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369章 你这是强人所难
    盛誉将冷眸一收,他转身离开!

    沐紫蔚错愕,下一秒却意识到他生气了,赶紧追上去,“盛哥!盛哥!!”

    盛誉冷着脸朝楼下走去,他冰冷的眼底盛满怒意,垂在双侧的拳头有些发紧,但是他知道,想要让一个存心撒谎的人说实话,大概是很难的,听到的只会是层出不穷的谎言!

    而谎言听多了,他会以为都是真的。

    他不怪她,只恨自己失了忆!他告诉自己,会努力寻找丢失的记忆,不会依靠任何人。

    木梯上,盛誉朝楼下走来,他胸口积郁。

    沐紫蔚紧张不安地跟在他身后,慌了神,“盛哥,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她害怕失去他,也害怕惊到了老中医,“你受伤了!”

    盛誉头也不回地往下走。

    “盛哥!”

    杂物间里,躺在稻草垛的老人隐约听到了下楼的脚步声,而且是比较慌乱的那种,以及那女人的呼喊也传入了耳里。

    老人抬高脑袋竖起耳朵聆听,确定他们下楼了。

    他赶紧撑起身子,来不及拍拍身上的灰尘,借着透窗而入的月色朝门口走去。

    今晚的月亮很大很圆,院子里的水泥坪反着银光,能见度不低。

    透过门缝,老人看到盛誉和沐紫蔚站在院子里。

    盛誉双手插兜,虽然只是一个侧影,却还是能感觉到他那强大的气场和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看样子他的身体恢复得很快,老中医细细将他打量着。

    他们这是怎么了?吵架了?

    “盛哥。”那女人站定在他面前,拦住他去路,心急如焚地问,“你怎么了?你生气了吗?”

    “你撒谎!”盛誉盯着她,声音仿佛在地窖里冰镇过,“我讨厌女人,更讨厌撒谎的女人!”

    “……”沐紫蔚错愕,听出了他隐忍的怒意,有些傻呆呆地回不过神来。

    “组团旅游?”盛誉眉心轻蹙,目光锁定她,森冷的眼神让她胆寒,“亏你想的出来!”

    女人屏息,背脊微僵。

    杂物间门后边,老中医全神贯注聆听着,到底出了什么事?撒谎?

    “盛哥,你……你是不是……”她真的慌了,“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啊?”

    老中医莫名紧张。

    “所以你是撒谎了?”他质问,“承认了?”

    “没……”她眸子里闪过一抹慌乱,仍在狡辩,“我没有撒谎,我为什么要撒谎啊?”

    盛誉阴沉着脸。女人快言快语地说,“你是怎么出事的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你还活着就是万幸了!我现在只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我每天给你去弄草药,给你做饭,给你煲营养汤,这些都是没有恶意的!你要相信

    我!我……”她眼里不禁含着泪花,吸了吸鼻子,楚楚可怜地说道,“我只是觉得……你做回一个普通人或许更幸福,肩上不用去背负那么多使命,我们可以在这世外桃源相守下去,或是一起出国……”

    “你在做梦!”盛誉打断她,声音如鬼魅般摄人,“时颖,你给我听着,离我远点!”

    时颖??门后边的老中医胸口骤然一缩!怎么会这样?她是时颖??她不是沐紫蔚吗?

    “盛哥……”沐紫蔚声音里有深深哀求,“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你记起过去又怎样?你一点也不开心!你差点连命都丢了!你过得一点也不轻松!高处不胜寒呐!”

    “告诉我,我到底是谁!”盛誉眼里染起一团烈焰,他发疯般想记起那些过去。

    沐紫蔚含泪凝视着他,她双腿一弯,居然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这可把老中医给吓了一跳,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要下跪,但看到了盛誉眼里的那种厌恶。

    “盛哥,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你都不相信我,那我说再多又有什么意义呢?”女人抬眸祈求,“盛哥,你好好把伤养好,其余的事情不要多想,好吗?”然后她企图伸手去握他的手。

    盛誉后退一步躲开她,动作干脆利落,就像见了瘟疫似的。

    女人的手抬在半空,尴尬极了。

    男人压抑着胸腔的怒火,然后转身朝楼上走去。

    望着那头也不回远去的背影,沐紫蔚一脸怔然,直到那背影消失她才站起了身。

    院子里,她真的流下了一行泪水……

    过了一会儿才回神,发现是自己失态了,她也不知道老中医有没有看到,但她此时心情真的好糟糕。

    杂物间的门里,老中医缓缓转身,一步一步朝靠墙的稻草垛走去……

    他提着的心一点点放了下来,看来盛总虽然失了忆,但还是挺有原则的,看样子不会因为失忆就爱上她……他很讨厌这个女人。

    那他是记得时颖吗?所以沐紫蔚骗他说自己是时颖?

    想到这个沐紫蔚,老中医觉得挺悲哀的,以前不受待见,现在同样被人厌恶。

    她的爱如此卑微,如此变态,不惜去伤害身边所有人,可她得到了什么?盛总应该超级不喜欢她吧?善良的老中医替小颖放了放心。

    次日清晨,早上五点左右。

    杂物间的门被打开,那突兀的声音惊醒了熟睡中的老中医。

    稻草垛里,侧躺的老人刚睁开眼,沐紫蔚风风火火来到他面前,不等他坐起身,女人生气地质问,“他为什么会有记忆!”她声音不大,因为不想被楼上的男人听到。

    老中医睡意被驱散,他撑着身子站起来,踉跄着差点倒下,毕竟不是床,是地面,人老了难免站不稳。

    “他记起了出事时的场景!”女人心急如焚,眸色冰冷,一副要吃人的姿势。

    老中医对她说道,“我告诉你的只是消炎药而已,我自己也知道的。”

    “……”沐紫蔚突然想起,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

    过了一会儿,老中医又说,“他能不能恢复记忆,什么时候会恢复记忆,这完全取决于他自己,或许他的脑袋伤得并不严重,只是短暂性的失忆。”

    “我不管!”沐紫蔚无理取闹,“我现在就要让他永久失忆!这件事情你必须做到!”“沐姑娘,我觉得你这是强人所难,我一个中医哪懂这些啊?”老人摇摇头,叹息着,声音不大却很坚定,“我这辈子只会救人,从来没有害过人,所以没有研究,哪怕你就是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今天也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