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144章 给你讲个故事吧
    于是她如实回答,“我和书文是前段时间出国旅游时认识的,我当时被林笛儿的粉丝围攻,是他帮我解了围,在后来的旅行中我们又遇到过一次,在一起吃了顿饭,然后我就回嘉城了。”

    南宫亮苏始终注视着她,观察着她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她说,“前段时间我们又见面了,因为他来嘉城了,我对他了解并不深,但感觉他是一个好人,而且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他身上有一种忧郁的气息。”突然想到自己刚才接收了语音,她又解释道,“前天我在医院里无意间遇到了他,我去看我外婆,他是他妈妈生病了,好像是……癌症晚期吧,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有点担心,也有点遗憾,今天正好去做义工,地点是桃李村,那里环境很好,所以我提出带他

    过去看看,或许他可以从这种悲伤的现实中看透一些东西,可以在她妈妈走后不至于太悲观,也算是让他提前做好准备吧,有时候多多接触大自然,可以释放心里的压抑。”

    南宫亮苏洞察人心思的本领很强,他毕竟在商场打拼过几十年,尤其是从一个人说话的状态里,他一定可以看出对方是否在撒谎。

    对,他今天相信了梁诺琪的话。

    南宫亮苏犹豫再三,还是提了这个问题,“你喜欢书文吗?”这可把咱们诺琪给问懵了!因为这个问题它就不应该存在,于是吓得她赶紧回答,“叔叔,我怕您是误会了吧?我跟您讲这么多只是说明我和书文认识并不久,他曾经帮助过我,现在既然有机会而且他也有

    需要所以我想帮帮他。这跟喜不喜欢没有任何关系,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我现在是南宫莫的妻子,我们只是没有举办婚礼而已。”

    有了她这样的表态他就放心了。

    “那诺琪……叔叔想跟你讲一个故事,你能耐心听完吗?”这一刻,南宫亮苏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她身上,他觉得她靠得住。

    诺琪的心莫名有点凌乱,为什么她感觉事情不简单呢?

    “您请说。”她认真地听着。于是南宫亮苏酝酿着开了口,“20多年前,一对同甘共苦的恋人在毕业后历经波折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新婚夫妇对婚姻生活没有任何经验,但是过得幸福,只是求子道路很艰辛,工作的压力与身体状况

    不允许他们有小孩子,时间过了一年又一年,就在他们以为这辈子不会有孩子时,一个小天使降临了……”

    诺琪听得很认真,她知道故事不是单纯的故事,所以一直在代入,在猜测这对夫妻是谁,这个小孩子是谁……为什么要讲这么一个故事给她听?

    偌大的会客室里只有他们两人,南宫亮苏毫无保留地跟年轻女孩讲着那段陈年往事。

    书文的车子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红绿灯路口,终于离梁氏越来越近了……

    同样的清晨,南宫家。

    符音起床朝楼下走去,她心情特别沉重,整个人状态极为不佳。

    “音音啊。”

    南宫奶奶的声音传入她耳里,还在楼梯上的符音脚步微顿,“妈妈。”

    “你怎么了?”老夫人没有拄拐杖,她穿着精致的高跟鞋,浑浊却有神的眸子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你哪儿不舒服吗?”老人家满是担心。

    符音经婆婆这么关心一问,她心里顿时酸酸的,抬步下楼朝婆婆走去,并伸手抱住了她,“妈妈。”

    “怎么了?”老夫人心里更加紧张,握住了爱媳的肩膀,“音音,你和亮苏吵架了?”

    “……”她没有回答,想到老公今天早上离开时那态度,她真的很伤心。

    “不难过不难过了,等他回来我好好说说他!”老夫人松开儿媳,关心地问,“音音,去吃早餐吧?”

    “好,您吃过了吗?”

    “嗯,我吃过了。”

    符音这才看出婆婆今天是精心打扮了的,她还穿了高跟鞋,“妈,您要出去吗?”

    老夫人慈祥地笑了笑,并没有说要去见谁,但符音已经猜到非梁爷爷莫属,于是她嘱咐道,“记得带上保镖,在外注意安全。”

    “好,你去吃早餐吧。”

    符音点头,这才朝餐厅走去。

    吃早餐的时候她真是一点心情也没有,孤零零一个人面对着满桌的食物,如果老公是昨天提出要去见淑惠那种态度,她心里还会舒服一点,可他今天明显是带着脾气离开的。

    他生气了……他居然生气了,他有什么好生气的?!造成今天的局面错在她一个人吗?!他就没有责任吗?!符音越想越气!

    想到自己的哥哥惨死在前,符音心里就有说不出的苦,淑惠太狠了!但是如果换成现在的心智,她当年是一定不会对一个孩子去下手的……哪怕是心理出问题了,哪怕是生病了,她也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除了伤害书文,她这辈子连一只蚂蚁都没有伤害过,她当时是受了刺

    激,是生病的状态,她也曾懊悔自责。

    这件事情在亮苏心里应该是有疙瘩的,所以他在为这件事情生气吧?

    ……

    梁氏集团,一楼会客大厅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诺琪认真地听南宫亮苏讲完了那个故事。

    她是个聪明的孩子,再结合昨天书文给她讲的故事,她基本捊顺了这之间的人物关系,女孩眼底窜过惊愕,十分震惊地迎着中年男人的目光。

    “诺琪,叔叔的故事讲完了。”他声音有些凝重,仿佛心里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梁诺琪看着他喝了口咖啡,看到他眉间夹杂着淡淡忧愁,她试问道,“书文……他是您的儿子?是南宫莫同父异母的哥哥?”因为他没有讲得很明确,她还是想再确定一下。

    “是。”

    “……”梁诺琪是震惊的,即使她刚才猜到了,但仍然震惊。

    她轻轻咬住下唇,努力地去接受这个现实,这个复杂的家庭背景。“既然你是书文的朋友,同时你又是小莫的心上人,你要怎么做不用叔叔多讲,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一定可以拿捏好。”南宫亮苏叹了口气,“诺琪,这个忙只有你能帮了,本是同根生,叔叔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骨肉相残,最不希望上一辈的恩怨牵扯到下一辈身上,叔叔希望你和小莫幸福,也希望书文能够幸福,希望他们可以做朋友做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