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129章 他居然来了
    书文拿着一份营养早餐走进门,听医生说妈妈情况暂时稳住了,他也没有松一口气,因为知道留给妈妈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她还想不开的话的,继续积郁成殇,留给她的时间只会更短。

    “妈妈,吃早餐吧,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肠粉。”书文将手中袋子放在桌子上并解开。

    “我吃不下。”淑惠淡淡地开口,喉咙沙哑,“我要见亮苏,我想见他。”明明很脆弱的声音里透着股倔强。

    书文手中动作微顿,他转眸,“妈……”

    “相册呢?”中年女人突然打断儿子的话,“我让你去拿换洗衣裳的时候不是交待你要把相册拿过来吗?相册在哪里?!”就像要丢什么宝贝一样,她坐立不安了。

    “你先别激动,我带过来了,可是现在可不可以先吃点东西?早餐的点了。”书文很担心她的身体状况。

    “你先把相册给我。”她声音有些颤抖。

    见母亲情绪难以克制,他只好停下手中拿早餐的动作,赶紧打开箱子给她找相册。

    淑惠坐在床头紧盯着儿子,她疲倦的眼睛里蕴含着泪花,从儿子手里接过相册她才松了口气。

    赶紧翻开了,一张张泛黄的照片支撑了她很多年,那是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再次看到这张熟悉的面孔,不禁想起那些携手走过的点滴,她泪水决堤了……

    多少伤心说也说不出口,那种被抛弃的感觉将她包围着,她很难过,觉得自己的人生无比失败。

    “妈妈,你把早餐吃了,我去趟南宫家。”书文将肠粉端到她面前。

    淑惠豁然抬眸含泪看向儿子,什么?他要去南宫家?

    儿子眼神坚定,他说道,“既然来嘉城了,我也正想见见他。”对父亲的思念抑制了20多年,每次想他了只能翻翻报纸或是看看电视。

    “儿子,如果妈妈死了,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继续帮妈妈完成心愿?拆散他们!”中年女人眼里满是仇恨,但她又深知自己时日不多。

    书文其实是一个看透了很多的人,母亲的问题他没有表态,“你现在先吃早餐,然后我去帮你找他,我保证把他带过来。”

    “……”真的可以见到亮苏了吗?他会来吗?淑惠是激动的。

    书文看到妈妈的情绪似乎稳了稳,他将早餐拿到她面前,坐在床沿一口一口喂给她吃。

    “书文,你真的会去找他吗?”淑惠有点不敢相信,儿子在这件事情上一直是局外人的状态。

    男人点头,他一口一口小心翼翼地喂妈妈吃早餐,并没有说多余的话,其实这个决定他想了很久。

    吃过早餐后淑惠催促着他,“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的好消息。”

    书文放下碗筷,他站在床前交待妈妈,“你要控制好情绪,如果触景伤情就不要再看相册,我会担心你。”

    “我只是随便翻翻,你放心去吧。”她唇角轻扬,然后重新拿过了相册。

    这是一本泛黄的相册,而且已经翻得很旧了,在美国的时候她基本上每天都翻,照片像素也不是很好,毕竟是个年代性的东西了。

    书文抬眸看了眼小半瓶点滴,他转身往外走。

    在离开医院之前他去了护士站,请了一个护士过去照顾妈妈,以防有什么突发事件。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一辆车在南宫家院外停了下来。

    大门没有关,而且门口没有看到任何人,他往里头迈开了步伐,熟悉的别墅渐渐映入眼帘,让书文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儿曾经是他的家,记忆里的影像一点点变得清晰,他仿佛听到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在院子里嬉戏的声音,也仿佛看到了自己童年时的影子,以及奶奶。

    想到疼他爱他的奶奶,书文心中百感交集。

    穿过百花盛开的院子,他收了收思绪,因为不知不觉来到了客厅门口,这时管家刚好从客厅里出来,见着陌生男子,管家微怔。

    书文一眼就认出了他,管家脸上染了岁月的痕迹,有了皱纹也依稀有了白发,一恍20多年没见了,他居然还在南宫家。

    因为书文是从一个孩子长大,所以模样自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管家一时间并没有认出他来,但看他穿着讲究,管家客套地问,“请问找谁?”

    “南宫亮苏。”书文说出这四个字,他自己都觉得无比陌生,他居然在喊父亲的大名。

    管家有点诧异,一个年纪轻轻的男子居然直唤先生的大名?他到底是谁?来者何意?

    这时,打扮时尚靓丽的符音正下楼,她隐约看到客厅外站着两人,而那个年轻男子令她胸口骤然一缩,不禁停住了脚步,握住栏杆的手指也渐渐紧缩,瞳孔里写了不可置信。

    脑海中飞速闪过那些匿名寄来的照片,是他!是老公和他前妻生的儿子!

    是那个命大的男孩……

    符音吓得心脏都颤抖了,他来干嘛?当年她将他推入池塘的那一幕浮现在脑海里,她吓得喉咙发紧。

    只见管家转身朝客厅走来,正好看到了楼梯上愣住的女人,他禀报,“夫人,有人说他约了先生见面。”

    约?

    此时书文已经迈开脚步走进客厅,淡定从容的视线与符音目光汇聚在一起。符音脸色明显变得苍白,这是20多年以来书文第一次见到她,觉得她跟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身材依然那么好,皮肤依然白皙透亮,也是啊,她嫁给了爸爸,衣食无忧,有的是时间与金钱去保养,而且她

    比妈妈年轻20多岁。

    管家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氛,他挺纳闷的,这是怎么了?

    “你好,我听说南宫先生今天在家,我想见见他,麻烦去通报一声。”书文一瞬不瞬地盯着符音,语气绅士有礼。

    符音容颜瞬间一变,她想到了那个小男孩被她推入池塘的画面,以及那个小男孩垂死挣扎的瞬间。

    “……”符音走了神,喉咙紧得难受。

    “夫人?”还是管家提醒她的。符音赶紧回神,她眨了眨眼,手指倏然收紧,苍白着脸色说,“请稍等。”然后转身朝楼上走去,她的心乱了,整个脑袋一直在嗡嗡作响,怎么办?他来了……这是令符音措手不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