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212章 告别信
    盛誉非常高兴,面色变得无比柔和,“妈还不知道吧?”

    “嗯,还没有告诉她呢,到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他给她捏着肩膀,“妈妈知道了一定很高兴,她本来就喜欢旗袍。”

    “这些天妈妈帮忙照顾孩子们辛苦了,她又不缺金银首饰,看她最近开始穿旗袍了,我就想送一件独一无二的给她。”时颖声音轻柔。

    婆媳关系能处理得这么好,盛誉很感动,他这个夹在中间的男人真是省了不少心。

    “颖儿,妈妈这件不着急,以后有时间再做吧,你看你也累了,时候也不早了,咱们现在下去吃饭,然后好好休息,好不好?”他很心疼,给她按摩的力道适中。

    “好啊。”她趴在工作台上享受着这待遇,轻声说,“我想去公司上班了。”

    男人声音低磁性感,“随时欢迎。”

    “谢谢盛总。”

    “皮!”

    女孩咯咯地笑了,盛誉给她按摩了一会儿,然后牵着她的手带她下了楼。

    某别墅。

    灯火通明的餐厅里,诺兰诺琪和南宫莫坐在餐桌前,温馨愉快的晚餐开始了。

    桌上的食物很丰盛,有可乐饼、味噌汤、玫瑰三文鱼伴鱼子酱 ,椒香土豆丝、经典红烧肉……

    “哇!你们这是在盛情款待我吗?”诺兰两眼冒光,她看了看身边的诺琪,又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如果为了我大动干戈没必要呢,我晚餐一般吃得不多,减肥。”

    “你再减都要起飞了!”梁诺琪拿过筷子,“开始用餐吧?”

    “不至于起飞,怎么也有90斤呢。”

    南宫莫面色温和,给两女孩各盛了碗米饭,然后自己也拿起了筷子,璀璨的灯光照在他和姐妹俩身上,晕得那轮廓清浅好看。

    男人说,“诺兰,修杰说了,婚退了,并且以后不会再为难你。”“谢谢你。”诺兰抬眸,“其实我想了一下午,真没必要按着别人的计划去走,每个人都是单独的个体,我想结婚就结,不想结谁能管我?我当时也是脑袋糊涂了,被他们念得连死的心都有,最终为了耳根子

    清静,我居然真答应了,后来一想,反正要结婚的,这辈子也不会再爱了,要么就嫁了吧,这修杰长得还可以,不至于看着倒胃口。”

    “你也太随意了,这可是婚姻,是大事儿!”梁诺琪觉得很心酸,“不管怎么着,你都不能用这样的方式去反抗,不然你就输了。”

    “琪琪,你知道吗?我和这个修杰也只见过四次面。”诺兰语气平静,就像是在述说着别人的故事。

    南宫莫舀了点汤放到空碗里,他将碗端到唇前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紧张的,因为他害怕。

    当那汤入嘴的时候,他居然奇迹般尝到了味道!

    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光亮,他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味觉正常了!

    梁诺琪还在和姐姐聊天,一边吃着饭。

    南宫莫品尝了每一道菜,味觉全是正确的,这让他很高兴!整个人倍感轻松,他一定可以战胜这种奇怪的病魔。

    “对了,莫,我们明天去拿旗袍吧?我刚收到了小颖的微信,她说已经做好了,还特意拍了照片给我,可漂亮了!”梁诺琪抬眸去看他。

    男人回神,“好。”

    “琪琪,我可能要在这儿住一段时间,你们可以拿我当空气。”

    “住多久都行,你也不是空气。”

    诺兰说,“你得帮我一个忙。”

    “你说吧。”

    ……

    南宫家,晚餐过后,符音盈步上楼了,她最近有些心事重重,不过在人前掩饰得很好。

    南宫亮苏这会儿在书房里通视频,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符音则回到了卧室,她将房门上了锁,面对着熟悉的房间心里头空落落的,还能在这儿住三晚。

    还有三天亮苏就要过生日了,这是她在南宫家的最后三天,三天后她就要离开了,可能今生都不会再相见了,出于对书文的愧疚,也为了让老公心里好受一些,她决定用行动表个态。

    淑惠回来了,她劫后余生,肯定更希望留在亮苏身边。

    这样的爱情不再完整,符音不想要了……而且现在她和亮苏已经离婚了。

    心里有很多不舍与牵挂,却又觉得这里的空气令人喘不过气来。

    淑惠连癌症晚期都克服了,顾之救了她一命,符音心想这或许就是上天的安排吧,或许淑惠留下来才是最合适的。

    符音希望自己的离开可以让整个南宫家得到安宁,可以让书文心里好过一点,也可以让淑惠高抬贵手,还海贝一片平静,这样小莫的未来才会更好。

    小莫他长大了,符音觉得自己不用再牵挂他,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看到他和诺琪举办婚礼了。

    卧室里,明亮的灯光下,符音拿过纸与笔坐在梳妆台前的椅子里,酝酿着写下了两封告别信。

    一封是写给南宫亮苏的,另一封则是写给儿子南宫莫的,一字一句都是含泪而成,带着深深的不舍。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房间里格外寂静。

    她刚把写好的信收起来,门锁扭动的声音传来,惊了她一下。

    外边的人打不开卧室门,所以换成了敲门。

    符音忙关上柜子,她忙整理好情绪,走去从容打开了门。

    南宫亮苏端着红枣鸡蛋茶出现在她面前,“把这个喝了吧,你最近气色不好。”

    符音错愕,她先是看着他的视线,然后怔怔地望着这杯茶。

    南宫亮苏却开口,“音音,你怎么了?”怎么锁了门?他是有疑惑的。

    女人回神抬眸,她赶紧伸手接过,“谢谢。”然后转身朝窗前茶几走去,解释道,“刚才没注意,不小心把门给锁了。”

    “嗯。”南宫亮苏也跟了进来,对于儿子们布置生日宴的事情他根本不知情,这个生日他想处于一种平常心度过,就是不当生日过,毕竟他想考虑一下书文的感受。

    他妈妈在与病魔抗争,书文应该很难过很焦虑,而他如果在这边大张旗鼓地办生日,的确不合适。符音放下手中的碗,她心中感动,然后打开了梳妆台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走到他面前,“这个送给你,生日快乐。”这可能是她这辈子送给他最后一个生日礼物了,所以特别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