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252章 唯一的救命稻草
    当时抓沐紫蔚都没有出动2511,而是悬赏十亿,2511的价值可想而知。

    那是盛哥培养的最精锐的战队,培养了18年,是骡子是马从未拉出去溜溜,但名气很大,令很多人闻之丧胆。

    盛誉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他是在担心小颖和孩子们以及父亲。

    他觉得他应该尽快铲除这个败类!让更多的人免受毒品的伤害。

    “在最短的时间里将他们一网打尽,毒枭祸害的是百姓,他们都该死。”盛誉声音冰冷,眼眸沉如万年古井,“有任何情况就向我汇报,我需要知道进度,知道他们每一天的活动。”

    “是。”司溟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盛哥全程盯着呢。

    2511这支最精税的队伍,在五分钟后接受了命令,他们几乎是倾巢而出,行动诡异神秘。

    十分钟不到,整个嘉城所有进出口全被秘密封锁了。

    资料上黑风儿子黑夜的照片特别高清,2511的成员将他的样子印在脑海里。

    整整一个下午,盛誉心情都不轻松。

    看来嘉城又将不平静了……至于明天会发生什么,谁也没法预料。

    他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尽快铲除那些人。

    夜晚。

    某酒店里。

    被盛誉的人监视已久的蔡柳已经习惯了,她的手机再也没有收到紫蔚拨打进来的电话,久而久之,她也不再提心吊胆了。

    紫蔚应该已经死了吧?

    可她又有一个信念,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死就死呢?

    女儿如果真死了,新闻里也应该报道出来了,盛誉的那则十亿悬赏通告也就不会再重播了吧?可最近是每天都播,而且播放的频率越来越高,令她的眼皮子跳得更加厉害。一个人的晚餐很寂寞,她常常触景伤情,想起以前在沐家那些年,她是人人尊敬的沐太太,现在沐氏已经易了主,沐振阳被挤出位的新闻有出来,新任总裁是李艺,是那个之前在公司处处受打压的小主任

    ,如今一定欺到了沐振阳头上吧?

    新闻里还说,沐振阳想翻身,所以目前还在沐氏上班,他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为了名誉可以抛弃一切,如今却过着怎样的日子?他习惯这种忍气吞声吗?

    蔡柳觉得自己不能想这些,每每想起还是会很难过,毕竟曾经夫妻一场,哪怕是邻居,相处了这么多年也已经有感情了。

    自从沐家散了以来,蔡柳变憔悴了。

    很晚很晚才入睡,她又做了一个噩梦——

    “妈妈!救我!救我!我不想死!啊……着火了!着火了!啊——谁来救救我?!救命啊!!”

    滚滚浓烟中,熊熊大火里,女儿无力地嘶喊着,恐惧将她包裹!

    “紫蔚!紫蔚!紫蔚你在哪里?!”她惶恐万分。

    梦境里,所有人都往起火的大楼外冲,只有蔡柳逆行而上!她为了女儿心急如焚!

    “妈妈救我!啊……啊!!”

    “紫蔚!!你怎么样??!你还好吗??紫蔚!!”

    躺在床上的女人豁然睁眼,她抓紧了被子!

    借着房间里昏暗的灯光望向天花板,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眸子里又闪过一抹黯然。

    又是这个噩梦,同样的噩梦!

    她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眼角蜿蜒而出,涩涩的味道仿佛流进了心里。

    女儿,我在哪里?你还好吗?

    夜,格外寂静。

    盛誉派来监视她的人守在卧室门外,在睡前没收了她的手机。

    盛誉主要目的是拦截沐紫蔚给她的电话,从而获得那个女人所在的地址。其实并不是要限制她的人生自由,只是盛誉觉得如果沐紫蔚还活着,一个月不跟母亲联系正常,两个月不联系也正常,但是要永远不联系估计不可能,所以只要有耐心,一定可以等到她的电话,哪怕是半

    年,一年。

    而监视沐振阳是同样的道理。同样的夜晚,沐振阳彻夜未眠,沐家别墅早就已经卖了,那些钱依然没有挽回自己在公司的地位,资金链断了很长一段时间,当时蔡柳私拿钱财去美国救女儿,那件事情成为了导火索,沐振阳在公司口碑

    下滑严重。

    现在是女儿没了,老婆没了,公司也没了,钱更没了……十分落魄。

    脏乱差的小卧室里没有开灯,沐振阳喜欢这种被黑暗包裹的感觉。

    他左手夹烟,右手拎着啤酒瓶有一口没一口地往喉咙里灌,整个人萎靡不振,穿着宽松的睡衣,没了往日气场。

    昨天得到消息称时颖会去天骄国际上班,这让沐振阳很是犹豫,要不要再次冒险找她?

    要想改变沐氏如今的局面,要想重坐总裁的位置,恐怕还需要这个女儿来帮忙。

    背靠大树好乘凉,对方可是盛誉。

    时颖现在是沐振阳唯一的救命稻草。

    这一天,他等了太久……之前她住在领御,沐振阳尝试了许多办法,没有办法朝她靠近,那里戒备森严。

    夜更深了,他还在思考该如何见到她,又该如何避开盛誉,时颖他毕竟没有接触过,所以不太了解她的性格脾气,并不知道她会帮助自己的几率有多大……沐紫蔚那个不争气的家伙还曾经得罪了她。

    是不是要拉着时颖做个DNA鉴定?让她对自己的身份先信服?

    沐振阳思考着对策,彻夜未眠。

    ……

    次日清晨。

    领御,盛誉小颖起床后手牵手走出卧室,朝楼下迈开了步伐,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盛萱的卧室门外,穿着紫色旗袍的双清轻轻拍了拍门,“萱萱,起床啦!萱萱?”过了一会儿,又唤了声,“萱萱,起床啦!”

    宽敞整洁的卧室里,宽大柔软的大床上,盛萱裹着空调被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喊她,睁开眼睛仔细一听,是妈妈?

    她伸手按下墙壁上某个小按钮,那扇门应声而开。

    双清往里头迈开了步伐,看到女儿扯过被子将脑袋都给盖住,然后就缩成一团一动不动了。

    “怎么了?萱萱,你不舒服吗?”双清着急,不免加快了步伐,忙走到床前弯身询问情况。

    盛萱扯开被子坐起来,带着浓浓睡意瞅着她,“妈妈,你干嘛呢?”她好困啊!“你还好吗?”双清伸手探上她额头,还好,没发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