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299章 事情不按预期发展
    时颖当即打开了相机,看到里面的照片时面色一凉,她蹙了秀眉!然后一张张翻看着。

    她微微一怔,一秒后豁然抬眸!

    时颖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白色轿车,从拍摄照片的角度来看,应该是从那辆车里拍的,而那车里好像还有人……她望过去的时候,里面的人还动了动。

    时颖拿着相机朝那辆车子迈开步伐,不等她走进,车子便发动并离开了!

    女孩儿脚步一滞,冷盯着那个车牌号码迅速记下!然后拿出手机给司溟拨打电话,把这边遇到的情况跟他讲了,并把车牌告诉给他。

    通话结束后,司溟打电话赶紧处理。

    空无一人的江边,顾之松开了那名偷拍的男记者,因为相机还在盛太太手上,所以他没有拔腿就跑。

    时颖站在原地将相机里的照片给删了,她知道相机对于一个记者来讲有多重要,那是会用命去守护的东西,所以她尽管很生气,却并没有想过要砸掉这部相机,删了照片后她拿着相机一步步朝他走来。

    男子尴尬,不太敢与她对视,仿佛做了什么心虚的事。

    时颖目光锁定他,站定在顾之身边,她开口询问,“你们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偷拍,并不是偶然吧?据我所知每个记者都有自己的专车,你们这么多人居然挤在同一辆车里,说,这是为什么?”

    男子选择不答,避开她的视线。

    时颖扬起了手中相机,“我没有耐性!相机你还要吗?”她加重了语气。

    看她作势要砸,男记者吓到了,“盛太太,您手下留情,我……我……”

    “你说!”

    男记者第一次跟她打交道,没有想过她身上还有这种气势,被她盯得心里有些发毛,他咽了咽口水,相机必须要,那是他的命啊!

    于是他硬着头皮回答道,“有个匿名电话打过来跟我们透露的这个情况。”

    “什么情况?谁打的电话?”时颖连问了两个问题,此时她仍高举着相机作势要砸,那眼神就是极不平静的。

    男记者孤身一人啊,还有一个会功夫的医生在,想要回相机他只有坦白,“那个女人说盛太太和……和盛家的私人医生有……有……”

    “有什么?”时颖冷盯着他。

    “有一腿……”

    顾之眸色微睁,诧异过后更多的是气愤!

    时颖盯着他,冷漠的脸上爬满深深鄙夷,“那个女人是谁?”她有了一种猜测。

    “我不知道啊,匿名的。”

    “她号码多少?”时颖较上劲了,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如果真是自己猜想的那个人,她一定不会就此沉默!

    男记者胆怯地看她一眼,拿出了手机,然后开始报号码了,时颖也拿出自己的手机,他报出一串数字,她在拨号键上按好,果然没有记错,盯着屏幕上显示的叶艳二字,时颖心都凉了。

    “是她说的?”时颖缓缓抬眸,拧眉问,“她说我和顾医生……有不正当的关系?”

    “对。”男记者点头,看向她的目光里也有怀疑,难道没有吗?

    时颖不想解释,她把相机还给了他,“你们决定给她的酬劳是多少?”

    “七……七万。”

    “七万??”

    对于这个数字她是感到震惊的,居然有这么多!

    那叶艳以后是不是会天天盯着她?还会将目光伸到孩子们身上?

    “你走吧。”时颖不卑不亢地开口,“身正不怕影子歪,如果你们不怕盛总端了你们的报社,今天的事情你们尽管报吧。”说完她转身朝顾之的车走去。

    顾之目光沉沉地看向男记者,“我看你们就是有病,不是任何的关系都那么龌龊,思想能干净点吗?”说完,他也转身离开。

    男记者意外了,被拍了居然一点也不心虚?也不出钱私了?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这是心理素质强大呢,还是这两人根本就是清者自清?

    记者的车在开往报社的途中,大家纷纷将照片拷贝到电脑里,然后发送到办公室邮箱……因为他们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被发现了就一定不可能让他们逃掉,说不定有人在堵了。

    果然,当他们车子停下的时候,几名黑衣人冲上来强行抢走了他们手里的相机与电脑以及手机!

    “请不要砸相机!我们的相机里什么也没有!”有记者紧张地说道。

    黑衣男子不信地瞅他一眼,迅速打开相机,居然被格式化了?

    这不寻常!看来他们有提前做准备,黑衣男子冷冷地道,“把备份给我交出来!否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不远处,有人正在偷拍这一幕……

    “没有备份,不信你们可以搜车里,我们知道错了,所以主动删掉了。”

    “对啊,请把相机还给我们吧 ,我们真的没有照片,拍到照片的那个人被你们的天才医生给抓住了。”

    黑衣男子中有三名上了车,对车辆进行搜查,确保没有任何可以备份的东西。

    “老大,没有发现备份。”这是搜查后的结果。

    为首的黑衣男子将一串相机绳握在手里,他眸色薄凉地看向这些记者,“都给我听好了,新闻若是从你们这儿散播出去的话,你们的报社就完蛋了,不怕死的话完全试试。”

    “……”所有记者脸上闪过一抹惊慌,连大气都不敢喘。

    然后黑衣男子将相机还给了他们,警告地瞪他们一眼后转身离开了。

    几名记者对视,然后一起回到了报社,大家进办公间第一件事就是写辞职信,然后把邮箱里的照片卖给了别的权威报社,以两百万的价格出售,四人均分了这笔钱,订购半个小时后的机票选择离开嘉城……

    同样的夜晚,金凤小区,时家楼下。

    绿化带的水泥花坛旁,时颖拿出手机拨打叶艳电话,通了,有彩铃传过来,昏暗的灯光照在她脸上,看不太清那表情。

    灯火通明的卧室里,叶艳正在给那张胖嘟嘟的脸涂抹水乳,听到铃声响起,她看了眼梳妆台上亮起的手机屏幕,显示着时颖??时颖打电话给她干嘛??

    叶艳自然是疑惑的,因为时颖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给她。

    不过下一秒她便猜到了什么。铃声还在继续,她三下五除二地把脸上水乳抹均匀,然后拿过手机接通,“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