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410章 因为爱,所以不记得
    她话音落下,手机那端传来了沉默。

    时颖站在落地窗前,她娇小的身躯被夕阳照得耀眼,天边的火烧云翻滚着。

    “司溟……”过了一会儿,时颖开了口,她唇角露出好看的笑弧,“我希望我们可以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希望你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谢谢。”总裁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司溟双手插兜,高大帅气的他戴着蓝牙耳机,眼里盛满温柔,“很高兴能认识你,能和你成为朋友,希望我们都幸福,对了,另外有个消

    息要告诉你。”

    “什么消息?”“刚才警察在桃李村江域发现了一具女尸,初步判断为自杀,这会儿新闻已经发布到网上了,通过照片来看就是那个易容后的沐紫蔚。”司溟若有所思,他说,“为了进一步

    确认,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做个DNA,毕竟这个沐紫蔚命太大了。我们断定她的身份,仅仅只是从她的眼睛与声音,其实这还不够权威,以免夜长梦多,你觉得呢?”

    “我能肯定就是她。”时颖语气虽轻却很坚定,“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两双眼睛。”

    司溟的声音再次传来,“但目前警察也在寻找家属,所以要了个案。”

    沉默了一会儿,司溟还在等她的回答。“那就匿名通知沐振阳和蔡柳吧。”时颖望着院子里的夕阳景,果断地说,“我觉得她一定是沐紫蔚,悬赏十亿的公告到时候也可以撤下了,也可以解除对沐振阳和蔡柳的监

    视。”

    “好的,我会去安排。”司溟声音温和,“那你先忙吧,我挂了。”

    “好。”

    司溟主动挂的手机,没有丝毫不舍,喜欢她的话以后再也不会讲了,希望大家都幸福吧。听着那端传来的忙音,时颖眸子里划过一抹黯然,然后缓缓地放下了手机,脑海中闪过自己下令将沐紫蔚扔出飞机的那一幕,那一声惨叫萦绕在脑海里,是沐紫蔚留在这

    个世上最后的声音。

    20分钟后,顾之的诊断结果出来了。

    盛誉从弧形沙发里坐起,双清心急如焚地在儿子身旁坐下,她寄全部希望于顾之,“情况怎么样?能恢复吗?”顾之手里拿着显示器,他坐在对面沙发,分析着上面的数据,向大家汇报道,“盛总这是典型的选择性失忆,他脑部受到过严重的碰撞,应该是昏迷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甚至是在生死边缘挣扎,不过目前脑袋的伤已经痊愈,在当时的昏迷状态里,他想努力去记住一些对他来讲很重要的东西,却恰恰给忘记了,因为太害怕失去而失去,这

    个现象很正常。”

    “那有什么治疗的办法吗?”双清特别特别心急,她打断了顾之的话,“你说重点吧!情况已经这样了,现在到底该怎么办?要怎样才能恢复成以前?”“夫人,您先别着急,选择性失忆经过时间的侵蚀都会慢慢恢复,而且他现在在这个熟悉的地方,在曾经熟悉的人身边,只会事半功倍。他身体现在恢复得很好,大脑的创

    伤也已经愈合,所以不需要药物治疗。”顾之声音温和,“给他一点时间。”

    “……”闻言,双清心里像被压了一块大石头。

    经过时间的侵蚀……那这个时间得是多久?

    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

    盛世林身为男人,身为军人,他是比较冷静的,想了想才开口,“顾之,你说他是选择性失忆,那他能记起的有哪些什么呢?不可能之前打过交道的都忘记了吧?”

    “工作的事应该都记得,合作伙伴可能会记得一些,另一些也会忘记。”顾之将目光落在完美无缺的男人身上,“盛总,您记得司溟吗?”

    盛誉俊眉轻锁,刚才一直在认真听他们讲话。当顾之抛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盛誉回答,“工作上的事情都记得。”脑海里闪过很多人的样子,就像放幻灯片一样,“记得一些人,也记得过去与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司溟

    嘛,今天算是重新认识了一下。”

    “那坐在您身边的人,您记得吗?”顾之看向他,十分慎重地问。

    此时,时颖静静地站在检查室门口,她单手扶着门框,一双深情的眼眸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坐在沙发里的男人。

    有很久很久没有见到他了,甚是想念,仿佛怎么也看不够,真想把他揉入自己的眼睛里。

    盛誉转眸看向坐在身边的中年女人,很认真地看了看她,“妈,抱歉,我记不起来。”好陌生的感觉啊。

    “……”双清心中五味杂陈,她安慰着自己,双手握住儿子肩膀,含泪摇头,“没关系没关系,你能回来就好,平安就好。”

    盛誉点头,然后又将目光落在盛世林身上。

    今天在江边百度过了,这张英朗的面孔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正义与威严。

    他是军区司令,是自己的父亲,但对他却没有丝毫印象,“爸爸,抱歉,让您担心了。”

    盛世林激动地迎着儿子视线,忍不住热泪盈眶,“小誉,你也不记得我,对吧?”

    盛誉没有回答,但神色很明显了。

    盛世林含泪笑了笑,“谢谢你不记得我,这说明我在你心里份量很重呐!”他又抬眸去看顾之,“顾医生,我可以这么理解吧?”

    凝重的氛围被盛世林这句话给打破了,氛围有所缓和,所有人脸上挂着笑意。

    顾之面色温和,点头肯定地说,“对,可以这么理解。”

    时颖始终站在检查室门口,她一边听着盛萱的动静,一边凝视着盛誉。

    过了一会儿,盛誉无意间转眸,终于看到了她。

    夫妻俩四目相对的时候,时颖心里流淌着真实的温暖。

    他能回来,她真的很高兴,女孩儿脸上不经意间倾泻出笑意,无法掩盖住心里的喜悦与眼中的温柔。

    盛誉巧夺天工般的精致容颜上掠过一丝清冷,他收了收目光。

    这让女孩脸上笑意微僵,心里不免酸酸的。

    是盛世林率先发现了时颖,忙朝她招手,“小颖,你快过来!”

    所有人将目光落在她身上,除了盛誉。

    时颖耳畔闪过姐姐对自己的交待——

    “他失忆了,估计又恢复到以前那种状态,非常讨厌女人,不过你放心吧,他现在身体还好……”

    “假如遇见了他,一定不要盲目靠近,要讲究方法。”“小颖,愣着做什么呢?快过来啊!”盛世林再次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