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124章 跟儿子讲往事
    “妈妈。”书文能感觉到妈妈已经无比悲伤,他不希望她再去回忆。可是淑惠继续说道,“怀孕在家很无聊的,有时候我会煲点烫送到公司去,每次去之前都会打电话问他忙不忙,怕他出去见客户了或是在开会什么的,有一次我没有打电话给他,手机正好没电了,所以我提着保温碗就去了公司,就像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当我推开你爸办公室门的时,我看到符音坐在他的位置上,而他站在她身边,两人像是在研究一份资料,可是对于办公室里突然招了一个女助理这件事情

    我并不知情,所以当时……我心里防线就崩塌了,我怀着孕呢,受不了这种刺激,我转身就走了。”

    “爸爸没有去追你吗?”“追了,可我很难过。”淑惠犹记得那天的情景,“符音也跑出来跟我道歉,你爸一个劲地解释,可孕妇情绪波动很大的,我当时就哭了……你爸他一直安慰着我,不停地解释,或许那个时候他俩之间真的没

    什么,真的只是普通上司与下属的关系,是我过余敏感了。”这个问题后来她仔细想过很久很久。“……”淑惠又想到了些什么,她也蛮懊悔的,“但是……但是这件事情在我心里就成了结,有时候他下班晚了我会怀疑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加班,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一起,我总会克制不住地胡思乱想

    ,回来晚了我说他几句他就会变得很烦燥,久而久之……我们之间也有了间隙。”

    “妈妈,你别说了。”书文搂住她肩膀,“这些都过去了,说再多也没有意义了。”

    “儿子,可是如果符音不出现,我和你爸根本不可能是今天这种局面。”对那个女人,她还是恨透了。书文站在客观的角度说道,“或许他们之间本来就什么也没有,你们是同甘共苦走过来的人,又是彼此的初恋,我爸不可能一下子就被外界的新鲜事物给迷惑住的,我感觉你也有责任的,你亲手将爸爸推走

    了,他上班那么累,公司的事情本来就繁锁,你还总是怀疑他,这样真的不好啊。”

    其实后来淑惠也冷静地想过这个问题,可能正像儿子所说,“可是后来……他们的确在一起了。”

    “后来?多久以后的后来?”书文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分析,他不想被仇恨蒙蔽双眼。

    “在你四岁那年,你爸跟我坦白了,他说他喜欢上了另一个女人,他想和她在一起。”

    还主动坦白?

    书文觉得一定是妈妈极端的性格让爸爸觉得很累很累,觉得这段婚姻一点也不温馨,他甚至都不想隐瞒下去。

    母子俩的聊天还在继续,书文找机会开导妈妈。这会儿南宫莫的车已经停在海贝集团楼下的停车场,他没有解开安全带,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清冷的声音吩咐道,“多派些人入驻海贝集团旗下的任何一个产业,必须防止任何意外发生,给我提高警

    惕,有异常情况第一时间汇报给我,另外加强对那对母子的监视,还有,给我查一下那个女人的病史,对,我要详细资料。”

    “好的,莫哥。”

    南宫莫放了手机,他在车里坐了一会儿,浑身散发着禁欲的冷漠气息,那个女人得了癌症,他居然动了恻隐之心。

    某酒店里,总统套房。

    “妈!!妈妈!!”

    淑惠说着说着,她突然心痛如刀绞,刺激到了病情,浑身颤抖得厉害,瞪大眼睛嘶吼着,“亮苏,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情绪再也克制不住,哭得撕心裂肺,她的身体像是失去了支撑,重重地往下滑!

    “妈——”

    书文一把抓过茶几上的药瓶,横腰抱着妈妈冲出总统套房,“妈!你坚持住!”

    乘电梯下楼,他发疯般跑出大厅,开车送妈妈去医院!

    一路上走的是应急车道,车速飙得超快!在车子发动之前他喂妈妈吃了三颗药!

    “亮苏……亮苏……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呜呜……”躺在车后座的女人忍着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书文开着车,他心情无比沉重,还要用多少的时间才能让妈妈停止思念?为什么20多年了还是走不出来?

    如果不爱了真的不要勉为其难,就算痛也不要让自己难堪,毕竟人家现在正得势呢,书文懂自己的母亲,却不懂她为什么还是不敢面对现实,为什么不能体面一点?

    第一医院楼下。

    书文车子刚停下,推担架的医生拉开车门,将气息虚弱的中年女人抬下车,然后一行人将其直送急救室!

    “医生!我妈情况怎么样?!”一路上书文跟着担架奔跑,他紧握妈妈的手。

    医生根据观察给出了判断,“争分夺秒,我们在与生命赛跑!”

    速度越来越快……

    出了电梯,前面有两名医生开道,“让一让!让一让!!”真正的争分夺秒。

    后面的医生推着担架奔跑着!情况十分危急。

    医生们带着担架消失在急救室门口的时候,书文高大的身影停下脚步,他伸手抹了把脸,双手插腰气喘吁吁地抬眸,视线盯着门头那急促闪烁的灯。

    脑海里回忆起美国那主治医生说过的话,“文先生,您母亲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已经过去十天了。书文无力地闭上眼睛,他在祈祷着,妈妈这回一定一定要挺过去啊,做为儿子他十分想在母亲临走前帮她把心里的结给解开了,这样母亲也算是走得毫无遗憾,如果现在死了她应该很不甘心,毕竟刚才一

    直在喊爸爸的名字。

    每个人都会死的,只是离开的方式与时间不一样。

    因为从小经历得多,书文对这个世界看得也透。

    傍晚时分。

    法拉利停在梁氏集团楼下,就停在梁诺琪的车旁,还好她没有下班,南宫莫想约她一起去吃晚餐。

    诺琪很快走出了主楼大厅,并朝这边走来,起先她并没有看到他,和同事聊着天呢,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心情似乎蛮好的,在商量着去做义工的事儿。

    南宫莫倚在法拉利旁,他远远凝视着那女孩,一种安心的感觉将他包围着。

    两女孩走着走着突然间一抬眸同时看到了南宫莫,脚步皆是微顿,陌生女孩转眸看了看诺琪,“诺琪,再见了。”冲她微微一笑后转身离开。

    梁诺琪看了看那女孩离开的背影,她收回目光看向法拉利的时候,发现南宫莫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隔着不远的距离,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她朝他迈开了步伐,诺琪在他面前站定步伐的时候,南宫莫忽然伸手抱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