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286章 希冀的光一点点破灭
    监控掉了,由一根线固定着,往下倾斜着,还正好拍到了盛誉那一恍而过的身影……

    时颖瞪大眼眸,胸中悲愤痛苦,如此残忍的画面几乎要将她的心脏撕裂掉!豆大的泪水滴落在屏幕上,她感觉天塌了。

    “他受伤了,有个东西砸到了他的背上!”时颖声音哽咽着“冲击力太大了,他坠落的时候背部好像着火了……”她埋头哭了。

    他死了吗?不……她简直不敢去想!

    司溟抬手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他说,“时小姐,这件事情不宜张扬,舆论会很大,我们现在没有心思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处理,所以必须先封锁消息。”

    她抽泣着,心痛不已。幸福巷时家,楼上楼下楼梯口各躺了几具尸体,2511的人还在冰柜里发现了被剁碎的纽森,大家默哀一分钟后联系了警察处理,然后他们离开了,当他们走出时家大门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兰博基尼,这才听

    说有辆车子起飞开到了江面的空中,然后爆炸了,还庆幸没有伤及无辜,没有掉落在这巷子上空。

    2511成员冲向出口,冲进了警戒线!

    与自己人见了面才弄清楚清况,才知道盛哥凶多吉少!

    司溟的车里,时颖抱着平板电脑哭得很伤心,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她知道这是盛誉自己的选择,他为了清除掉那个大毒枭,为了解救更多无辜的人,他是伟大的……

    但是对于她时颖来讲,她失去的是一个老公,孩子们失去了父亲,这又是残忍的。

    他受伤了……而且从那么高的地方掉入江里,还有生还的可能吗?

    她真的不敢想象,盛誉是凡人,他只是多了很多光环而已,但他并不是猫,他没有九条命,他也不是神仙啊。

    只到时颖悲怯的哭声,司溟眼眶再次湿润,他抬手擦干泪水,转眸望向窗外。

    他也觉得很压抑,觉得无法接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很快就是两个小时之久,希望越来越渺茫,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所有人都焦急万分。

    嚎啕大哭过后,时颖红肿着双眼再次看向窗外,她靠在椅背,已经气若游丝。

    这一刻她唯有默默祈祷,好希望能出现一丝奇迹,能有一点消息。

    车里只有司溟和时颖两个人,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谁也没再说话,悲伤将他们包裹着。

    中餐的点。

    司溟自己没有胃口,却担心着副驾驶女孩的身体,他发信息叫来了一份便当,“吃点东西吧。”

    时颖没有回眸,她隔着车窗望向天边的白云,虚弱地摇了摇头,“谢谢,我不饿,你自己吃吧。”泪水又忍不住滚落。

    司溟拿着便当看了看她,然后轻叹一口气,他将便当放下了,自己也没有吃。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着。

    2511的人与盛誉的其他精锐手下开始扫除敏封的残余乱党……摧毁他在世界各地的炼毒基地。浩瀚的江里,潜水员像鱼儿一样遨游着……大白天可见度还好,却没有谁看到了他们盛哥的身影,掉下来的兰博基尼残骸还是找到了一些,被炸碎的那些残片四分五落在各个江域,沉入了江底,有的被冲到

    了下游两百米处。

    车头是整块掉入江里的,即使大家合力将车头移了位置,也依然没有找到盛哥的影子……

    眼瞅着时间一点点流逝……

    夕阳西下,七个小时眼睁睁地过去了。

    光线一点点变暗,天边的火烧云凄美极了,这对于救援来讲极为不力。

    大家有找到胳膊与腿,但经过确定,那属于被炸碎的敏封,估计身子和脑袋很难再找到了。

    监控里盛誉是整个人完整地掉下去的,可无论怎么寻找,依然没有找着他人……

    夜幕降临,天空中繁星开始闪烁,盛誉失踪了,所有希冀一点点黯淡了下来。

    时颖的泪水早已经干涸,她呆滞地望着窗外,眼前闪过今天办公室里那一幕,他下来找她,然后吻了她……

    这令她感到无比心酸,他是来跟她告别的吗?

    用理智克制着情绪,她的泪再次夺眶而出,手机响起,是盛誉的手机铃声。时颖愣愣地转眸,看到司溟拿起了手机,屏幕上显示了‘妈妈’二字,司溟将手机拿到时颖面前,她也看到了来显,伸手接过,然后滑过接听键,“喂,妈妈。”泪水滚落,她闭上了眼睛,感觉心脏抽痛得厉害

    。

    “小颖啊,你们怎么还没回来啊?今晚都要加班吗?”双清平静的声音传来,这会儿她的世界还是明亮的。

    时颖泪水夺眶而出,她尽量尽量克制着情绪,“我们马上就回来了。”说完,她便挂了,她害怕自己克制不住哭出声音来。

    领御主别墅客厅里,双清握着手机疑惑,怎么回事呢?怎么话还没说完她就挂了??

    不过双清没有多想。

    江边。

    时颖紧握着盛誉的手机,她转眸看向司溟,“你送我回去吧?”因为她知道再等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她在这儿根本帮不上任何忙,孩子们还需要她,如果有消息了,他们也一定会告诉她的。

    “好。”司溟的眼眶始终红红的,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掏空了。

    然后他发动车子,将时颖往领御送去。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车里昏暗的灯光照得人眼皮子酸痛。

    直到车子开进领御,时颖才转眸对他说,“司溟,不管结果怎么样,都请第一时间告诉我,好吗?哪怕是三更半夜,你给我打电话好不好?”

    “好。”司溟看到她红肿的双眼还在流泪,他心里很不好受,“你要照顾好自己,要让盛哥放心。”

    时颖咬住下唇,勉强点了点头。

    因为司溟知道,有些东西迟早都是瞒不住的。

    但是半天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结果,情况有多糟糕大家心里都有数……只是没有人点破。

    时颖开门开车,她觉得天塌了,她的世界一片灰暗。

    在进客厅大门的时候,她还差点踉跄而倒,驾驶室司溟心头一紧,拧眉看着她走进了客厅,看着盛夫人朝她走去,并赶紧扶住了她。坐在驾驶室里,司溟眼眶红红的,眼底湿润了,他发动车子调转车头,将车子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