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134章 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南宫莫没有插嘴,但他很烦燥,表情也变得很危险,他和他妈在等爸爸?!等爸爸做什么?!置他妈于何地?!

    现在离婚对符音对小莫都不公平,而且南宫亮苏并不想离婚,于是声音变得郑重而严肃,“我还是那句,婚姻它不是儿戏。”

    这样的表态让书文很伤心,但他却不能再执意说什么,离不离婚决定权不在他。

    现在这年头离了婚还可以再复婚,离婚有时候只是一个幌子而已,一个善意的谎言,可他却不愿意,想到妈妈所剩时间不多,书文也非常无奈,他很难过却没再说什么。

    书文知道把南宫莫惹怒了对自己也没有好处,于是他抬眸看了看南宫亮苏,眸子里闪过一丝沉重,父子俩视线交汇了近十秒,这十秒传递出无数悲痛的信息。

    过了一会儿,他眸光一收转身朝门口走去。

    书文离开后南宫莫双侧的拳头攥紧了,他眸色黯沉俊颜紧绷,想到妈妈恐慌的眼泪,他有种杀人的冲动!

    “小莫。”南宫亮苏怕他情绪失控,伸手握住了他肩膀,“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南宫莫抬眸看向自己的父亲,一点点平复内心的情绪,他不可原谅地说,“工地出事就是他们母子俩在搞鬼!这一次我放过他们,但是如果再有下次,您可别怪我不客气!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南宫亮苏点了点头,儿子现在是海贝的总裁,他对任何事情都有执行权,护海贝安稳也是他的职责。

    “我还有个会要开,您考虑一下我妈的感受,我先走了。”说完他便转身离开。

    法拉利开出大院的时候,南宫亮苏也出现在楼梯转角,偌大的客厅里只有管家在,他问道,“夫人哪里去了?”

    “回先生,夫人在泳池边,好像……好像在哭。”

    亮苏眉心一点点蹙紧,他朝客厅外迈开了步伐。

    法拉利开出南宫家不久,驾驶室里的南宫莫一眼便看到不远处步行离开的书文,车子一个急刹停在他身边,发出刺耳的响声!

    书文停步转眸,迎上南宫莫还算正常的视线,南宫莫启唇,“上车吧,我们好好聊聊。”

    视线汇聚在一起,时间仿佛静止了几秒。

    兄弟俩所有的情绪都是为了自己的母亲,书文在短暂的犹豫过后绕过车身坐上了他的副驾驶。

    车门关上,车窗是摇下的,有暖风拂进来。

    书文目视前方,南宫莫并没有发动车子,他单手搁在方向盘上,同样目视前方,“你有难言之隐对吗?早不回晚不回,现在倒回来了,是因为你的母亲生病了,所剩时日不多了,是吗?”

    书文心里蓦地一痛,他不想回答。

    过了一会儿,南宫莫又开口问道,“你们想要我爸,还是想要海贝集团?给个明确的答复,最终目的是什么?”

    书文依然不回答。南宫莫转眸看了他一眼,也懒得去猜他此时到底在想什么,直接表态道,“要我爸是不可能的,我爸很爱我妈,都快把她给宠成公主了,他是不可能放弃这段感情的。”他唇角轻扬,又转眸瞄了副驾驶里的

    男人一眼,“想要海贝那就更不可能了,我现在是执行总裁,集团跟我爸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书文依然无动于衷,他想等他讲完了自己再开口。

    可书文的沉默让南宫莫有点恼火,他神色凛冽,“我态度这么明确,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能和你这样坐在一起聊天,我想机会并不多。”

    “不需要说,我的行动会告诉你。”书文转眸,目光凉凉,“我不要海贝,我要我爸跟你妈离婚。”

    “你做梦。”南宫莫冷哼一声。

    书文却笑了笑,语气轻松,“没有关系,总有一件事情是可能的。”他脑海里闪过梁诺琪天真无邪的样子。

    南宫莫再度开口,“你妈是不是只有十多天的寿命了?”他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书文转眸吃惊地看向他,他调查过了?他还知道什么?

    “没有谁不畏惧死亡,在这世界走一遭机会难得。”南宫莫转眸淡定地问,“你知道顾之是谁吗?”

    书文思考着他扔出来的问题,“以前不知道,但最近知道了。”

    是的,顾之最近上新闻了啊,他这些年研制出来的新型药物已经投入批量生产,可以说是名利双收,而且还接受了采访,现在也是名声大噪。

    “我和盛誉是朋友,我可以让顾之为你妈研究一款新型药物,或许还来得及。”南宫莫语气极为平静。

    书文是吃惊的,他转眸看向他,看似淡定的眸子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不过他并不是很动容,因为书文自己与盛誉也是朋友,如果提出这个请求,他不一定会拒绝。南宫莫语气淡淡地开口,“把病治好了就离开这儿吧,你想看爸的时候随时可以回来,毕竟你也是他的儿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想让我爸跟我妈离婚然后再娶你妈,这是不可能的,你明天想往我家寄

    离婚协议对吧?我劝你还是省一省,别浪费运费和那几张纸。”

    书文转眸,他冷静地问,“南宫莫,依你对顾之的了解,他有多大的把握可以治好我妈的病?这可是癌症,而且是晚期。”

    “这得问他,我怎么会知道?”

    “……”

    车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南宫家偌大的别墅里,大院的露天泳池旁。

    几张柔软的纸巾递到符音面前,泪流满面的她微微一怔,转眸时看到老公在她身边蹲下来,亮苏替她擦眼泪,然后握住了她的手。

    “老公,你会离开我吗?”符音含泪问道,“我终于理解那种害怕失去的感觉了,当年淑惠应该也是备受煎熬吧?所以她才会对我做那么多的事儿,我感觉我要疯了,我的头好痛。”南宫亮苏搂住她肩膀,他心疼地安慰着她,“音音,我不可能跟你离婚的,我的心里只有你,过去的事情对与错谁也不要再去追究,幸福来之不易,淑惠她……她剩下的日子可能不多了,她得了癌症而且是晚期,现在正在第一医院里,是刚刚抢救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