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510章 能问到结果吗?
    昨晚他应该也是一夜未眠吧?他身上好像有股酒味儿,即使已经冲完凉了。

    双清没有追下去,她转身上了楼,来到了儿子的房间,想一探究竟。推开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酒气令她打了个喷嚏,然后她一眼就看到了墙角那些砸碎的酒瓶子……双清胸口缩了缩,儿子发火了,他平常很少这样的,很少有事情可以触怒

    到他。

    到底怎么了?小颖做什么了?双清有一万个疑惑。

    她抬步来到落地窗前,看到了那本静静躺在地上的红本本,她弯腰捡起,双清的心犹如被针深深刺了下!

    离婚证……她没有翻开,因为离婚已成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会离婚?她难以承受这个结果,整个人都是懵的,仿佛整个盛家的天都塌了,以晴亦朗怎么办呀?

    楼下,兰博基尼朝院外开去,双清的心里空落落的,好半晌都没恍过神。

    她拿出手机拨打小颖的电话,却提示已关机。

    开出领御的兰博基尼里,盛誉坐在驾驶室,他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搁在车窗,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如出鞘的箭一样直奔天骄国际而去!

    凉爽的晨风灌窗而入,吹乱他柔顺的乌发,盛誉的心脏如同受了重伤,好痛,痛得无以复加。因为没有吃早餐,所以盛誉很早就去了公司,车子刚在主楼大厦楼下停稳,盛誉下车后看到了不远处正准备上车的小豪,小豪见到盛哥,连忙改变了方向,朝他这边走来

    。

    盛誉站着没动,将清冷的视线落在迎面而来的小豪身上。

    小豪是他的得力助手,昨晚的离婚证就是他开车送去领御的,离婚也是他帮忙办的。“盛哥早上好。”小豪心情有些沉重,脚步站定的时候朝他鞠躬行了个大礼,解释地说,“盛哥,昨晚我去领御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要出门的时小姐。”他特意改了称呼,没

    有喊盛太太,毕竟俩人已经离婚了。

    盛誉没有说什么,略显薄凉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在等待着他继续往下说。

    小豪又说道,“她可能猜到了我是过来送离婚证的,所以下车来到了我的车子前,问我要走了她的那本。”他边说边观察着盛哥的表情。

    可盛哥的表情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他的目光依然有些清冷,其实昨晚院门口那一幕,他透过落地窗当时就已经看到了。

    小豪又继续说道,“盛哥,时小姐还让我带话给您,说她要辞职,从今天起不来了。”这话他没有告诉盛小姐,昨晚没有让盛小姐转答,当时只是把离婚证给了她。

    盛誉眉头微皱,心中仿佛被轻微地触动,有隐忍的疼痛蔓延开。

    小豪的话说完了,可盛哥还没有表态,又等了一会儿,小豪再次朝他的盛哥行礼,然后转身离开了。

    盛誉冷着脸朝主楼大厅迈开步伐,他双手插入裤兜,步伐迅速凛冽,掩饰掉心里所有的不平静,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正是这个点儿,在酒店里的阳童童被昨晚特意调的闹钟给闹醒,她起床换衣刷牙洗脸,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整个人都是烦闷的,她知道之顾哥见到自己时会问些什么,

    但是她该怎么回答他啊?

    哎呀,真是烦死!不想了,到时候再说!

    手机响起提示音,顾之发信息问她起床没,然后发了个咖啡馆的地址过来,很显然他已经到了。

    阳童童边下楼边打了个电话给顾之,告诉他自己大概十分钟就可以到。

    领御。

    刚起床的盛萱心情真是糟糕透了,她昨晚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到早上却一个梦也想不起,反而觉得脖子有点疼,浑身乏力。

    失去宝宝以后,其实她的心情一直都不怎么样。

    今天是在领御度过的最后一天,跟顾之说好了明天一起离开,他们要去开始新生活了。

    坐在卧室的床头,她望着台子上那本台历怔怔出神,今天是顾之生日,他自己该不会忘记了吧?

    送他点什么东西好呢?

    女孩的思绪着重落在这个问题上。

    洗漱完毕后,她下了楼,来到了医务室,却发现顾之根本不在。

    她又回到了院子里,这才发现他的车子也不在……这么早他会去哪里?盛萱有点疑惑,但没有多想,她打算呆会儿出去一趟,去为他挑选生日礼物,而且明天要离开了,也要去准备一些东西,所以她这会儿回到了餐厅准备吃早餐,整个人看

    上去状态还可以。

    弟弟和小颖离婚了,她其实并不怎么担心,因为在她看来,弟弟不可能真正放下小颖的,而小颖也一定离不开弟弟,所以一定会和好,这段时间不如让大家都冷静一下。

    他们的事情她不想操心了,她只是在考虑自己的未来。

    清晨,某咖啡馆里,阳童童刚进门就看到了顾之,这个点约在这儿的人真不多,人家都赶着上班呢。

    两杯精心调制的咖啡放在桌面,阳童童走过去后径自坐下,“你来很久了吗?”

    “也没有,刚到。”顾之温和的声音里带着一抹凝重。

    阳童童坐在他对面,静静地瞅着他,一眼就看出他昨晚没有睡好。

    她突然觉得自己罪孽深重,轻叹一口气,又认真地看着他,“之顾哥,生日快乐。”

    顾之微怔,随后他拿出手机翻开日历,今天果然是自己的生日。

    “你日子过糊涂了吧?连自己的生日都会忘?”女孩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又抬眸看向他,“之顾哥,对不起,我昨天那些话都是瞎说的。”

    “彤彤,你别跟我绕弯子。”顾之声音里有点疲惫,他收好手机,一本正经地问,“告诉我分开那一年是因为什么,是哪一年,让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阳童童摇头,“不,你不能试着改变,不然你会有更大的麻烦,我们不能违背这种上天已经安排好的东西。”

    “彤彤……”“其实我也不清楚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她叹了口气,“我真的好烦,我好想做一个正常人,我昨天真的太冲动了,我的出发点是关心你,但没有想到会给你带来困扰,会让你寝食难安,我很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