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116章 清官也难断家务事
    日落时分的火烧云气势磅礴,在天边像是汹涌而来,像极了魔幻电影里的画面,熊熊燃烧的火焰里仿佛露着魔鬼的面孔,今天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天。

    同样的傍晚,桃李村。

    桃花饭店二楼,某卧室里弥漫着浓浓的中药味儿,热气腾腾的浴桶中,楚楚脱去了身上的衣物,她闭上眼睛很耐心地泡澡,希望那药物能渗透身上受伤的每一寸肌肤。

    她居然还活着,回想起那场恐怖的吞噬了无数人生命的大火,她直到现在仍是心有余悸的,真的是劫后余生啊。

    她脸上敷着自制的中药面膜,比弯腰将脸埋入药水里浸泡要方便很多,而且效果更加明显了,她每天要敷七片这样的中药面膜,脸上溃烂的皮肤比胸前背后的伤要好得快,她心情也随之大好。

    嘉城市中心,夕阳西下……

    领御。

    时颖挽着盛誉臂弯在院子里漫步,天边的火烧云越来越壮观,有不少佣人忍不住在拍照片,大家议论着,欣赏着。

    盛誉双手放在裤兜,美丽的夕阳将他的影子斜斜拉长,他仿佛又长高了,变得更帅了。

    时颖小鸟依人般跟在他身边,双手挽着他手臂,“誉,你今天有见到南宫莫吗?”

    “回来的时候去了趟海贝,他可能遇上麻烦事了,今天这出只是一个开始。”盛誉隐隐替他担忧,“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真的是有人搞鬼吗?抓着人了吗?”时颖没有停下脚步,她转眸望向他深邃如琢的五官,“谁有这胆量呀?”只要你盛誉不找他麻烦,还有谁敢?现在海贝的年产值位居世界第二,各行业也在迅速壮大。

    盛誉伸出一只手搂过了她肩膀,两人沿着池塘漫步,他抬眸望向天边那像熊熊火焰般的云朵,“今天是明显有人整他,那个民工不是摔死的,而是窒息而亡,弄上去的时候已经死了。”

    “我看新闻了。”这些她都知道,也觉得不寒而栗。同时又真的很疑惑,“谁有胆子闹出这么大动静啊?现在海贝的势力越来越壮大,南宫莫也有一大批精锐强者做为手下吧?”“是,他上次过生日我送了100名训练有序的手下给他,一个个身手堪比特种兵,而且他自己对这方面也很有兴趣,狙击手都有上千人。”盛誉剑眉微敛,“但是人家在暗处,这回他在明处,所以事情的发展

    显得很被动。”

    “那个人是谁?你认识吗?”时颖蛮好奇的,应该有怀疑对象吧?其实外界这会儿已经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猜测之声,甚至有小部份人怀疑是盛誉在背后搞鬼,原因是海贝壮大得太快,对天骄国际产生了威胁,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大家认为在这个世界上能公然整海贝的,除

    了他盛誉没有第二人选。

    这些评论盛誉也有看,但他不在乎。

    “是南宫亮苏和他前妻的儿子吧,前妻应该也有参与。”盛誉有自己的判断。

    时颖瞠目结舌!南宫莫的父亲还有前妻?还有另外一个儿子?她一直以为他们是原配家庭呢,不太关注南宫家家事的人也并不知道20多年前闹过一场低调的离婚,因为新闻被媒体压下了,之后一直没有人敢报道,而且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一切已经从人们的记忆里被

    冲刷掉了。

    符音跟着南宫亮苏亮相的次数越来越多,南宫夫人的位置自然而然就坐稳了。

    时颖没再讲话,但她知道事情一定不简单,而且也变得不太好处理,很棘手。

    盛誉轻叹一口气,“希望他能够成功度过这一劫,能够好好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正所谓清官也难断家务事。”

    南宫莫拿盛誉当真朋友,他才把妈妈跟自己讲的那些秘密全告诉给盛誉,其实不是南宫莫傻,他也不是见谁都说的,也不是畏惧盛誉才说的,只是他从内心深处真的拿盛誉当朋友。

    就像盛誉真城待他一样。

    他们认识很多年了,都相信对方的人品。

    南宫莫也从特助的口里得知了一些负面新闻是关于盛哥的,不少媒体都在猜测是盛哥背后搞鬼,他对此表示抱歉,还特意给盛誉打了个电话。

    盛誉却说不在乎,随便他们怎么报道,让他好好处理家务事,并愿意提供帮助,只要他随时开口。

    夜幕开始降临了,天边的火烧云也渐渐失了气势。

    法拉利开往南宫莫自己买的公寓,他在途中拨通了一个号码,“我妈情况怎么样?”

    “莫哥,夫人现在在望月湖的栈道上,她站在栏杆边看向对岸灯火,并没有任何举动,已经站了半个小时了。”

    南宫莫心头一紧,妈妈该不会自杀吧?

    不过联想起她的性格,他倒觉得没有自杀的可能,于是吩咐道,“必须保证她的安全,好好观察四周动静,我怀疑她是约了人。”

    “放心吧,只要是目标中的人,我们都会第一时间给带走。”

    “嗯,随时联系。”

    然后通话结束了,法拉利减速开进了亮起灯火的公寓。

    大院门口有佣人朝他行礼,南宫莫放慢了车速,泳池旁的南宫亮苏听到车子开进来的声音,他起身朝别墅正门走去。

    法拉利停在客厅外的草坪上,南宫莫下车后第一眼便看到了欲言而止的管家,然后眸光无意间落在迎面而来的父亲身上。

    很诧异他会出现在这儿,父亲这会儿不应该在伦敦吗?

    “爸爸。”南宫莫迎着父亲视线的时候,他内心是沉重的。他前妻和儿子的事情南宫莫并不确定他是否知道,但是爸爸提前回来一定是因为海贝的工地出事了,他在担心。

    “小莫。”南宫亮苏朝他伸出手,眸子里闪过一抹慈祥。

    他微怔,这是爸爸多少年来从未有过的举动,他绕过车身朝他走去,把手交到父亲掌心。

    掌心温度传递着,南宫亮苏牵着儿子朝泳池走去。

    “爸,对不起。”南宫莫跟在父亲身边,他踌躇着开了口,“新闻您有实时看吗?”

    “嗯,看过了,这回你要谢谢人家顾之,谢谢盛誉。”南宫亮苏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

    “我已经谢过了。”父子俩松开手,各自在泳池旁的白色藤椅里坐下来,两人之间只隔着半米远,有佣人送来了点心与茶水后离开。