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428章 居然把她带回来了?!
    “这段日子我很想你,即使是做梦也特别想抱抱你,我知道你对我……对我虽然没有记忆,但现在也不是那么抗拒了。”毕竟刚才还在同一张桌上吃饭呢,她勇敢地迎视着

    他,“可不可以满足我一下?”

    盛誉一直观察着她的神态,解读着她的内心。

    站在餐桌旁,时颖始终凝视着他,他的沉默让她心情忽然变得很沉重。

    这种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的感觉真的很难熬……

    她乌黑的眼眸看着他,声音轻轻的,“可不可以……完成我这个心愿?”她其实是耍了点小心机的,她想一步一步朝他靠拢。

    在等待回答的过程中,英俊的男人一直抿唇。

    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过了一会儿,就在她不抱希望的时候,他却温和一笑,朝她展开了双臂。

    女孩儿心头一暖,懵了懵,她朝他走去,伸手环住了他的腰,将脸颊轻轻贴入他熟悉的胸膛,贪婪地闻着那熟悉的体香……

    她满足地闭上了眼睛,虽然什么话也没有说,但她这一刻真的很安心,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这不是梦!

    盛誉展开的双手轻轻握住她肩膀,脑海里对她的记忆为零,但是这一刻,他自己也莫名感到踏实。

    他对她居然不厌恶了??很奇怪……胃里没有恶心的感觉。

    这种感觉对于盛誉来讲,很难用言语去描述。

    “誉,我会给你时间的。”再次睁眼,她已热泪盈眶,声音因激动而颤抖,“只要你能回来,你能健康平安,这对于我来讲就是最大的幸福。”

    他没有接话,眉心轻拧着。

    过了一会儿……

    “你的眼睛很漂亮。”盛誉薄唇轻启,却说了一句完全不搭噶的话,仿佛刚才他一直在留意她的眼睛。

    “……”她微微一怔,眼睛很漂亮?

    他再次开口,“我喜欢你的眼睛,当我看着你眼睛的时候,心里那种恶心难受的感觉就消散了。”

    真的吗?!她心中窃喜!唇角扬起一丝柔美的笑意!

    这个拥抱持续了很久很久,他没有推开她,而她一直粘着他,对于时颖来讲就像梦一场。

    他不排斥她了!上午还说要离婚什么的,把她心情搞得乱糟糟。

    此时此刻,司溟已经派人将时令辉和蔡柳带出了重围,并一同送回了金凤小区。

    即使做得很隐蔽,却还是被狗仔给发现了。

    所有记者全被拦在小区门外,司溟跟物业下了严令不能让记者们进入,不能打扰到时令辉的生活。

    对方是天骄国际,是盛家,物业当然不敢惹,瞪大眼睛瞅着,连一只苍蝇都不敢放进来。

    现在关于沐振阳爆料的新闻已经满天飞了,沐紫蔚的身世比她死亡的消息还要令人震惊,一时间满城风雨议论纷纷。

    刚才时令辉又疑似与蔡柳一同进去,更加引起了大家的肯定,这两人是有问题的,沐振阳的爆料是有根据的。

    这会儿新闻已经满天飞了,真的假的猜的,反正是关于沐紫蔚时令辉的。

    金凤小区楼上客厅里,叶艳拿着遥控器愣在沙发前,听了电视里的报道她错愕地瞪大眼眸!

    玄关处的大门忽然被打开,她朝门口看去,看到时令辉进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蔡柳?

    叶艳刚才在新闻里看到了,他俩一起去了警局认尸!连装束都没有变!这会儿又一起回来,出双入对呢?

    蔡柳站在门口步伐没有往前,有些拘谨,不安地迎着叶艳冰冷的视线。

    时令辉自己换了鞋,然后拿了一双鞋子放到蔡柳脚前,“换换吧。”毕竟家里的卫生都是叶艳打扫的。

    电视里主播的声音传过来——

    “沐紫蔚并非沐氏千金,生父叫时令辉,更戏剧性的是,这个时令辉是盛太太时颖的父亲,也就是说沐紫蔚与时颖这个死对头居然是同父异母……”

    叶艳眸色一沉,她用遥控关了电视!生气地看向中年男人,并吼问道,“时令辉!你都不跟我商量去认尸也就算了!居然还把这个女人往家里带!你什么意思呢?!”

    蔡柳愣着没有换鞋,被她的气势吓到了,抱歉地说,“令辉,我还是走吧。”说完便要转身离开。

    “你走去哪里啊?”时令辉一把拽住她手腕,他感觉她会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压力,出去之后说不定会自杀!而且外头全是记者!

    两人在门口僵持着,叶艳看着这一幕实在气不过,冲上去一把将二人给扯开,“真是够了!拉拉扯扯的!当我是空气呢?!”

    蔡柳都被她给弄疼了,太野蛮了!时令辉眉头紧拧,埋怨地看向她,“哎呀!叶艳!我等一下跟你解释!你先别这么激动!别添乱!”然后又对蔡柳说,“你先把鞋给换了,我给你安排一间客房,你先去睡一

    觉!快点!”

    “不合适吧?”蔡柳头有点晕。

    “是不合适!”叶艳强忍怒气开口,“打算一起回来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呢?这会儿知道矫情了?”

    她愣着没动,除了尴尬就是难过,总觉得自己给他的生活造成了困扰。

    “别扭什么呀?快点换!”时令辉心急,只差没亲手帮忙了。

    蔡柳看了看叶艳,又看看他,有些恍恍惚惚地换了鞋。

    叶艳冲她翻了个白眼,也没有再说什么,她很清楚这房子不是自己的,可是时令辉把蔡柳带回来,时颖知道吗?这可是沐紫蔚的母亲,仇人的母亲!

    时令辉握着她肩膀将她往里头带,另一只手拍了拍妻子叶艳的手臂,希望她可以压压心里的怒火,呆会儿再跟她解释。

    他将蔡柳带进了客厅,叶艳还气呼呼地站在玄关处。

    大约一分钟后,时令辉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并朝她走来。

    叶艳垮着脸很生气,肥胖的她穿着一条大码红色连衣裙,胸口正剧烈起伏着,看上去有些滑稽。“艳儿。”时令辉握住她肩膀,站定在她面前,语气沉重,“我和蔡柳今天是无意间见面的,沐紫蔚是我女儿这件事情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所以之前我并没有……并没有瞒你

    什么。”

    蔡柳站在客房门口,偷看着那玄关处,偷偷聆听着,她心中五味杂陈……

    令辉爱那个胖女人……这么多年他们生活在一起,同住一个屋檐下,同睡一张床,她真的很嫉妒。“沐紫蔚真是你的女儿?”叶艳还是很吃惊的,也可以说她到这会儿都没有接受这个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