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179章 一切都是为了妈妈
    书文眼眸中闪过些什么,他想了想,说道,“其实你不需要离开嘉城,我也知道我爸深爱着你,我希望他能够幸福,希望他可以安享晚年,我妈是不可能陪他共度余生的,两人性格也不合适,当初既然能分

    开,现在也不可能重新走到一起。”

    符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浓浓的感伤将她包裹着。

    书文说,“我不希望我的父亲孤老终生,而你可以给他带来快乐,所以还是留下来吧,一切都过去了,大家都放宽心就好。”他语气很平静,没有丝毫责怪。

    “……”符音眼里忍不住溢满泪水,她鼻尖酸酸的,“书文,阿姨对不起你,对不起呐。”她声音轻颤着,心里特别难受。

    “如果觉得对不起,就请余生好好帮我照顾好父亲。”书文眼眸深处有些晶莹闪过,他内心那根最柔软的弦被触动了。

    柔和的江风吹来,地上的茵茵绿草随风拂动,就像一层层波浪。

    书文转眸,他再次望向江对岸,心里逐渐递加的情感正无止境地蔓延着……

    “……”符音咬住了下唇,愧疚得没勇气去看他的眼睛。

    书文侧目品着咖啡,涩涩的感觉滑入喉咙,苦入胃里,但他唇角染起笑意,目光也开始变得柔和,“愿世界和平,愿大家都安好。”这是他发自内心的话。

    符音忍不住还是掉下了眼泪,她没有说什么。

    已是下午时分,那轮火红的圆日移到了天骄国际的楼顶,向整座城市挥洒着万丈柔光,景色无比壮观。

    喝完咖啡后,书文扫码买了单,他拿过文件袋站起身,目光落在她身上,“谢谢你。”。

    符音抬眸,书文收回眸光转身离开。

    她久久坐在位置上望着那背影,视线模糊了……

    书文这孩子今天彻底感动了她,令她更加自责与愧疚,明明是最受伤害的那个人,却越是大度地原谅了这一切。

    谢谢你,书文。

    书文开车回领御的途中,心情无比沉重,连眼眶红了都没有发现。他的车速并不快,明显走了神,思绪情不自禁地拉回到五岁那年,奶奶疼爱他,爸爸也将他视若掌中宝,不管工作多忙,爸爸都会定期带他去游乐场,都会给他买他喜欢的玩具,也会经常带他去公司参观

    ,爸爸会拉着他的手慎重地对他讲,书文,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这一切都是你的,只要你有这个能力,等爸爸老了,你这是这儿的总裁!

    失去的不是总裁位置,而是父亲的疼爱……这么多年,他不曾联系过南宫亮苏。

    书文是个感性的人,他并不是没有情感,并不是不会想念,他只是很善于管控自己的情绪。

    视线有些模糊,模糊到就要看不清前方的红绿灯,书文用力眨眨眼,然后深吸一口气,唇角扬起一个鼓励的微笑,彻底将思绪抽回了,想什么?都已经过去了!

    开车回到领御后,顾之直接来到了医务室,他来给母亲交差的。

    推开淑惠的病房门,书文脚步很轻。

    这里虽然是病房,却是起居室一样的布置,没有冰冷的医疗器械,宽大柔软的床上,母亲正侧躺着。

    听到开门声时,她才睁开眼,“儿子。”

    书文朝她走去,将手中文件袋递到她面前,淡声开口,“这是我爸和符音的离婚协议。”刚在下车时看了一眼,的确有二人签字。

    淑惠心里一咯噔,签了??原本还有些不相信呢。

    可是不管是真是假,她都要好好检查一下的!于是她怀着一颗激动的心迅速坐起!那速度的确惊人,根本不像一个重病患者,这让书文起了疑,“妈?”突然意识到些什么,淑惠胸口猛然一缩!下一秒她赶紧闪躲着视线,坐靠在床头,感慨地说,“这顾医生真是神医呢,吃一点药我这身子都能感觉倍儿精神,估计啊马上就要好了。”她脸上挂着会心的笑容

    。

    书文更疑惑,“不是说没有见到离婚协议是不会配合治疗的吗?”

    淑惠拧了眉,缓缓抬眸,“你什么意思啊?!你不希望你妈妈好啊?”

    “当然不是。”书文也意识到自己问得过份了,他转移话题,“给,你看看吧。”

    淑惠伸手接过文件袋,她迫不及待地拆开……儿子就在床前盯着她这一系列动作。

    中年女人迅速拿出离婚协议,一目十行地扫视着上面的条款,最终将视线落在最后的签名位置。

    是南宫亮苏的字迹!

    这四个字是别人模仿不来的!她一辈子都记得那轮廓!

    “现在你可以安心接受治疗了。”书文也松了一口气,他汇报道,“我今天见到符音了,她说她会离开嘉城,并且再也不会回来了,只不过……”

    “不过什么?”淑惠一颗心提起,那小贱人还想耍什么花招?

    “不过她想陪爸爸过完最后一个生日,她既然答应净身出户,我就同意了她的这个请求。”书文怕母亲情绪激动,他紧接着又说道,“毕竟也是20多年的夫妻情谊,希望你可以理解。”

    淑惠脸上露出一丝愠色,冷冷说道,“真是个贱人,离开男人就活不了的贱人!他们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扯离婚证?你得追踪好了!”

    书文点头,“会尽快吧。”他站定在床前,垂眸看到妈妈高兴而又小心翼翼地收好了离婚协议,就像宝贝一样地珍藏,他忽然有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爱情是什么?它可以让人变成这个样子吗?

    “妈,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书文看了看她后转身离开。

    刚来到医务室大厅,书文一眼就看到梁诺琪抱着鲜花从门口进来。

    书文微怔,停下了脚步,诺琪视线与他目光汇聚在一起,她高兴地朝他走来,“书文,下午好。”

    “下午好。”他没有想到她还会过来的。

    “我来看看你妈妈。”梁诺琪站定在他面前,脸上笑意干净柔和。

    “嗯。”书文点头,“进来吧。”

    然后书文将她带进了母亲的房间,见到诺琪时,淑惠也是明显一怔,眸子里还闪过一抹心虚。“阿姨好。”诺琪脸上挂着公然无害的笑容,她走到床头柜前将鲜花轻轻放下,“你感觉好些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