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370章 天机不可泄露
    沐紫蔚很生气,但老人说的也是事实。

    过了一会儿,老人又说,“沐姑娘,我已经很配合你了,昨晚我明明可以求救,但是我没有,所以请你不要为难我,我不想参与你们之间的斗争,我是一个医生,只负责救死扶伤。”

    “……”沐紫蔚瞳孔收紧,气得脑袋有点儿懵。

    老人沉默了,并不打算说再多的话,他的态度已经明确了。

    女人眸子里划过一抹黯然,她深吸一口气,然后转身离开了……

    被打搅了睡眠的老人再也没了睡意,他在椅子里坐下来,望着窗外透进来的曙光,心情凝重。

    昨晚他之所以不求救是有原因的,他经过了慎重考虑。

    首先,盛总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而且记忆也没有恢复,这儿成了盛总唯一的落脚点。

    自己一旦呼救,哪怕说出沐紫蔚的下落,盛总也未必会信任一个老人,会觉得莫名其妙,反而打草惊蛇。

    在老中医的印象里,盛总是一个警惕的人,所以照现在这样看来,把秘密告诉他还不是时候。

    他猜测盛总应该很快就可以恢复记忆,他觉得自己在这段时间里,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取得沐紫蔚百分百信任。

    等他恢复了记忆,或是等之后找着一个最合适的时机,他会将兜里写满字的纸条递给盛总。

    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天空中闪着无数道金灿灿的光芒……

    而另一边的天空湛蓝如洗。

    梁家别墅的客厅。

    梁灿军和诺琪与母亲挥手告别,然后一同往客厅外走去。

    全新的一天开始了。

    就在梁灿军准备拉开车门的时候,他无意间看到院外停着一辆红色法拉利,而法拉利车身倚着一个手捧玫瑰花的男人。

    中年男人握上车门的手指微顿,提醒地说,“诺琪,莫少来了。”

    经父亲这么一提醒,梁诺琪转眸看向院外,视线与南宫莫目光汇聚在一起……他唇角扬起好看的弧度。

    “你去吧。”梁灿军对女儿说。

    想了想,诺琪抬步朝院外走去,梁灿军则上了自己的车。

    凝视着迎面而来的女孩,惊艳得让南宫莫有些移不开眼,今天怎么这么漂亮?这么有魅力?

    白色t恤配黑色阔腿裤难掩傲人胸围,不用刻意去做点什么动作,就能散发出一股风情万种,特别有气质。

    穿过百花盛开的院子,梁诺琪在南宫莫面前站定。

    两人四目相对,隔着咫尺距离,美丽的霞光将他们包裹着,这样的清晨无比宁静,空气也格外清新。

    “早安。”南宫莫目光深情,微笑着将玫瑰花双手献上。

    女孩接住,“谢谢。”

    然后他转身替她打开了副驾驶车门,绅士般对她说道,“上车吧,我送你去公司,吃过早餐了吗?”

    “吃过了。”她弯身坐入车里。

    南宫莫非常高兴,他甩上车门,心里就像被灌了蜜一样甜,像个孩子般高兴地绕过车身,他坐入驾驶室,第一时间将车子开走。

    车速并不快,他随手插入一张CD,一首彼此都熟悉的轻快歌谣飘入耳里——

    “我把我唱给你听,把你纯真无邪的笑容给我吧,我们应该有快乐的幸福的晴朗的时光,我把我唱给你听,用我最炙热的感情感动你好吗?岁月是值的怀念的留恋的,害羞的红色脸庞……”

    四周万物干净的一尘不染,就仿佛是被雨水冲刷过了。

    南宫莫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忍不住牵起了她的手,然后与之十指相扣。

    他目视前方,高兴地对她说,“昨天我去看望奶奶了,把我们的事跟她们讲了,奶奶非常高兴,我爸爸也很同意,并让我隆重点举办婚礼,说是别委屈你了。”他语气是轻快的。

    女孩闻声转眸,看到了他脸上的柔情与蜜意。

    相比他那边的顺利,她这边就显得为难了。

    想到爷爷昨晚的态度,她心情不免黯然……接下来该怎么办?爷爷是个固执的人。

    南宫莫紧握着她的手指,含笑目视前方,并没有去注意她的神情,他说,“诺琪,今天下班后跟你回去,我也好久没有去看你爷爷了,然后提一下婚事,拿出一些诚意。”

    “……”她略有些错愕。

    “对了,这周六你有安排吗?”他转眸,眼底萦绕着柔情,“不如我们去拍婚纱照吧?天气正好,不算太热。”

    女孩收回了目光,她点了点头,思绪却飘远了。

    他要去见爷爷,还这么高兴?

    是爷爷提的条件他愿意接受呢,还是爷爷根本就没有打电话给他?所以他无比轻松?

    迎着朝阳,法拉利朝梁氏集团开去。

    领御。

    一辆加长林肯车从院门口缓缓驶入,金灿灿的阳光洒照在锃亮的车身,车子在客厅前的草地上停稳了。

    沈管家带着佣人去迎接,从车里下来的正是张太师和杜冰瑶,管家带他们去吃早餐。

    主别墅楼上婴儿室里。

    以晴亦朗同时拉了臭臭,小玉和韩姐在忙着给孩子们换洗。

    时颖也在帮忙,双清和盛世林从卧室出来,正准备下楼……

    早上八点整。

    盛世林双清和时颖都来到了客厅里,盛萱也在,沈管家带着吃过早餐的张太师和杜冰瑶从餐厅过来,大家相互打了招呼。

    “请坐请坐。”双清谦卑有礼。

    有女佣送来了一个切好的大果盘,还有一壶伯爵茶。

    大家在沙发里坐下来。

    时颖目光与杜冰瑶有几秒对视,两人眸色柔和,面容都很平静。

    “盛司令。”

    张太师率先开了口,他目光从大家身上巡视了一圈,用最合适的语气开口,“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盛总的事情大家都很关心,这我理解,可这既然是算卦,还是人越少越好。”

    “太师请明示,多少人合适?”盛世林询问。

    张太师站起身,他朝大家行了个礼,“我和盛司令单独聊一聊吧,其余人请回避一下。”

    双清胸口微缩,为什么不能透露?难道小誉……已经死了?

    “好,你们都散了吧,该干嘛就干嘛去。”盛世林看了看大家。

    两秒后双清站起了身,她看向儿媳妇,“小颖。”

    时颖回过神,也站了起来。

    然后张太师对身边的徒弟说,“冰瑶,你也先避一避。”“是,师傅。”杜冰瑶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