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263章 求您手下留情
    时令辉很累,他身体不舒服,感觉脑袋晕呼呼的,再被她这么一嚷嚷,他简直要爆炸了,“你能不能给我安静点?早上早上说,晚上晚上讲,昨天说今天又讲,你烦不烦呐?你跟我抱怨能把她抱怨过来?”

    “我知道抱怨不来!一点良心也没有,人家嫁入了豪门,过上了豪门富太太的生活,怎么可能还来咱们这小地方?”叶艳挖苦道,“你啊,我看也别指望她回来了!就当没有这个女儿!”

    “你少说几句行吗?”时令辉不耐烦的声音里透着几抹疲惫,然后又低咳了几声。

    叶艳却不依不饶,她双手环胸吵得厉害,“太没良心了!你打个电话问问她!问她到底什么意思!那手掌还不还了?!她自己承诺过的事情!她都不认账了吗?!”

    “要打你自己打,我不打,咳咳……”时令辉很烦。

    叶艳指着他破口大骂,“时令辉,你就是个窝囊的男人!窝囊废!在你女儿面前都是如此!你开个口怎么了?!你问一下怎么了?!”

    楼上的争吵继续着。

    兰博基尼在楼下停车场停稳,盛誉小颖下车后,在等电梯时遇到了拎包而来的叶菲菲。

    “菲菲姐?”无意间转眸,时颖先发现的她,因为她正埋头从包里翻东西呢,应该是找钥匙。

    叶菲菲将钥匙拿出来,闻声抬眸,不禁顿了顿脚步,“小颖,盛总?”

    盛誉眸色温和,他迎视着她,并礼节性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很高冷。

    梯门打开了,时颖伸手挽过叶菲菲臂弯,与她一起走进电梯,叶菲菲回给她一个微笑,上班的时候刚跟她说,她就抽空回来了,真好。

    “最近工作忙吗?”时颖打破了寂静。

    “不太忙,留给我的工作也不多。”叶菲菲轻声对她说,“一个礼拜加班一天就可以了。”

    电梯上升。

    姐妹俩挽在一起,盛誉单独站在旁边,他双手习惯地插在裤兜,身影颀长,帅气得一塌糊涂。

    “叶菲菲,我以前跟你讲过一个事儿,你还记得吗?”话音落下的时候,盛誉转眸去看她。

    叶菲菲闻声转眸,迎上男人深邃好看的目光,“什么事啊?”她声音特别轻,简直要被他的完美容颜给迷住。

    男人收回了目光,他目视前方声音低磁好听,“记得上次跟你说过,让你好好做,今年你们主编会调到分公司去,如果你能胜任,我会直接提拔你。”

    叶菲菲心头一暖,他居然还记得呢?

    她回答:“我记得,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她现在已经成为优秀员工了。

    叮——梯门打开。

    大家都没有着急走出去,盛誉并不看她地说,“明天上午十点前去趟我办公室,十点有个会议,过期不候。”说完,他便往外迈开了步伐。

    时颖也很吃惊,喜悦地朝她投去一个恭喜的微笑,叶菲菲整个人都是懵的,脑袋嗡嗡作响,这是准备提拔她了吗?!

    姐妹俩走出电梯。

    左边这户人家便是了,这会儿里头吵得正凶,好像还夹杂着摔东西的声音,叶菲菲将钥匙插入锁孔里,门刚打开一条小缝,里面叶艳谩骂时颖的声音灌了出来——

    “时颖就是一个贱人!我骂她怎么了?!”

    叶菲菲吓死了,赶紧推门侧身而入。“这都是你自己害的!若不是她帮你还赌债!你何止是没手啊?!我看你连命都没了!事到如今还在怪别人?!真是不知好歹!”时令辉气愤不已的声音也传了出来,他又剧烈地咳嗽两声,然后说道,“你看

    看你现在住的这房子是谁的?!你睡的床是谁买的?!你还好意思天天在这儿发牢骚?!”

    “还在维护她!你看看她现在!有了儿子女儿人家还理你不?!人家嫁入豪门早就忘了本了!”叶艳气疯了,压抑已久的情绪就这么爆发!完全听不到身后女儿的劝阻。

    叶菲菲已经进了房间,可门外的时颖身子却僵硬了,心里特别难受,同时也很尴尬。

    盛誉更是黑了脸,他大掌将房门完完全全地推开!搂着小颖肩膀往前迈了两步。

    叶艳这才闻声转眸,当她看到这一男一女时,强压着眸里的慌乱,脑袋一下就炸开了!

    只见盛誉钢刀般的目光冷冷地戳在她脸上!恨不得将她凌迟!

    客厅里顿时鸦雀无声,时令辉抬眸,也是一怔……

    迎着盛誉视线,叶艳嘴唇轻颤着,她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刚才骂的太难听了……解释也是白搭。

    她感觉自己后背在冒冷汗,双腿发软。

    盛誉松开时颖,他一步一步朝叶艳迈开步伐,目光如刀子戳在她脸上!

    能感觉到他的愤怒,叶艳本能后退一步,却撞上了沙发,她喉咙发紧退无可退。

    顶着男人超低气压的压迫感,叶艳紧绷的快要崩溃了,“盛盛总……”

    盛誉一把掐住她脖子!令所有人心头一紧!

    他薄唇紧抿,冰冷的眸子里透出一抹决狠!

    叶艳难受不已,双手握住他手腕,“……”她想求饶,却发不出丁点声音,身子也颤抖得厉害,想掰开他的手,却只是徒劳。

    “盛总!”被吓傻的叶菲菲回神,她第一个冲到他身边,伸出的手却又不敢触碰他,整个人慌了神,“求您手下留情!求您……”她只能努力克制着,妈妈刚才的确过份了,言语的确难听。

    时颖望着叶艳,她纠结着柳叶眉,双侧的拳头握了握。

    时令辉看到叶艳越来越痛苦,面目狰狞,仿佛要被掐死。

    他赶紧从沙发里站起,“盛总!”本能地为她求情,“请您手下留情,别再用力了!闹出人命可不好!毕竟是小颖的后妈啊!”

    盛誉手掌的力道从六成加到七成,冷眸中升起一撮怒火,他盯着叶艳,“我觉得我应该杀了你!”

    “……”时颖意识到事态严重,她往前迈开步伐,站定在他身边,“算了吧,为她生气犯不着。”语气里有一丝哀凉,她终于还是明白,人心是捂不热的,原来叶艳这么恨她。

    盛誉理解妻子的内心,那一定是哀凉而失落的,甚至是无比伤心的。

    他将手掌的力道又加到了八成!

    叶艳已经面红耳赤,有了一种窒息之感,张着嘴特别狼狈,她肥嘟嘟的双手用力地掰着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却不起任何作用。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今天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