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426章 他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对不起,小颖……”时令辉觉得很抱歉,“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件事情我改天跟你解释,但是人死不能复生,让他们去议论一个死人这总归是不太好的,小颖,你依然是

    我唯一的女儿,我会对你倾注我所有的爱,这件事情麻烦你帮帮我。”

    从父亲的声音里听出了复杂的情绪,以及他现在糟糕的处境。

    时颖说,“好,我马上让司溟去处理。”

    “谢谢谢谢,谢谢你。”时令辉像是彻底松了一口气,知道把事情交给她,一定可以办妥当。

    时颖挂了手机,她盖上电脑走出办公室。

    马上就是午餐的点了,既然盛誉约了自己,那迟到也不太好,毕竟这是一个重新相处的过程,也算是机会,她很珍惜。

    于是她进了专属电梯,按下数字22,梯门合上,电梯一路上升……

    在独立的空间里,耳畔又不禁闪过那天的对话——“时颖!我就是时令辉和蔡柳的女儿!他们俩是初恋,却被人硬生生给拆散了,我妈家条件好,我爸就不行了,所以被迫分手,时颖,你一定会手下留情的吧?毕竟我们同

    父异母。”

    “呵,同父异母?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沐紫蔚,别再攀亲戚了!”

    “我没有攀亲戚!不信你去验DNA!时颖,我知道你很难接受,其实我也很难接受,可这就是事实!”

    “司特助,帮我把这个女人扔下去。”

    “啊!你们疯了吗?!你们放开我!时颖你疯了!我刚才说的都是事实,不信你现在打电话去问时令辉!”

    叮,电梯停,已抵达22楼。

    时颖叹了口气,清澈的眸子里浮起一抹愁绪,心情更是乱糟糟的。

    沐紫蔚死于她时颖之手……

    那爸爸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怨恨她吧?

    沐紫蔚可是他的亲生女儿,而她时颖只不过是一个养女而已……她简直不敢去想。

    梯门久久没有打开,在外头的司溟略有些疑惑,伸手按下了开门按钮。

    时颖抬眸,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

    “你怎么了?”司溟看出她有心事,关心地询问。

    时颖眸光微收表情平静,她抬步走了出来,“沐紫蔚临死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她像喃喃自语,又像在说给他听。她站定在他面前没有往前走。

    “什么话?”司溟凝视着她,显然都不记得了。

    “她是我爸的亲生女儿。”

    “!!”司溟眸子里闪过一抹震惊,她也知道了?新闻刚才已经出来了,其实不知道也难。“……”时颖心里忽然有些难受,语气低沉,“现在需要你帮一个忙,我爸被困在警察局了,他和蔡柳一起去认尸被记者给堵上了,我爸一辈子老实低调,没有见过这种大场

    面,你看能不能让记者们放过他。”

    “……”他陷入了沉思。

    而她还在等他的回答。司溟拿出手机编辑信息,“这件事情新闻恐怕难压,嘉城大大小小的报社就有上千家,不可能家家都警告到,而且此时已经在网上发酵了,即使真的要每家都私下里叮嘱,

    那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不私下去处理,那意思就很明显,沐紫蔚的身世就是有问题的,到时候更加惹得别人议论纷纷,势必会给你的生活也造成影响。”

    “那现在该怎么办?”时颖是真的着急了。

    司溟边发信息边说,“你先去餐厅,我来处理吧,先让人护送时先生回家,小区不允许记者进入,让他也尽量少出门,先避避风头嘛。”

    “嗯,盛誉现在在餐厅吗?”

    “他在餐厅,今天在落地窗前站了一上午,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然后就要约你吃中餐。”

    时颖打探道,“他的心情怎么样啊?”

    “还行,在密切关注设计峰会的事儿,专门看了你的设计,我感觉他是找到了惊喜,觉得你的作品与众不同。”

    “你看了没有?”

    “看了。”

    时颖没有着急离开,继续问道,“你怎么评价呢?”

    “我也觉得很不错啊,拿个金奖不成问题,设计很新颖而且实用,并不是只花俏。”司溟对她说,“别聊了,赶紧去吃中餐吧,好好相处,希望你们能和好如初。”

    时颖凝神看着他,“我想问他要十个亿。”

    “?”司溟眼眸里满是震惊。

    “悬赏通告就是这样发的啊。”时颖已然有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我弄死了沐紫蔚,拿到这十个亿也无可厚非。”

    “你想投资?”司溟猜测。她眸子里掠过一抹决狠,“对,我觉得我应该拥有自己的事业,当我做出一番成绩了他才会拿正眼看我吧?等待的过程太漫长,我还是自我成长比较好,这样也算是精力的

    转移。”

    “你现在已经有规划了?”

    “对,但目前就是缺钱。”她说得直接,“我不想动用他给我的那张卡,因为我当时就跟他讲我不需要,是他自己硬要给我的。”

    司溟知道,她问盛哥要十个亿,也正是提醒盛哥她要干一番大事业了,想让他拭目以待。

    他说,“我支持你。”

    “谢谢。”时颖唇角轻扬,“这十个亿你也有份。”

    “我不需要,你不下令我也不敢扔啊。”司溟催着她,“你快去吧,应该快上菜了。”

    时颖冲他笑了笑,“我爸的事拜托你了。”然后转身离开。总裁办公室旁边的餐厅里,盛誉双手插兜站在一面墙壁前,深邃墨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屏幕上的高清画面,满壁浮雕的走廊里,那女人正朝这边走来了,司溟久久望

    着她的背影,也准备进电梯。

    时颖对这儿还是很熟悉的,她很快就出现在餐厅门口,正准备礼貌地敲一敲打开的房门,却看到了一个背影以及墙壁上屏幕里的监控位置。

    女孩心里一咯噔,他刚才一直在看她??那他盯她多久了?

    盛誉转身面向她,身后的屏幕忽然变黑。

    时颖也收回了目光,站在门口凝视着他,琢磨着他的情绪。

    他却声音低沉地开了口,“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你说过的话还算数吗?”时颖朝他走来。“什么话?”盛誉一脸平静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