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230章 老夫人表示不解
    其实自从淑惠母子来了嘉城,符音就再也没有跟老公出来散过步,而今晚出来散步也是她主动提出来的,南宫亮苏当时还犹豫着准备拒绝呢,是婆婆说今晚夜色很美难得一见,很适合散步,所以他才勉强

    陪她出来的。

    这个小小的细节在符音心里已成了一个解不开的疙瘩,她觉得身边这个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这个夜晚,还发生了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儿,那就是书文居然跟着诺兰回到了南宫莫的住处。

    书文诺兰,南宫莫和诺琪,四人在院子里赏花赏星聊未来,气氛还特别融洽,时不时地有欢声笑语传出来。

    不知道符音和淑惠知道了会做何感想。

    这一晚,书文留了下来,在南宫莫的家里过夜。

    其实只是大人这么多事儿,年轻人反倒觉得没什么了,毕竟往后的路还很长。

    南宫莫和书文因为诺兰和诺琪,可以说是走到了朋友的边缘,两人之间根本不存在任何仇恨了,对于父辈的事情他们都能够坦然面对。

    书文只要妈妈身体健康,他就觉得非常幸福了,而如今兰兰也回到了他的身边。

    南宫莫有了诺琪,他就觉得这个世界是美好的。

    他们大家都还年轻,他们必须过好自己的生活,往后的路还很长。

    次日清晨。早餐过后,南宫莫和诺琪去了公司上班,书文则带着诺兰出去继续疯玩,诺兰给他当导游,利用这最后一天的时间想走遍嘉城一些极具特色的地儿,书文给诺兰补了一张明晚的机票,日子继续着,明天就

    是南宫亮苏的生日。

    领御。

    时颖早餐过后进了设计室,她脑海里回想着李太太张太太和韩太太的样子,然后凭借自己的肉眼判断将合适的布料通体裁剪开,开始为她们做旗袍……

    时颖喜欢设计,喜欢跟布料打交道,投入的时候完全地忘我。

    桃李村。

    暖暖的阳光透窗而入,桃李饭店二楼卧室里,房门是反锁的。

    楚楚身子泡在那个装满药水的大木桶里,她习惯了这浓浓的草药味儿,热气腾腾中,她唇角上扬,脸上敷着用草药制成的面膜,仿佛看到了一束来自未来的光。

    不需要老中医过来看,她自己照镜子就知道,再也过不了多久,她这张脸就可以重见天日了。

    脸上那些溃烂的肌肤获得了重生,正一点点褪去……

    今天下午,诺琪和南宫莫下班后去了蓝月亮城堡,没想到书文和诺兰居然也在,四人又打了个照面。

    对于城堡里的布置大家都很满意,目前只差鲜花的点缀了。

    南宫莫打电话跟策划公司确认过了,对方明确表示鲜花将在早上六点入场,而且一定不会出问题,因为一切已经安排妥当。

    傍晚,他们四人在外面吃了个饭,气氛还算融洽。

    席间,诺兰诧异地看向书文,“你和莫少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南宫莫抬眸,与书文目光对视一眼。

    诺琪微笑着问,“书文没有跟你讲吗?”她以为她知道的。

    “没有啊,下午我就觉得奇怪了,他说他爸爸明天过生日,然后你们也去了,我才知道是同一个爸爸的。”诺兰觉得挺震惊的。

    “是,我们是兄弟。”南宫莫抬眸看向她,精神饱满地说,“诺兰,以后麻烦你好好照顾我哥。”

    书文诧异他会讲出这样的话,而且不像开玩笑,他哥?南宫莫称他为哥?

    “书文。”诺琪看向书文,眨着美丽的大眼睛,“以后麻烦你照顾好我姐。”

    “莫少爷,你也要照顾好我妹妹呀!不可以欺负她!”诺兰唇角上扬,也交待道,“不可以再万花丛中过了!要一心一意地对她!”

    诺琪觉得有些尴尬,说这么直接呢?正担心某人会生气呢,没想到南宫莫却脱口而出两个字,“遵命。”

    气氛一下缓和下来,大家都笑了。

    然后大家碰杯,虽然南宫莫喝酒如喝水,但他还是很高兴。

    晚餐结束后,时间其实还挺早的,这座繁华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诺兰提出要去电玩城再玩玩,南宫莫和诺琪欣然同意了。

    于是大家开车前往,在门口兑了不少币,看到姐妹俩兴奋的样子,跟在身后的两兄弟也是倍感欣慰。

    平静而美好的日子莫过于如此。

    次日清晨。

    南宫家,老夫人早早就起床了,她要吩咐管家,“你去订个蛋糕回来,奶油少放一些,做得精致一点,12寸就好了,今天是先生过生日。”

    “好的,老夫人,还到楚留香订吗?”管家追问了一句。

    “嗯,那是老字号了,师傅手艺不错。”

    就在管家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楼梯上传来了南宫亮苏的声音,“你等等!干嘛去?”

    管家脚步一滞,转身迎上他的视线,“先生,早上好。”他赶紧弯身行礼。

    刚才老母亲对管家说的话被正下楼的南宫亮苏全都听到了,他朝门口的两人走去,语气平静,“不需要订蛋糕,我说了不过生日。”

    楼梯上,符音停下了脚步,她扶着栏杆站在那里,愣愣地望着那个背影。“怎么了?儿子,不大张旗鼓,那咱们一家人聚一起热闹热闹也是应该的啊。”老夫人转眸看向他,表示不解,“以前不都是会庆祝吗?咱们家的仪式感向来很强的,今年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让过生日?连

    买个蛋糕都不行吗?”

    不明真相的老夫人一肚子的疑问,不停地追问。

    南宫亮苏看向老母亲,他换了一种语气,“妈,生日不生日的照样是过一天,没有必要。”然后又看向管家,再次坚定地对他说,“蛋糕不要买,你去忙你的。”

    管家左右为难了,到底该听谁的呀?

    但符音知道原因啊,因为淑惠大病初愈嘛,他连过生日的心情都没有,而且昨晚他说了,他要去陪淑惠和书文。

    符音抿了抿唇,朝着楼下走来。

    听闻脚步声,老夫人转眸看向儿媳妇,像是看到了希望,“来来来!音音,亮苏这是怎么了?怎么连个蛋糕都不让买啊?你快劝劝他!”

    南宫亮苏脸色并不好看,眉心微皱着。符音感觉到了一股寒意,走到他身边站定,心里其实特别难受,她受不了这种氛围,昨天还说复婚呢,他这是一心扑在淑惠身上了!好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