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268章 小颖,你原谅我吧
    “这样,你去喊菲菲下来。”时令辉对她说,“我就在这儿等你们,孩子太脆弱了,我这病毒很顽固的,折腾了我大半个月,万一传染了可不好。”

    时颖看了看父亲,“好。”然后转身朝主别墅走去。

    大约两分钟后,叶菲菲和时颖出来了,叶菲菲询问了母亲的情况,时颖告诉她手术很顺利,但需要在这儿观察两天。

    “顺利就好。”叶菲菲松了一口气,不过她从骨子相信顾之的能力,她说,“我就不去看她了,两天后过来接她,小颖,你别生我妈的气,她就是这样的人,别往心里去。”

    拉开车门,叶菲菲又牵起时颖的手,“小颖,我妈那些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时颖唇角上扬,声音轻柔,“我早就忘了,你也不要有心理负担,如果我放在心上,她现在就不会出现在这儿。”

    叶菲菲也知道,她感激地抱了抱她,“那我和爸爸先走啦。”松开她后叶菲菲看向时令辉,“爸爸,上车吧!”

    时令辉目光落在时颖身上,“小颖,再见。”

    “再见。”时颖朝他挥挥手,目送他俩上了车,然后站在院子里目送车子离开。

    医务室里。顾之在药品研究室忙碌着,没有人管叶艳,她这会儿还躺在手术台上,因为顾之为她用的药物效果极好,即使是麻药一点点消散,她也仍然感觉不到一丝痛苦,微微仰头看向自己的左手,仿佛看到了那几

    个久违的手指,她彻底松了一口气,这不是梦!

    过了一会儿,叶艳带着好奇开始环视四周,然后拿出手机对着四周进行拍摄。

    喀嚓、喀嚓!画面一张张定格。

    在手术台上躺了一会儿,她又试着坐起,然后穿鞋起床,按着顾之离开前的交待,她将旁边那个护托挂在脖子上,然后把动了手术的左手平放在垂吊的护托上。

    顾之说如果护理得好,大约十天就可以愈合,而且手指还能像以前一样灵活,其间需要配合吃药。

    在叶艳的心里,这个顾之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存在,她觉得他比盛誉还要厉害!

    独自走出手术室,她站定在空无一人的大厅里,奇怪,老时和菲菲回去了吗?

    也真是的!他们都不进来看看她吗?

    叶艳心里是有抱怨的,觉得自己不受重视!

    在她看来,她觉得一定是时颖阻止了这种最基本的关怀,如果不是时颖不让他们来,他又怎么可能不来??

    叶艳眸子里充满恨意,她拿出手机朝四周的布置拍摄……心里已然有了自己的小算盘。

    门口,一个端着托盘的女佣走进来,看到她在拍照片,女佣本能阻止,“领御不可以拍照!!”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叶艳一哆嗦,她回了眸!眸子里闪过一抹心虚。

    原来是个小佣人,她又暗暗松了一口气,“好好好,我不拍了。”为了防止让她删除照片,叶艳没有与其争辩,而是乖乖收起了手机。

    “这个鸡蛋红枣汤是补血的,你趁热喝了吧。”说着,小女佣将托盘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这是颖小姐吩咐我送来的。”

    “她人呢?”叶艳看向她。

    放下托盘的小女佣站起身,回答了她,“在陪孩子,有事么?”

    叶艳权衡着利弊,对她说道,“我想见见她,看看是让她过来呢,还是我过去?”

    “我呆会儿向她汇报,你先喝汤吧,喝完了我好去交差。”小女佣站在旁边还不打算走了,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叶艳在沙发椅里坐下来,她正好也有点饿了,身子前倾拿起勺子便开吃。

    一分钟不到,她连汤带渣全部喝完了,好像还很饿,不管了,这是在领御,能吃一点算一点。

    在小女佣临走前,叶艳还特意交待她,“你记得告诉时颖,说我要见她!”

    女佣拿着托盘转眸,眸色淡淡的,“你非常不客气。”

    中年女人微怔,不太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只见女佣又说,“盛太太不是呼之即来的,请注意你的语气。”说完,她不悦地转身离开。

    望着那背影,叶艳语塞了。

    不过小女佣还是把话带到了时颖耳边,小女佣虽然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但知道是盛太太的朋友。

    时颖将孩子交给小玉和韩姐,她下楼后来到了医务室。

    在大厅里见到叶艳,目光落在她那只接好的缠绕着纱布的左掌上,时隔近一年,她的手掌保存得完好无损,时颖觉得很震撼,仿佛不是被砍下来,只是受了点轻伤,稍微包扎一下。

    叶艳见到时颖,她脸色有点冷清,也有点尴尬。

    时颖冷静地朝她走去,在她面前站定。

    叶艳从沙发椅里起身,她鼓起勇气说,“对不起,小颖,我今天不是故意的,请你不要放在心上。”为了菲菲的前程与工作,她必须妥协,必须跟她道歉。

    时颖注视着她的眼睛。

    “对不起,小颖,原谅我吧。”叶艳垂了垂眸,不敢去看她。

    “以后别把所有的不开心都撒在我爸身上。”时颖开了口,她眼底一片沉寂。

    叶艳身子微僵。女孩儿收回目光,她朝着落地窗走去,“别总是欺负他温吞老实。”想到蔡柳,想到爸爸与她的那段过去,时颖说,“他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他不是窝囊,他是心里有伤,他是看淡了人生,他是珍惜眼前

    ,他不想与任何人争辩!所以他才不反抗!”她转身看向叶艳,“等他反抗的时候你就彻底失去他了。”

    叶艳错愕,什么意思?

    时颖盯着她,着重的语气里带着恳求,“妈,算我求你了,对他好一点吧!为了我,也为了你自己!”

    迎着那目光,叶艳是震撼的!

    过去的这些年,自从时颖懂事起,她就觉得叶艳太过强势,甚至是蛮横无理,对爸爸总是大呼小叫东拉西扯,完全不把他当自己生命里的另一半,没有给过一丝一毫的尊重。

    “……”叶艳不知道要怎样接话。

    时颖敛了敛心里的失落,又说道,“如果你能够对他好一点,我也会对你好一点,这种好就是相互的,一定要我把话说得这么明白吗?”叶艳心底有一秒的触动,她突然觉得,得罪时颖是最不理智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