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515章 这态度变很快啊
    天骄国际。

    整整一天盛誉的心情都是糟糕的,他喝了三瓶伏特加,下午的时候约了穆亦君,和他两人去了皇家一号。

    南宫莫那家伙刚结婚,正幸福着呢,就不把这些悲伤的情绪传递给他了,让他好好和诺琪过过二人世界。

    下午六点,眼瞅着夕阳西下,夜幕正准备降临。

    领御,双清在客厅门口盼了又盼,心里有些焦虑,什么情况?儿子还没有回来……平常这个点也应该到家了,他很少加班。

    因为他早上出去的时候状态就不怎么好,这一整天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做为母亲,双清很担心。

    小颖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双清也只能叹息,好端端的一对儿,经历了这么多,居然还是离婚了……真是毫无预兆。

    此时,某海景别墅里。一辆红色豪车停在百花盛开的院子里,梁诺琪出现在宽敞高档的厨房,刚回来的时候她去生鲜市场买了些食材,正准备亲自为老公下厨,系着围裙的她甚是可爱,对未来

    有着满满的期待。

    诺琪虽然是名媛,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是她很独立,会洗衣会做饭。

    在下班之前,她在办公室里查阅了半个小时资料,要怎么帮助失去味觉的人恢复味觉呢,资料上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心态很重要。

    哪怕过程再漫长,她也愿意陪他一起度过。

    手机忽然响起,梁诺琪放下手里的食材连忙洗了手,拿出手机看了眼来显便接通,“喂,老公。”

    “亲爱的,你下班啦?”南宫莫此时在梁氏楼下,刚去了她办公室,里头没有人。

    “是啊,我给你发微信了,让你别等我,我自己开了车,没看到信息吗?”

    “你下午有事吗?现在在哪里?”他不免有点担心她。

    “我在家。”

    南宫莫微怔,他交待道,“好,你先好好休息,我马上就回来,想吃什么就跟厨师说。”

    “好啊。”诺琪心情蛮不错的,她唇角轻扬,也没说明自己在做菜。

    通话结束后,南宫莫将车子开离了梁氏,朝海景别墅方向开去……

    今天一大早书文和诺兰就回美国了。

    奶奶最近特别开心,书文离开的时候对奶奶说,会每个礼拜打电话过来问候,也会抽时间过来看望她老人家,奶奶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当南宫莫回到海景别墅的时候,诺琪已经坐在餐厅里等他,白色餐桌上摆了几道她亲手做的菜式,全程没有厨师帮忙,从购买食材到洗切炒全由她自己完成,算是送给他

    的惊喜。

    “莫少,太太在餐厅等您。”刚下车,管家就接过了南宫莫手里的钥匙,并对他说。

    “好。”他心情挺好的,结婚了,终于感受到了小家的味道。

    南宫莫褪去一身的疲惫,洗了手朝餐厅走去,刚进门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脸上都挂着灿烂的幸福笑意。

    他在女孩对面坐下来,“我去你家公司了,没来得及看微信,扑了个空。”

    诺琪说,“我妈妈今天把我的车开到了公司,下午跟我爸去参加晚宴了,所以我就把车开回来了,我今天大概四点就下班了,不怎么忙。”

    南宫莫看到桌上的菜式,他微微拢眉,有点不高兴了。

    家里有孕妇,菜式怎么能这么随意呢?

    这就是家常小炒,也太不够正式了!

    “厨师过来!”他转眸冲门口喊,声音里透着严肃与不悦。

    梁诺琪微怔,没搞清楚状况。不等她说什么,只见门口进来了两名厨师,厨师来不及跟南宫莫打招呼,南宫莫冰冷的声音里透着抹怒意,“晚餐就可以随意吗?太太怀孕了不知道吗?这做的都是些什么

    ?一看卖相就知道味道如何!让人家怎么吃饭?!”

    厨师低着头一脸懵逼,却又不好说什么。

    梁诺琪赶紧伸手拉拉他手臂,“是我做的呀。”

    南宫莫回眸看向她,诺琪眨眨眼,声音轻轻的,点头道,“这些菜都是我做的,真的!”

    “……”南宫莫只觉太震惊,转眸看向沉默的厨师,他自己好半晌都没有吭声。

    厨师暗暗松了一口气,梁诺琪抬眸看向他,声音柔和地说,“你先下去吧,不好意思啊。”

    厨师行礼后转身离开,餐厅里又只剩下夫妻二人了。

    诺琪尴尬极了,她拿起了筷子,“我都尝过了味道的,还可以呀,虽然卖相不太好,但也不至于……不至于让你发火吧?”她收回了目光,真是尴尬啊。

    “对不起对不起。”南宫莫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他真的知道错了,赶紧拿起筷子,“我惩罚自己一定吃完!绝不浪费!”

    梁诺琪唇角露出了笑意,看着他在吃自己做的菜,还一个劲地说好吃好吃,她心里暖暖的。

    过了一会儿,诺琪试着询问,“你能尝到味道啦?”

    “……”男人微怔,抬眸看了她一眼,“幸福的味道。”

    诺琪脸上的笑意更好看,但心里还是有些伤感的,如果他的味觉能恢复那该多好啊,对于他自己来讲,就不会这么痛苦。

    “如果喜欢吃,我以后每天晚上给你做饭菜。”诺琪发自内心地说。“不不不,这个坚决不行的!”南宫莫吞咽掉嘴里的饭菜,抬眸看着她,十分严肃地说,“你现在是孕妇,是特殊人群,千万不能沾油烟味儿,身体最重要,一定要听话知道

    吗?一定要为宝宝着想知道吗?”

    “好吧。”在诺琪吃完晚餐后,南宫莫将盘子里所有的食物全吃光了,这顿吃得有点儿撑,但他觉得很幸福,只因为是她亲手做的,失去味觉以来他很少认真吃饭,每一顿都是敷衍

    ,但今天真的不一样。

    领御的晚餐也在继续,但只有双清和盛萱两个人。

    餐厅很大,桌上的菜式很丰盛,母女俩隔桌而坐,气氛却有点沉闷,都在担心盛誉和小颖。晚餐快结束的时候,盛萱开了口,“妈妈,您就别担心了,我估计这婚离不掉的,你看看他自己那状态就知道了,自己提的离婚,自己还痛苦不堪,过不了几天肯定主动去

    认错,会把小颖给请回来的。”“唉。”双清放下碗筷,心情沉重地叹了一口气,“离婚证都摆在这儿呢,反正事情闹得有点大,并不是一般的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