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317章 会接近真相吗?
    “盛哥,我爱你……”她声音轻轻的,深情凝视着他那绝美俊颜,“我恨不得告诉全世界我最爱的人是你,我感觉我的存在就是为了你,我是如此执着,不管是意念还是我的身体。”她唇角轻扬带着一丝浅笑,“盛哥你看啊,那么大的火都没能把我给烧死,死了好几百人我都逃了出来,烧得面目全非我还遇到了老中医,我改头换面获得了重生,上天又让我正好遇见你……我觉得我们都

    不要辜负了上天的美意,下半辈子就让我陪你度过吧?这是老天爷最好的安排。”“盛哥……”她又抱了抱他,将脸颊往他怀里靠了靠,乌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晶莹,“盛哥,哪怕你一辈子醒不来,哪怕你真的死了,我也舍不得把你埋掉,我要和你在一起,永远永远生活在这桃花盛开的地

    方。”

    盛誉脸色苍白,因为他失血过多,但痴情的沐紫蔚根本没有察觉,她只知道他受了重伤,以为养一养就会好的,但不知道他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其实盛誉这种情况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那人都已经死了。

    盛誉平时锻炼比较厉害,身体素质过硬,而且心里有股强烈的求生意念支撑着他,所以就创造了现在还活着的奇迹。

    但是如果不把握时间接受治疗,他很有可能会死掉。

    因为沐紫蔚的自私,因为她想完整地拥有他,所以她没有哪一秒决定过要带他去看医生,哪怕是找老中医。

    她捡到了盛誉,这件事情她想瞒着。

    盛誉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再加上在水里漂泊这么久,加上又受了重伤,此时真是生命垂危……沐紫蔚昨晚一夜没睡,今天也没有吃东西,眼看着就是中午,她丝毫感觉不到饿,也没有想着要去做点饭,她只想守着这个大宝贝,时刻盯着他,怎么看也看不够,她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她内心一直是

    兴奋的。

    嘉城。司溟的车子停在秋香山下,下车之前时颖戴上了口罩,她也担心会被这里的香客给认出来,如果传到媒体那里从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上次与顾之在江边的事情就让人特别无语,如果这次是跟司溟,那她

    这荡妇的罪名可就坐实了。

    时颖特别不希望自己给盛誉抹黑,给盛家抹黑,更不希望自己成为广大群众茶余饭后的闲谈。

    她披着乌黑柔顺的长发,再加上戴着口罩,很难被认出来。

    两人迅速朝山上走去,也保持着一段距离……

    时颖手机里有存杜冰瑶的号码,山上的木塔乃佛门净地,不是一般人可以上去的,凡是要上去的人都必须有预约,或是有和尚先上去通报,规矩她还是懂的。

    时颖朝秋香庵迈开步伐的时候拨通了杜冰瑶电话。杜冰瑶此时没在木塔里,她在后山挖草药,刚下过雨,虽然气温不高,但她额头上冒着细细汗珠,旁边的篓子里差不多满了,听到手机铃声响起,她放下小锄头直起腰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汗珠,从兜里拿出

    手机,当她看到‘小颖’二字时,激动地以为这是幻觉!

    盯了这屏幕几秒,铃声还在继续……

    她颤抖着手指接通,“喂?”没有听到女儿的声音,她真不敢相信是她主动打来的。

    “妈妈。”时颖轻声唤,“我快到秋香庵了,我想见见张太师,他今天在木塔吗?”

    妈妈?

    她喊她妈妈??

    杜冰瑶眼里汇聚着泪水,她激动不已,“在,在在在!”

    “哦,好的。”时颖听出了她很激动,抿了抿唇,“那……我们会被拦下吗?”

    “不会,我打电话给庵子里,会有人在上山入口等,我就说你是盛太太怎么样?”杜冰瑶很乐意为她服务。

    “好吧,谢谢您。”时颖声音甜甜的。

    杜冰瑶脸上挂着笑意,她舍不得挂电话,过了一会儿时颖说,“妈妈,呆会儿见。”然后主动挂了手机。

    杜冰瑶站在深山里,她握着手机唇角上扬,听着那端传来的嘟嘟忙音,回忆着刚才电话里的内容,整个人激动不已,时颖喊她妈妈,语气很柔声音很好听……

    她要来了……

    杜冰瑶回神,赶紧收拾东西往回走,激动得差点被树藤绊倒,在路上她拨打了某小和尚的电话,提醒他呆会儿一定要放行,并在门口等候。

    木塔最顶层,十八位菩萨沿墙而坐,每位菩萨面前都点燃了香与蜡烛,红缎子随风飘舞着。

    张太师站在窗前,浓浓的白色眉毛拢成一团,他最近心有不安。

    手里握着佛珠一颗颗拨弄着,他叹了又叹……估摸着这几天有客人要来,于是他一直在这儿等。

    无意间朝窗外看了一眼,果然看到穿便服的一男一女被放行,朝山上走来。

    他们果然来了……那个戴着口罩的女孩子就是盛太太吧?他看到她摘下了口罩,与司溟交流着什么。

    张太师转身往回走,然后朝楼下走去。

    这时杜冰瑶还没有回来,时颖和司溟出现在木塔前,他们看到大门紧闭,司溟抬手敲响了虚掩的房门。

    没一会儿,张太师打开门出现在他们面前,老人朝他俩行了个佛礼,“请进。”

    时颖与司溟亦回礼,“太师好。”两人异口同声,然后随他进了大厅。

    杜冰瑶不在厅里,时颖环视四周,她有些疑惑,也有片刻的走神,妈妈怎么了?她是在刻意回避吗?

    张太师去给两人煮茶,司溟拦住了他,“太师您不用忙活,我们今天过来是想请您算点东西,算完就走,不会耽误您太久的。”

    时颖也将目光落在白须老人身上,她递给他一个红包。

    老人摇摇头,“我不收。”

    “一点小小的心意,香火钱。”时颖态度诚恳,“太师,请收下吧,来连匆忙,连水果都没来得及买。”然后她将红包放入他口袋,“请一定要收下。”

    张太师为难,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做了个手势,“二位请坐。”

    司溟与时颖在沙发里坐下来,张太师坐在他俩对面。

    老人手中拨动着佛珠,开门见山,“为盛先生而来?”对面沙发里的一男一女微怔,转眸对视一眼,他猜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