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323章 是她太认真了
    在关上行李箱的那一刻,她掉下了一颗豆大的泪水,但她告诉自己一定不要哭!一定要走得漂亮!

    将箱子拉起后,她赶紧擦了擦眼泪,唇角扬了扬,努力调整好情绪,拎着箱子朝楼下走去……

    南宫莫居然没在客厅里,这是她预料之外的。

    梁诺琪出现在楼梯上的时候她心里闪过一抹失望,他就这么不想见到她吗?这么厌恶她吗?她突然觉得自己在南宫莫眼里,跟他那些网红前任没啥区别,被分手的时候都是毫无理由的。

    管家见状很是诧异,忙上前几步,“梁小姐,怎么了?您……这是干嘛呀?”怎么拎着两个大箱子啊!

    她唇角轻扬收回思绪,拎着箱子重新迈开了步伐。

    管家赶紧上去帮忙,“我来我来。”左手拎一个右手帮拎一个。

    “只是一些多余的东西,我想拿回去,反正也用不着了。”她掩饰得很好,发红的眼睛没有直视他,唇角扬起一丝浅笑。

    “这样啊,那让司机送吧?”

    “不了,我自己需要回去一趟。”

    “那今晚还过来吗?”管家多嘴地询问,她有两晚没住这儿了。

    梁诺琪摇摇头,“不来了。”然后跟着管家来到了别墅外的草坪里,她打开自己车子的后备箱,与管家一起将大箱子塞进去,“谢谢。”

    “不客气,莫少送您吗?”管家又问道。

    梁诺琪看向旁边停着的红色法拉利,他还在别墅里,可他居然连最后的告别都没有,他不打算出来了吧?

    这令梁诺琪感到非常失望,但她不想表露出任何狼狈与不甘,她关上后备箱,然后对管家说道,“不用了,我自己会开车啊。”

    然后她拉开了驾驶室门,潇洒地坐入车里,迅速发动车子……

    别墅二楼某房间落地窗前,南宫莫双手插兜凝视着驾驶室里的女孩,看着她打转方向盘,看着她的车子开往大门,他眸光深谙悲伤,眼里透着一抹晶莹……

    他的心像针扎一样难受,周围的空气仿佛缺氧一般,令他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在车子离开视线的那一瞬间,他的男儿泪霎时滚落下来,苦恸的情绪不可遏制。

    刚开出别墅大门的豪车里,梁诺琪泪水忍不住滚落,以往的点滴放电影一样浮现在脑海里,她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擦了擦眼角,内心无比痛苦难过……

    她曾经以为会和他走入婚姻的殿堂,可他提分手的时候却令她措手不及,他淡定得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他没有丝毫留恋,就像对待他那些前女友一样,如此决绝无情。

    梁诺琪曾经以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以为可以走入他的内心……原来只是她以为。

    那些女人不会难过也不会纠缠,那是因为她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了结局,她们在他身上得到了想要的,名气或金钱。

    只有她梁诺琪是个傻子!

    她在内心痛骂自己!怎么这么傻?

    她以为自己可以得到他的真心,可以嫁给他,却没想到落了个跟那些女人同样的下场!

    甚至还不如她们的下场呢,她什么也没捞着!只捞了满心的悲伤与不甘。

    她感觉很难过很难过,感觉心脏位置正一阵阵抽痛着!她觉得自己要疯了!这件事情对她打击实在太大了!摧毁了她对未来所有的构想。

    泪水模糊了视线,她悲伤得看不清前方道路,不得不将车子靠边停下,关上车窗趴在方向盘上泪水潸然而下……她的心一阵阵地抽痛着,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夕阳的余辉开始退去,夜幕降临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梁诺琪才稳了稳情绪,她抬眸茫然地望向前方,天边亮起了繁星点点,华灯初上,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拎着箱子回去,爷爷知道了又要担忧的。

    于是她冷静地想了想,将车开往维多利亚酒店……

    途中,泪水止不住地滚落,她擦了好几次。

    空荡荡的别墅里,南宫莫很想用酒精麻醉自己,但他没有。

    因为他知道这样并没有任何作用,坐在猩红色沙发椅里,他单手扶额,落下了男儿泪,他哭了……他真的好难过。

    妈妈没了,盛哥没了,连诺琪也没了……

    他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废人,他是真的失去味觉了,他不想骗她,不想将一个残废的自己交给她,他从来都是一个力求完美的人,其实他过不去的只是自己心中这个坎。

    南宫莫有自己的骄傲,他真的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觉得自己有缺陷,配不上诺琪。

    夜幕降临,奢华得冷硬的房间里渡上了一层柔柔的暖色,南宫莫回想起这段日子以来的点滴,他觉得痛不欲生!

    他有多爱她,此时此刻就有多难过。

    维多利亚酒店里,总统套房的露天阳台,如墨的星空下,清冷的空气吹拂在梁诺琪的脸上,有些凉意。

    她哭过了,情绪平静了,正眺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

    每一盏灯下都是一个故事,她的思绪又乱了……她失恋了,失恋是令人痛苦的,她觉得那是撕心裂肺般的痛!

    抬手往喉咙里灌了一口葡萄酒,泪水不知不觉又湿了眼眶,眼睛也肿痛得厉害……过去如云烟般在眼前闪过,泪水潸然而下。

    这一刻,她恍然明白,一个万花丛中过,阅女生无数的男人,怎么值得去托付终身呢?

    这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还不是因为自己瞎了眼?怎么会看上他?她不怪他,真的不怪,只恨自己太傻太天真……

    月落日升,早上八点,梁氏,总监办公室。

    助理看到总监位置空空如也,手机也打不通,她不免有些着急,马上就要开会了,她人呢?

    今天的会议极为重要,助理早就把资料整理齐全了。

    没一会儿,梁灿军的特助敲响了打开的办公室门,“总监呢?梁总让她去趟办公室。”

    “……”助理愣了愣,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稍等。”还在焦急地拨打诺琪手机。

    特助见她蹙眉紧张的样子,他疑惑地问,“怎么了?”

    “她没来,手机也打不通。”助理回答,“关机了。”“没来?”特助吃惊,又问道,“总监平常一般几点过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