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507章 伤了别人,痛苦了自己
    听着手机那端传来的嘟嘟忙音,阳童童长叹一口气,将手机调了个明天早上七点的闹钟,一个转身她又继续进入了睡眠状态,明天的事情明天再想,她这种性格在今晚是

    肯定不会纠结的。

    ……

    整整一天过去了,李妈妈并没有来医院里看望沈奕霞,只因为她生了个女儿,而且还是早产,能不能带活还是个问题呢。

    她觉得自己去了也是白搭,自己又不是医生,也帮不上什么忙。

    当然她也不知道儿媳妇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遇到了羊水栓塞的情况,好不容易才捡回来一条命,现在人家身体正虚弱得很,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李家,李妈妈一个人在家里,她怎么也睡不着。

    拿着手机正给儿子打电话,接通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儿子,你还好吗?身体吃得消吗?要不要回来补个觉?”

    能感觉到母亲对自己的关心,李新亮拿着手机来到了走廊里,他小声说,“妈妈,我还好,您早点休息吧。”

    “什么叫还好啊?这么久不睡觉会好吗?人又不是铁打的!”李妈妈可担心他了,“你这样在医院守着有用吗?你又不是医生,还要守多久啊?你身体吃得消吗?”

    “妈,奕霞是您的儿媳妇,我们领了结婚证的。”李新亮提醒着她,“坐月子是女人一生中最脆弱的时候,您也是女人,我相信您比我更懂,我希望您也能给她一些关爱。”“儿子,她不是要跟你离婚吗?她都不要你了!”李妈妈不高兴了,“好端端的孩子为什么会早产啊?你想过吗?她是不是故意有心要把孩子给弄掉呢?我们给她关爱可以,可她是一个很自私的女人啊,妈不喜欢她,她现在又生了个女儿,说实话这令妈很失望,就她这破身体,再指望怀个二胎估计得等十年八年!妈有生之年还不一定能抱上

    这孙子呢。”

    “妈,这都什么年代了?”李新亮也很无力啊,他小声地劝,“生儿生女都一样,只要孩子健康就好。”“我不管,我老李家香火不能断!这传宗接代本就是正常的美德。”李妈妈态度很执着,“无论如何你们都得给我生个儿子,这个中心思想你自己去传达给她,妈妈就不说了

    ,免得又闹得不愉快。”

    李新亮心累了,他妈妈说晚安,然后就挂了电话。

    他长叹一口气,满脸的疲倦更明显,他能理解妈妈的思想,但并不赞同。

    因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强求,但是生儿生女真的就是命中注定的,老天爷怎么安排,这些凡人就怎么接受。

    夜色渐深……

    领御,主别墅楼上某卧室里,酒气弥漫,主灯关闭了,院子里的光亮透到房间里。盛誉有些颓然地坐在落地窗前冰凉的地面,一腿伸直,别一条腿曲起,他手中的威士忌瓶子里已经空了,连呼吸都带着酒味儿,眼角有泪痕滑下,心里是撕裂般的痛……整

    个思绪是混乱的。

    和她离婚了,情绪是发泄了,可他一点也不开心。

    他眸子里噙着一抹沉痛,她怎么可以和沈君浩还有联系呢?她怎么就这么忘不了他呢?他有什么好的?!

    盛誉好痛苦!他心里始终压制着一股怒火!当怒火蹿到一定的程度,他终于再也克制不住!

    “啊——”

    随着一声痛苦的嘶吼,他生气地将手中酒瓶往墙角一砸!

    啪嚓!瓶子四分五裂!响声很大!

    正好站定在门外的盛萱心头一紧!她惊得皱起了眉,什么声音?他摔东西了??

    盛萱着急,伸手握住门把轻轻一拧,居然把门打开了。

    相对昏暗的光线里,坐在窗前地面的男人愤然甩眸!冰山般的面孔上俊眉紧皱,门居然没有反锁!虽然房间里没有开主灯,但是窗外透进来的光线还是可以看清楚弟弟的表情,盛萱感觉到了从他身上散发的浓重戾气,甚至可以看到他的眼睛里亮亮的,仿佛是闪着泪花

    。

    盛萱关了门朝他迈开步伐,她闻到了空气里弥漫的酒味儿,胸口微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盛誉收回目光,面沉如冰,“出去。”他的声音没有温度。

    在他身边缓缓蹲下,盛萱将一个黑色小纸袋递给他,轻声对他说,“这是小豪刚才送来的,说是要交给你。”她并没有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盛誉拿过袋子随手一扔,他转眸看向窗外,“你出去吧。”脸上带着一抹倔强。

    盛萱看到了墙角四分五裂的酒瓶子,弟弟是一个特别理智的人,他从来不会乱砸东西,什么事情让他这么生气?而且……他看上去很痛苦。缓缓握住他的手臂,深深地凝视着他,女孩能感觉到男人眼里的惊涛骇浪,她试着劝慰,“小誉,你们怎么了?”妈妈说小颖回时家了,虽然离开的时候很平静,也没有说

    什么,但弟弟这边怎么情绪这么大呢?而且两人回来的时候,是明显吵架了。

    “我和她离婚了,这是离婚证。”盛誉冷冷的目光落在刚才随手扔下的袋子上。

    “什么?!”盛萱眼底的担忧消失得一干二净,她错愕地忘记了呼吸,眉心紧蹙地问,“为为什么呀?”她真的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想到离婚的原因,盛誉英俊的脸上只剩下无情与冷冽!

    “她下去的时候没有碰到你们吗?她没有说吗?”他的声音依然很冷。女孩摇摇头,还处在震惊的状态里,“她没有说,她什么也没有说,她只说叶菲菲心情不好,她回去开导开导她……对于你们之间的事情她只字未提,她还说很好,已经没

    事了。”

    盛誉没有吭声,他的心情痛苦而沉重,情绪不太能自控。

    她不说,并不代表事情不存在。

    盛萱还是很震惊,她连忙捡起那个袋子,从里面取出一个小本本,借着院子里透进的灯光看到了‘离婚证’三个字,她忽然屏住了呼吸。“为什么?小誉,是谁提出来的?”盛萱真的难以理解,“哪怕是她提出来的你也不会答应吧?”她有好多好多疑惑,紧紧握住弟弟手臂,“小誉,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早上出去的时候不都还好好的吗?她为什么要跟你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