他,如果沈氏真的破产了,那沈家的辉煌就真如昙花一现,一切都玩完了……

    秦承禹是有备而来的,以他的个性,他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这次他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沈信时清楚自己可能要面临牢狱之灾,对方就是要打他个措手不及。

    助理刚才打电话来了,目前公司所有账户已经冻结,明天给员工的工资已经发不出了,必定人心惶惶。

    而且相关部门已经插手,明天会有警察局的人和助理一起去接机。沈信时清楚地知道自己回美国就会面临被捕,但他又没有办法逃离,他只能面对,也只有面对了,配合他们接受调查了,才有可能等到事情的真相,才有可能拿到一个公

    平公正的结果,才能化解沈氏的危机。

    “信时……”张铃儿盯了他很久,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中年男人闻声转眸,他迎上妻子疑惑的目光,还有些没恍过神来。

    “你怎么了?”张铃儿觉得他有心事,而且是与女儿无关的心事。

    “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说。”沈信时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看妻子后朝不远处那个阳台走去。

    张铃儿疑惑,眉头微皱,还是随他迈开了步伐。

    沈信时走着走着他突然看到了一丝希望,在下决定呆会儿要跟她开口提一提。

    一个相对隐蔽的小阳台上,沈信时站定步伐转身看向妻子,声音低沉,“铃儿,有件事情我想我得告诉你。”

    看着老公表情严肃的样子,张铃儿心里微微一咯噔,“你说。”

    然后沈信时把沈氏出事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给了妻子听。

    听得张铃儿瞳孔瞬间缩紧,“承禹想搞垮沈氏?”“这并不是重点。”他拧眉,无奈地说道,“重点是现在已经火烧眉头了,我会面临被捕,我一旦被捕了,找证据就会难上加难,很多事情的发展都会出乎预料,所以现在你

    得帮我一个忙。”

    “我能做什么?你告诉我!我一定帮!”做为沈家的一份子,她当然也着急,恨不得能拿命去换沈氏的安宁。

    沈信时想了想,说道,“你看看能不能找盛世林去帮忙。”

    张铃儿的表情瞬间呆怔!两秒后眸子里那抹焦虑一点点退去……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接受!

    居然让她去找盛世林?这个人对于他们来讲实在太敏感,自从君浩的身世揭发以来,夫妻俩虽然没有表面的争吵,但关系明显疏离了。

    “……”张铃儿很诧异,很震撼。

    之前君浩出车祸的时候把话已经讲得很明白了,说好了互不打扰永不相见的。

    “我不去。”张铃儿的心因‘盛世林’这三个字而乱了,但她是理智的,“别的忙都可以帮,但我不能去找他,而且我找他他也不见得会答应。”

    “你还是放不下他对吧?”男人总是很敏感,他拧眉盯着她,“你害怕见到他?”

    “你什么意思啊!”女人心底满满的慌乱一瞬间变成了无法抑制的怒气,“你不要瞎想!不要随便给别人扣帽子!”沈信时眸色有点冷,“既然两人之间什么也没有,那为什么不可以找他帮忙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只有他可以帮忙搞定,否则我就得坐牢!找一下他又怎么了?这么不想麻

    烦他吗?就想眼睁睁看着我被逮捕?”

    墙壁转角处,刚挂手机的阳童童惊得脚步一滞,她硬生生地愣在了那儿!

    找谁?找谁可以搞定这件事情?只听得张铃儿说道,“可是我答应过他再也不打扰他的!正因为我和他之间什么也没有!所以我才不能开个口!你明白吗?都说好了的,这辈子永不相见!而且他的生活幸

    福美满,我再找他我算什么?”“什么都没有?”沈信时冷笑一声,不高兴地质问,“那为什么会在婚后爬上他的床?别告诉我是酒精的作用!你明明就是那么多年一直没有放下他!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会

    有这么多顾虑!只有真正相爱过的人才会老死不相往来!”

    张铃儿震惊地看着他,竟然忘记了要生气,他哪来这么多歪道理?

    而无意间听到这些信息的阳童童惊得捂住了嘴!

    什么?夫人出过轨?婚后爬上了别人的床??天呐!夫人也不是这么不检点的人啊。“君浩是他的儿子,所以你们并不是毫无瓜葛,你把现在的情况告诉给他,他不可能坐视不管的!他也一定不想看着君浩一无所有吧?”沈信时控制着情绪,压低了声音,“

    铃儿,现在什么孰轻孰重你自己衡量。”

    阳童童惊得连呼吸都漏了半拍!什么?君浩不是沈家的血脉?是别人的儿子?那君浩自己知道吗?天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