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487章 心中泛起涟漪
    他抱着她睡了一晚么?盛誉根本记不起来,他也一动不动,思绪拉回到昨晚,好像没有发生什么吧?

    男人的脸即使是刚睡醒也依然优雅帅气,想着想着,眼角微微挑起,“你醒来了吗?”

    他低磁的声音传入耳里,女孩儿吓得胸口微缩,握住他手指的小手僵硬了,咽了咽口水,“嗯。”

    下一秒,盛誉抽掉压在她脑袋下的胳膊,连个招呼都不打,很突然。

    时颖跟着侧了个身,她微微抬眸凝视着平躺好的他,一脸的高冷啊,他怎么了?生气了?

    “再睡一会儿吧。”盛誉闭上了眼睛,声音里有丝清冷。

    时颖凝视着他好看的容颜,失落地敛了敛视线,又看看他平稳起伏的胸口,然后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他到底睡着了没有,只是她再也睡不着了……于是开始胡思乱想啊,他是怎么了嘛?嫌弃她了吗?明明是他的手主动放过来的好吗?她又没有怎么样,至于这么着

    急撇清关系么?

    “别瞎想了,还早呢,再睡一会儿。”

    女孩闻声,视线再次向上,他依然闭着眼睛呢!奇怪,他有读心术吗?他怎么知道自己在瞎想?

    时颖侧身躺在他身边,不过与刚才不同,现在她是面向他的,想了想,她鼓起勇气伸手环住了他的身体,他却一把捉住她的手,仿佛有所僵持。

    她的手就这么定在他腹部……时颖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你到底睡不睡?不睡就出去。”盛誉没有睁眼,声音有点儿冷。

    时颖呼吸不由自主地顿了顿,下意识地去看他,感觉到了一股清冷疏离在空气里弥漫。

    她收了收眸光,“睡。”然后重新闭上了眼睛。

    放在他小腹上被他捉住的小手仿佛僵硬了,一动不敢动,因为他没有松手啊。

    大约六点钟的时候,时颖再次睁开眼,她凝视着近在咫尺的完美俊颜,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睡着了。

    房间里格外安静。

    她想了想,轻声开口询问,“今天是莫少跟诺琪结婚的日子,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呀?”

    “你直接喊我起床呗,问什么问?”盛誉松开她的手,他睁开眼睛坐起身,甩了甩脑袋。

    “……”时颖觉得喉咙就像吞了一只苍蝇般难受!她好好地问他,怼什么怼?

    这样一对比,仿佛昨晚发生的那些全是梦一场啊,一点也不美好。

    盛誉坐在床上,甩甩头后他微微侧目,视线落在女孩纯天然的脸上,“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怎么了?”时颖纠结着柳叶眉,“为什么要变脸这么快啊?昨晚明明是你主动……”

    “起床。”盛誉轻声打断她的话,然后掀开了被子,下床穿鞋。

    “……”女孩则坐在床上没动,她心里可不爽了!

    明明是他让她睡这儿的,现在倒好,他反而不高兴了,感觉像她自己一直在倒贴似的!

    盛誉穿戴整齐后走出了卧室,时颖望着那空无一人的卧室门口心里头空落落的。

    可没一会儿,他却将礼服给她拿进来,“穿这个吧。”

    她依然不动,略有些错愕。

    盛誉放下礼服盒,伸手握住她肩膀,俯下尊贵的身子凝视着她,“一大清早生什么闷气呢?你是自己穿还是我帮你穿?”

    “当然是自己穿啦!”她抬眸瞅着他,这什么呀?变脸这么快!

    他却并不生气,唇角似挂着一丝浅淡的笑意,“好,那我去洗漱,呆会儿一起下去。”

    “……”时颖。

    然后他松开她肩膀,转身朝浴室走去。

    放在床上的礼服盒高档精致,她打开了盒子,将礼服取出来。

    质感超级好,是那件和他一起去挑选的简单的天蓝色礼服,当时还试穿了,很合身的。

    听到浴室里传出哗哗水声,也相信他是正人君子,时颖放心地脱掉了身上的睡衣,她换好礼服,而且配了双相同色系的高跟鞋。

    又在梳妆镜前整理好头发,没有佩戴任何首饰,连平日里戴着的耳环也特意取下来,更没有化妆,只因为她不想抢了新娘子的风头。

    没一会儿,盛誉出来了,穿着黑色手工西装的他双手插兜,站定在离女孩子不到两米远的位置,深邃墨黑的眸子认真地欣赏着她的美。简单的天蓝色视觉效果很棒,裙摆的镂空蕾丝非常精致,裙身面料上有暗花点缀着,细细的两条肩带加束腰设计非常显身材,该显的显,该收的收,真是恰到好处,再配

    上天蓝色的高跟鞋,给人一种脱俗之美。

    时颖凝视着男人英俊到惊人的五官,淡淡启唇,“看够了么?”她也这么高冷。

    视线向上,盛誉看向她的眼睛。

    而她冲他露出一丝浅笑,一颦一笑楚楚动人,尤其是那双顾盼生辉的明眸,更让他心头瞬间泛起了波澜……这是一种不寻常的感觉。

    盛誉棱角分明的唇角一勾,“走吧。”

    “嗯。”时颖转身朝门口迈开步伐,他跟在她身后,将目光落在她背影上,内心格外宁静。

    两人走出主卧室,华丽的白色螺旋状楼梯上,时颖走在靠右边的位置,盛誉则靠左,两人步伐是一致的。

    听闻脚步声,客厅里的双清和佣人以及管家转眸看向楼梯处,都被今天的时颖给惊到了,佣人管家都没来得及打招呼!

    好美,令人窒息的美!时颖含笑凝视着她们,就在她准备开口跟婆婆问候的时候,裙角忽然被绊住,她身子往后踉跄了一下,那只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立刻搂住了她的腰,重重的力道压入男人

    臂弯里,盛誉搂住了她。

    楼下客厅里的人都惊了一把!

    好险!还好没事!

    楼梯上,盛誉看到了那双惊慌却干净的眸子,也被她的美丽惊艳了一把,她没有化妆,肤质却超好。

    时颖握住他手臂连忙站起身,“谢谢。”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眸光收回的时候还小声说了两个字。

    以前盛誉跟她讲过,不许跟他说谢谢二字,但是盛誉忘记了。

    现在听了这两个字,盛誉仍觉得心里很不舒服,谢谢?轮得到她讲谢谢?也太生疏了吧?站稳身子后朝楼下走去,时颖很快就出现在双清面前,“妈妈,早上好。”她落落大方地站定,那双明媚的眸子里盛满全世界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