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262章 这时颖怎么回事?
    时颖莫名有点难过,她点头,“好的。”最近为了孩子真的忽略了父亲。

    “那我先走啦?有时间再约吧!”叶菲菲朝她挥挥手。

    “好。”时颖唇角轻扬。

    叶菲菲率先迈开了步伐,她从她身边经过。

    时颖转眸望着那气质优雅迷人的背影,目送她离开,菲菲姐真的变了,跟和新亮哥在一起时判若两人,她真替她感到高兴,也希望她能幸福。

    下午时分。

    盛誉来到了设计部门口,看到他的职员一个个屏息将仰慕的目光投向他,尤其是女孩子,大家更是心跳加速,痴心地凝视着他,一个个都看呆了,简直太帅了!就像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一样。

    时颖还在敲打键盘,她在发送邮件,正删删修修认真着呢。

    盛誉来到了她桌旁,她依然没有抬眸,只是感觉有人过来了,“怎么了?什么事?”她以为是同事。

    他俊眉轻挑,一手撑在桌面,另一只手握住她肩膀,然后俯身看向那屏幕上的文字。

    熟悉的气息朝女孩靠近,时颖迅速转眸看了他一眼,“你怎么来了?”

    “下班啦。”他声音低柔好听。

    “啊?几点了?”时颖赶紧回眸去看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居然四点半了!

    “我的天,时间过得可真快,你再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好了。”她集中精力迅速敲打键盘。

    盛誉一目十行地扫视着屏幕上的内容,“嗯,不急。”然后他站直了身子。

    单手抄兜,单手握在心爱的女人肩膀,盛誉深邃好看的眼眸环视四周,承接上他目光的设计师们一个个脸上带着略显尴尬的笑意,大家仿佛看到盛总就能很开心,都有点小激动,这份激动源自崇拜。

    盛誉觉得这现象挺奇怪的,大家都是老员工了,至于吗?

    他唇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回给大家一个浅笑,那笑容倾国倾城,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邮件发送完毕,时颖关了电脑,她起身时脑袋差点撞到盛誉下巴,她本能抬眸,他正好俯视她,那薄唇又差点吻上她额头,特别暖,令所有人心头一紧。

    然后两人相视一笑,时颖对他小声说,“走吧?”

    盛誉当众搂过她肩膀,带着她离开了设计部办公室。

    两人乘电梯下楼,在电梯里时颖对他说,“让顾之帮叶艳把手掌接好吧?”眼看着顾之要离开了,如果这事耽搁了,叶艳将一辈子失去那只手。

    “好。”盛誉没有犹豫。

    “就在今天接吧?现在回去跟顾之说?”她转眸看向他,征求着他的建议。反正顾之最近也不是很忙,工作上的事情都在收尾了。

    “行。”

    下了楼,他们来到了停车场,李魁打开车门,“盛先生好,颖小姐好。”

    “魁叔好。”

    三人上了车,车子朝领御开去。

    车窗是降下的,夕阳突然失去了光芒,它通红通红的,热情而美丽,就像一个优雅的少妇,欣赏着这样的景色,也是一种美的享受。

    盛誉搂过她肩膀,与之十指紧扣,时颖依靠在他怀里,视线拉向遥远的天边,岁月静好。

    20分钟后,兰博基尼开进了领御。

    下车后,时颖直接来到医务室,大厅里并没有见到顾之,她朝侧厅走去,“顾之?顾之?”

    实验室里,穿着无菌服的顾之正好走出来,两人差点撞个满怀,皆是一愣。

    时颖赶紧让了道,顾之出来后先是放下手中的小号玻璃瓶,然后从容解开身上的无菌服脱下,然后去洗手,整个过程没有多说一个字。

    时颖就站在一旁等他,盛誉双手环胸,姿态从容优雅地倚在大门口,他视线落地顾之背影上。

    洗了手并风干,顾之转眸看了盛誉一眼,又看向时颖,在这个过程中他又把口罩摘了,“怎么啦?”

    “你现在有时间吗?”时颖询问。

    顾之点头,“算有吧。”

    “叶艳的手掌你帮她接一下吧?”时颖诚恳地看着他,希望他答应。

    顾之微怔,却转眸看向门口双手环胸倚在门框的男人,时颖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对他说,“盛誉他同意了。”

    顾之目光落回时颖身上,“好,那你让她过来,有些设备仪器不好搬。”

    “OK。”然后时颖转身往外走。

    盛誉对她说,“小颖,我派人去接她吧?”

    “我想回去看看,今天叶菲菲跟我讲,我爸身体不太舒服。”时颖心情不免有些沉重,“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

    他打开了兰博基尼后座车门,“那上车吧,我陪你一起去。”

    两人上车后,李魁将车子开往金凤小区,开往时颖为时令辉买的新家。

    “你爸身体不舒服,呆会儿也让顾之给他看看。”盛誉握住她的手,表示关心。“嗯。”时颖不禁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以前还住在时家的时候,她和爸爸就像朋友一样,虽然贫穷,但是会经常聊天,现在自己有了孩子,对父亲就不知不觉忽视了,她忽然有点难过,觉得自己很不孝

    顺。

    仿佛能感觉到她的难过,盛誉搂住了她的腰,以示安慰。

    过了一会儿,时颖转眸说,“以后我想每个礼拜回去看望爸爸一次,不需要买什么东西,只是多陪陪他。”

    “可以。”盛誉迎着她的视线,面色温和,“想买的还是得买,不差钱就不要省钱。”

    车子朝着时家开去……

    此时的时家。

    装修简约高档,新房子新气象,一切都是暂新的,对于时令辉和叶艳来讲,连生活也是暂新的。

    客厅里,时令辉坐在沙发里,他气色看上去不怎么好,还偶尔低咳几声。

    叶艳一句关心也没有,她穿着那件超大号旗袍很是滑稽,踩着拖鞋站定在茶几旁,一脸的怨气,“这时颖怎么回事?嫁入豪门了小鸡变凤凰了?还真不记得咱们是谁了??”

    叶艳瘦了一点点,左手的残疾十分明显,她的脾气更暴躁。“真是个没良心的家伙!我把她拉扯到这么大,结果还为她丢了一只手!”叶艳很生气,“新闻里都说顾之要走了,这手掌估计也不会给我接了,没良心!没爱心!这样的女儿养了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