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404章 她是不是受伤了?
    顾之怔,缓缓地松开她,咫尺距离皱眉凝视。

    毕竟这么久以来,大家都没有盛总的消息,居然被她看到了?

    对,顾之很难相信。“可他并不认识我。”盛萱难过,胸口处涌上一种冰冷的钝痛,“我拉住他,想带他回家,他却对我很凶,在拉扯的过程中我没有提防到,他把我推倒了,而且力道还很大,

    他那种眼神是特别讨厌女人的,我熟悉,之前的他看任何一个女人就是那样的眼神,嫌恶,恶心。”

    “萱萱,你确定没有认错人吗?”顾之还是觉得很诧异,“你会不会太想他了?然后认错人了?”“怎么可能?”盛萱强调道,“他是我弟弟啊,而且连声音都是一模一样的,我发誓不可能认错人,他失忆了,他不记得我!而且不知道谁派人跟着他呢,那些人也告诉我他

    失忆了。”

    “有人跟着他?”顾之沉思,谁知道盛总的下落了?为什么领御没有人知道?

    盛萱握住他手臂,恳求道,“顾之,你不要怪他,因为他失忆了,他对我造成的伤害是无心的。”

    “……”顾之眼底闪过些什么,“嗯。”

    短暂的沉默过后,顾之开口询问,“他的身体并无大碍?可以自由行动?只是失忆了吗?”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当时肯定受了伤,居然还活着,真是万幸。

    “顾之,你能治失忆吗?”盛萱忘记了自己的处境,紧张不安地问他,“这种现象有办法吗?”顾之捧了捧她脸颊,十分耐心地跟她解释,“失忆分为很多种,这个也得详细看一看,而且他现在……应该很难相信别人,他需要一定的时间去缓冲,萱,你在哪里见到了

    他?你觉得他的身体状况怎么样?有自保能力吗?”

    盛萱点头,回忆着,“有,而且有人跟着暗中保护他。”“那就好,至少不会再遇着危险了,你先好好养身体,眼下谁也不要担心,至少找着他人了,知道下落了,对吧?”顾之抚了抚她的短发,然后又吻了下她额头,“你需要挂

    点药水,然后好好睡一觉,这是你应该做的。”

    “我都听你的。”她很难过,觉得很抱歉。

    “这就乖了。”顾之声音温和,但不代表他不难过。

    难过有什么用?

    责怪吗?抱怨吗?都无济于事啊,事情已经发生了。

    盛萱现在腹部不痛了,但流了很多血,难免会虚弱。

    一辆豪车开入领御大门,医务室前刚停稳,时颖匆匆忙忙下了车,她看到了盛萱的车子在,心急地跑到医务室推门,却发现居然反锁了!

    思索一秒后,她伸手按响门铃。

    检查室里,盛萱和顾之都听到了门铃声,两人屏息对视一眼。

    “你将大门反锁了?”顾之将药水瓶高高挂起。

    “嗯。”

    拉起她手背,细细的银针扎入手背血管里,动作轻柔得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门铃声还在继续。

    顾之从容调好药滴的速度,然后才转身去开门。

    空调房里,盛萱盖着薄被,她有点懊悔刚才没跟顾之交待,要把事情先隐瞒一下,免得家人们担心,毕竟怀孕一事父母也不知道。

    医务室大门从里头打开,心急如焚的时颖撞入顾之视线里。

    “姐姐呢?”时颖问,“她情况怎么样啊?”

    “你怎么知道的?”顾之松开门,转身往里走。

    时颖紧随其后,“司溟派出的人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进了检查室,时颖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头正挂点滴的盛萱,“姐姐……”

    是小颖?

    盛萱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是妈妈呢。

    “姐姐,孩子怎么样了?”时颖来到了床前,她不安地担心地询问,“……”

    “你怎么知道的啊?”盛萱凝视着她。

    时颖说,“有人打电话给司溟,说你碰到盛誉了……”其余的话她没再往下说。

    盛萱含泪的眸子里闪过些什么,她伸出了另一只没有挂点滴的手,“小颖,你过来。”

    时颖赶紧坐到床沿,伸手握住姐姐冰凉的手指,她心中已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姐姐这么虚弱,孩子应该……应该流掉了。“小颖,如果你见到盛誉,一定不要贸然接近他,他会翻脸不认人的。”盛萱好心提醒她,“他失忆了,估计又恢复到以前那种状态,非常讨厌女人,不过你放心吧,他现在

    身体还好,还能把我推倒呢,没有人可以欺负到他。”

    “对不起,姐姐……”时颖特别难过,眼里不禁汇聚着泪水。

    盛萱脸色苍白,她紧握着她的手,“小颖,别说对不起,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盛誉的错,这是上天的安排,或许……或许是孩子与我们暂时无缘吧。”泪水顺着脸颊滚落。

    一旁的顾之转过身去,俊眉轻锁,黯然伤神。

    “小颖,你一定要记住姐姐的话。”盛萱紧握着她的手,“假如遇见了他,一定不要盲目靠近,要讲究方法。”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拉着他纠缠了。

    时颖听进了姐姐的话,她含泪点头,“我记住了。”

    医务室外头,双清从主别墅出来,她略有些疑惑,萱萱回来了?车停着呢。可人呢?

    也没见进屋啊!

    带着一抹疑惑,她朝盛萱的座驾走去,半降着的车窗里空无一人,双清将眸光收回的时候却看到了驾驶位上赫然醒目的血迹!

    为母的她吓到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么多血!她心脏战栗了!浑身发冷。

    双清转眸看向医务室敞开的大门,她来不及去通知盛世林,心急地跑进了医务室,“萱萱!”

    听闻母亲的声音,检查室里头关于孩子的话题戛然而止,顾之赶紧出门迎接,“夫人。”

    “顾医生!我家萱萱怎么了?!”双清慌了神,“我刚才看到她的车里有血,很多血!她是不是受伤了?!”

    顾之声音冷静,“您请进,她在这边。”

    双清提着一颗心跟顾之进门,发现时颖也回来了,她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妈妈。”时颖赶紧起身,礼貌地问候。

    “妈……”盛萱声音有些虚弱。双清看看她俩,又看看顾之,赶紧走到床前,俯身心疼地问,“萱萱,你怎么了?”她看到女儿在挂点滴,而且脸色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