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294章 他真的离开她了吗?
    这里的空气好像会腐蚀掉人的灵魂,司机的思想里慢慢地再也没有什么慌乱的影像了,唯一存在的只有忧伤,他耳边回荡着颖小姐对老佛爷说的话,他看到了她泪流满面……他眼眸里闪烁着一抹深厚的情

    感,然后偷偷抹了把泪。

    在这儿陪奶奶说了半个小时话,时颖才与奶奶告别,她站起身的时候双腿麻木了,险些倒下,“小心。”司机连忙搀扶住她。

    “谢谢。”她站稳身子,依然很有礼貌,“我们回去吧?”然后她轻轻地拿开了他的手,“我自己可以走。”话音落下,她往下山的阶梯迈开了步伐。

    司机也跟了上去。

    有微凉的山风拂面而来,司机望了望天边,眼底有一晃而过的黯然。

    盛家的帮工与佣人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百分百忠诚,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使命感极强。

    车子开往领御的时候,时颖转眸望向窗外天边的夕阳,那热度正一点点散去,天空中的云朵变成了浓厚的乌云,仿佛要下雨一样,特别应景,她的心情沉甸甸的,目光中透过一抹茫然。

    时间才过去一天,她却觉得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领御。当车子停在客厅前草坪上的时候,双清还没有起床,她躺在卧室大床上,刚又挂起了营养水,整个人仿佛虚脱了,气若游丝的,双目也红肿着,实在受不了失去儿子这样沉重的打击,她有一种想寻短见的

    冲动。

    时颖走进客厅的时候,沈管家红着眼眶把双清的情况告诉给她。

    时颖眉心一拧,眸光一收心急地朝楼上迈开了步伐!

    妈妈居然晕倒了?!她不免又加快了步伐,一路小跑着上楼!

    卧室里,盛萱和顾之陪在床前,时颖在门口礼貌地敲了敲打开的房门。

    盛萱顾之回眸后她才抬步进去,时颖看到躺在床上的中年女人虚弱地睁开了眼,率先唤道,“小颖,你回来了?”问着,就要撑起身子。

    “妈……”时颖在床前弯身,握住了双清的手,“您别起来,您好点了吗?”

    “小颖!司溟他怎么说?”双清激动地问,“小誉有消息了吗?”眼里含着一汪晶莹的泪水。时颖弯着身子抿唇摇头,双清情绪崩溃!她一把抓住时颖双臂,整个身子瞬间被吊起,激动地问,“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有消息?!难道没有派人去找吗?!就是把整条江都翻个底朝天也应该找着

    人了不是吗?!”

    时颖握着她手臂,整个人被她拽得摇摇欲坠,“妈妈您先冷静一点!别把针头弄断了!”

    盛萱也心急如焚地扶住了妈妈,顾之握住了那只扎针的手,都在劝说着希望她冷静。

    “妈!小颖也很虚弱,她经不起您这么拽!”盛萱有点理智,扬高了声音,“您病情刚稳定身体还很虚弱!别这样折腾自己!快松手啊!妈妈!”她同样心急如焚。

    双清整个人仿佛被定住了,她愣愣地望着时颖,那眸子里又仿佛没了焦距。

    然后她松了手,就仿佛松开了最后一根稻草,整个人往后重重一沉,面如死灰地躺在枕头上,望向天花板,那泪水沿着眼角蜿蜒而下……双清感受着自己的理智在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中崩溃了。

    还没有消息……这意味着什么?时颖眼里含着泪水,她站在床前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汇报道,“妈妈,司溟已经派人在范围两倍的江域进行了打捞,潜水员上千人,按照水流的速度计算出的,他们觉得并没有将整条江打捞一遍的必要,这不是他一个人决定的,是商量之后的结果,因为还需要更多的人去周边走访排查,万一盛誉被人救走了呢?而且所有医院都有派人去暗中检查,病房是一间一间地寻找,包括嘉城的大小诊所,这是他们

    经过商量制定的计划,也一定有他们的道理,谁都希望盛誉能够平安回来,所以……我们真的不能怪司溟,他很不容易,他也很伤心很难过,白天还要打理公司的事务。”

    双清哭了,她的内心如撕裂般疼痛着……

    “妈妈,盛誉出事我知道大家都很难过,但是我们都得先振作,不能让这件事情传出去。”时颖流下了眼泪,她声音很轻很静,“妈妈,您要保重好身体,别让盛誉担心,这是我们在家里唯一能做的。”

    双清也知道她很难过,却还要反过来安慰自己,她觉得很抱歉,内心也很难受,“小颖,你上了一天班了,很累了吧?”

    时颖迎着她视线,她抿唇摇摇头,因为她根本感觉不到累,因为太难过了,悲伤将她包裹着。

    “你先去休息吧,我没事儿。”双清闭上了眼睛,她真的好绝望,黄金搜救时间过去了,儿子还有生还的可能吗?

    时颖朝她鞠躬行礼,“保重。”然后转身离开。

    她去了衣帽间,拿了套干净的衣服便进了卧室,然后去浴室冲凉……她想洗去一心的疲惫,却是徒劳的。

    当身子缓缓沉入一大缸温水中的时候,女孩儿无助的泪水又一次滚落了……

    他真的离开她了吗?

    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抱膝坐在温水里,热气氤氲在她姣好的面容上,她觉得自己要疯掉了,未来一片黯淡,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往下走。

    孩子们还这么小,失去父亲真的太残忍了……

    洗完澡后,时颖穿上了干净的衣服,她坐在卧室窗前的沙发椅里发呆,这是老公以前经常坐的位置……椅子里仿佛还有他残留的温度。

    在这儿不知道坐了多久,时颖回神拿起手机拨通了时令辉的号码。

    听到彩铃响起的时候她唇角轻扬,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

    手机那端的中年男人咳嗽了几声后才接通,“喂,小颖啊。”语气平静中带着喜悦。

    “爸爸,您的咳嗽好些了吗?”时颖询问,“最近身体怎么样?”

    “已经好了,你就放心吧。”可话音落下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虽然是捂着嘴的,却还是被女儿听了出来。这让时颖倍感心酸,她最近是心力交瘁,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担心他,这也是做为女儿的失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