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508章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是我提的离婚,其余的我啥也不想说,你出去。”他声音很冷,“姐,我不想对你发脾气,出去!”盛萱感受到了他的怒意,她感觉弟弟是恢复记忆了,不然他怎么可能不想对她发脾气呢?他原本又记不起她的,所有的姐弟情谊他都不记得,依他的性格,他正在气头上

    呢,他是不会留情面的。

    盛萱缓缓松开他的手,凝视着他侧颜,提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恢复记忆了,是吗?”

    盛誉没有回答,他觉得自己还是失忆比较好。

    他的脸色很难看,表情已经有了一丝丝裂痕。

    女孩大致明白了什么,她站起身,一步一步往后退,她也很难过。

    因为担心弟弟,她用最后的机会劝道,“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你还有爸爸妈妈,还有我,还有以晴亦朗,离婚是你自己提的,你的胃不好,不要再喝……”

    “你出去!!”他愤怒地转眸瞪向她!自己提的又怎么样?!还不是她背叛了他!

    盛萱转身朝门口迈开了步伐,她出去后把房门帮他关上了,然后她直接去母亲的卧室前按响了门铃,这么大的秘密她可藏不住,必须马上告诉给妈妈。

    房门打开的时候,双清已经穿着丝质睡袍了,刚洗完澡出来,“小萱,你怎么还不睡啊?”

    盛萱叹了口气,她进了母亲的卧室,“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您。”房间中央她停下脚步转身问道,“您要先听哪一个?”

    双清看向女儿,想了想,“当然是好消息。”

    “小誉的记忆恢复了。”她没有绕弯子。双清愣了半秒,然后激动地捂住了嘴,“天呐!这是真的吗?!”她简直太兴奋,连眼睛里都是笑意,“太好了!他终于恢复记忆了,可这么重大的事件他怎么不开家庭会议

    跟咱们宣布啊?小颖知道了吗?”

    “我再说坏消息吧。”盛萱十分谨慎地看向她,“您做好准备了吗?”“做好了做好了,你说吧!”双清还沉浸在好消息带来的喜悦里,“小誉能恢复记忆就是天大的好事儿!一切的坏消息我都能承受住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生死更大的事了

    ,大家平平安安就是最好的。”

    盛萱说,“小誉和小颖离婚了。”

    “……”

    轰!双清仿佛被雷给劈中!

    盛萱瞅着她,见她瞪大嘴巴好半晌都没有恍过神来,探问道,“怎么样?能承受住吗?”

    “为什么?!不可能吧?!这怎么可能呢?!”双清是一万个不相信。

    可是女儿说,“我已经看到离婚证了。”

    双清心急,顾不得身上穿的是什么,她朝门口冲去,还好女儿将她及时拉住,“妈!你去哪里!”

    “我要去找盛誉!问问怎么回事!”

    盛萱将她给拉回到床头,“没用的,现在别找他,酒瓶子都被他砸了,给他一些时间,让他自己好好冷静。”

    主卧室里,盛誉的手机响起,他根本没有心情接,那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吵得他特别烦躁,最后索性关了机。

    夜色渐深了。

    司机将时颖送到了金凤小区她家楼下,并嘱咐道,“颖小姐上楼要注意安全,晚安。”

    “好的,晚安,谢谢你。”时颖站在车窗外朝他挥挥手,然后目送他将车子开走了。

    女孩仰头望了望深沉的夜色,眸子里闪过一抹黯然,心脏位置一抽一抽地疼,她觉得很疲惫,心力交瘁的那种疲惫。

    其实谁光鲜靓丽的背后不是满满的心酸呢?自己过日子,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她深吸一口气,抿了抿唇,或许只有这样才能不让眼泪掉下来……

    ……

    南宫莫送给诺琪的海景别墅里,因为南宫莫想过二人世界,所以尽管房间很大,可并没有请什么佣人。

    诺兰和书文在晚宴结束后也回到了这儿。因为是海景别墅,所以视野很广,风景也特别好,即使是晚上也能感觉到那种空旷之感,院子里风很大,吹得他们衣抉飘飘,诺兰在陪书文散步,迎面而来的风吹乱他们

    的头发,吹散他们心里的忧愁,这一刻还是感觉挺舒服的。

    别墅客厅里,南宫莫端着一盆热水在诺琪面前放下,诺琪坐在沙发里,他蹲下来,帮她脱掉了高跟鞋。

    “我自己来吧。”诺琪觉得挺难为情的,这一累他也挺累。

    南宫莫却捧起她的脚放到了盆里,轻轻将热水浇灌到她的脚背上,“有什么关系呢?让我伺候你吧。”他抬眸深情地凝视着她,“亲爱的,高跟鞋穿久了有点累吧?”

    女孩儿双手撑在沙发里,耸了耸肩膀,“嗯,有点儿。”南宫莫其实今天比诺琪还要累,毕竟忙里忙外招待客人都是他,而且还喝了不少酒,这会儿头有点晕晕的,下午三点左右他还亲自把蓝月亮城堡检查了一遍,他只想给她

    一个最完美的婚礼,不希望看到半点瑕疵。

    其实对于他自己来讲,最大的瑕疵就是妈妈不在,今天这场浪漫的婚礼上,他不止一次想起妈妈。

    如果妈妈能见证,那就更完美了。

    “诺琪,我觉得自己真幸福。”南宫莫仔细地帮她洗脚,忍不住感慨一句,“终于把你给娶回来了。”

    “以后我们都会在一起,携手共度。”梁诺琪对未来是充满信心的,也相信他一定可以恢复味觉的。

    帮她洗了脚,然后用白色的毛巾擦干,南宫莫忍不住深深地吻了吻她的脚,这个举动令梁诺琪胸口一缩,真的惊愕了一把,这毕竟是脚啊!

    “诺琪。”一吻结束,他抬眸看向她,“我爱你。”

    “……”迎着他深情的视线,她很感动。院子里,诺兰挽着书文手臂,两人沿着青石小道行走着,谁也没有说话,身边是盛开的不知名的花朵,一团团,一簇簇,开得很热闹,正随晚风摇曳着,院子里有倾泻的

    月光,也有暖黄的路灯光。

    这样的夜景还是令人感到惬意的。

    露天泳池旁的长椅里,好像坐着一抹身影。

    看到那身影的书文和诺兰都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再次朝那身影看去。穿着灰色西装的南宫亮苏独自坐在泳池旁的长椅里,他有些失神地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面色是凝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