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359章 老婆大人,原谅我吧
    医务室窗前沙发里,时颖静静地坐在那儿,她原本很坚强的,但顾之提起之前的一些事情,她的眼里还是忍不住蕴含着泪水,情绪低落。

    顾之递给她一片纸巾,很满意她现在这种状态,至少不是强颜欢笑在硬撑。

    “小颖,愿你自强到无需有人宠有人惯,却幸运到依然有人宠有人惯。”顾之声音温和。

    时颖吸吸鼻子,她抿唇点头,“谢谢你的祝福。”

    然后她抬眸看向他,“顾之,其实我不怕等待,我只是……只是害怕等到最后,那个结局是我不能承受的,在等待的日子里磨掉了我所有的坚强,到时候恐怕……”她真的不敢去想。

    “我理解你的心情。”顾之声音轻柔,他就坐在她的身边,手肘放在膝盖上,身子微微前倾,浑身散发出的气场也很柔和。顾之转眸凝视着她,“但现在没有消息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就是最好的消息,张太师也说了,盛总的身边有阳气存在,他没有死,所以我们就静静地等待命运的安排吧,有些事情根本急不得,如果天真的要塌

    ,那就等天塌了再说吧。”

    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

    时颖擦了擦眼泪,她点头,“嗯,但愿以后越来越好。”

    “一定会的,因为你们是有缘人。”顾之收回目光,他始终坚信着这一点。

    端过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口温水,他又说道,“我在领御这么多年,当初真的以为盛总这辈子都不会找女人,他似乎是禁欲的。”他回想着,语速很缓,“他仿佛没有心,直到后来遇见了你,我真的感觉到他在迅速变化,他脸上的笑容多起来了,他说他遇见了爱情,后来我认为,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他心动的女人,真的很有缘。

    ”

    “希望上半辈子没有续完的情缘,可以下半辈子继续吧。”时颖轻叹一口气,她内心坚定,“我会等他的,无论等多久,哪怕是等到自己白发苍苍老去的那一天,只要心中有信念在,等待也是一种幸福吧。”

    顾之安慰她,“对,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

    “我打算现在去公司。”她敛下情绪,将眼泪彻底擦干了,整个人状态还可以,“谢谢你,顾之。”

    “记住,我们是朋友。”顾之唇角轻扬,其实有些话想跟时颖讲,他一番犹豫之后又咽下来了,现在似乎还不是时候。

    然后时颖起身离开,他目送她走出了医务室。

    没一会儿,穿着黑色长裙的盛萱出现在门口,她敲了敲打开的房门,进来后关了门反锁,然后朝里头迈开步伐。

    顾之坐在沙发里没有起身,朝她伸手,盛萱握过他的手,顺势在他大腿上坐下来,然后转身抱住了他脖子,“该怎么办呐?”她真的好烦!

    顾之抱着她,轻抚那微微隆起的小腹,他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凝重,“你觉得呢?咱们现在走合适吗?”

    “不合适可是……”盛萱有些不安,她拧了眉,“我爸回来了,他……我总感觉他会看出来的,在现在这种状态下我真没心情跟他们解释咱俩的事,倒不如一走了之呢。”

    顾之是冷静而理智的,“再等等吧,万一盛总身负重伤回来了,还需要我呢。”

    “……”盛萱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就再呆一个月,绝对不能再多了。”

    “好。”顾之同意,他也知道依这肚子大起来的程度,一个月已经是极限了,再想瞒住肯定不可能。

    ……

    梁氏,中午,总监办公室。

    梁诺琪已经来到了梁氏上班,现在正是午餐的点,因为手头工作还没有完成,所以她坐在办公椅里,埋头投身工作之中。

    “总监,吃中餐去啦!”

    “你先去吧,我晚点再去,弄完这些。”

    “好。”

    然后助理关了电脑起身离开,她出了门行走在走廊里,无意间抬眸,看到电梯里走出一个男人,是莫总?

    他手里还拎着两份保温碗,送饭来了?

    助理微怔,朝他迈开步伐,“莫总好。”

    “你好,诺琪在吗?”南宫莫担心自己来晚了,刚才路上堵车,来之前又没打电话。

    “总监还在办公室里!”助理高兴地回答。

    “好,谢谢。”他从她身边经过,加快了步伐。

    宽敞明亮的总监办公室里,梁诺琪正埋头分析着数据,时不时用钢笔做标注,听闻脚步声时她没有细想,也没有抬眸,“你怎么又回来了?说了不用等我。”

    “是我。”南宫莫朝她走去。

    女人手中动作一滞,豁然抬眸,她看到南宫莫拎着两个保温碗朝自己走来。

    不等她反应过来,他将保温碗放到桌面,和颜悦色地说,“老婆大人,我给你送饭来了!”

    “……”她错愕,没吭声。

    自从上次闹分手要拿掉孩子下跪道歉和好以后,他就出差了,今天算是那天医院之后的第一次见面。

    出差之前南宫莫千叮咛万嘱咐,孩子一定不可以拿掉!否则他就不出差了,24小时守着她。

    那天梁诺琪是从心底里原谅了他,于是就同意了,而且保证孩子会平安地留在她肚子里。

    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梁诺琪合上了手中文件,她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毕竟上次闹分手了,心里膈应是肯定的。

    南宫莫收起笑容,警惕地问“孩子还在吗?!”她表情这么冷,该不会是背着他做了什么吧?

    “在。”她淡淡地答,然后将眸光一收,开始关电脑。

    男人舒了口气,在她办公桌对面的椅子里坐下来,那天被她咬破的嘴唇还没好,红肿得明显,看得梁诺琪一阵尴尬,他就这样去出差了?也真是难为他了。

    隔着桌子,南宫莫握住她的手,眸色深情地说,“亲爱的,心中还在膈应吗?”

    “你说呢?”梁诺琪冷冷地盯着他,也没将手抽出,任由他握着。

    南宫莫垂了垂眸,他边搓着她的手边想了想,“诺琪啊,对不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愿意用我的一辈子来求得原谅,你不排斥我就好,我会努力的。”梁诺琪心中五味杂陈,办公室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